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中国史 > 稻作生产与蛇崇拜,上林县西燕镇壮族民间师公

稻作生产与蛇崇拜,上林县西燕镇壮族民间师公

发布时间:2019-12-22 12:56编辑:中国史浏览(60)

    桂中上林县西燕镇壮族民间师公教包括如下基本要素:名称、三十六神七十二相、教法与科法、唱本与科书、神像与法器、面具与服饰、唱师与跳师、师系与师班等。本文运用民俗学田野调查方法对上述壮族民间师公教的基本要素进行了考察。

    李辉

    姜彬

    民间师公教 基本要素 壮族 上林县西燕镇

    所谓鼻饮,就是通过鼻孔摄入液态食物的奇异风俗。在中国古代的史书中,关于南方民族鼻饮的记录比比皆是,但是我始终无法想象鼻饮的可能性,一直以为那只是古人未经细微观察而造成的误会。但是从汉代开始,这种记录就一直非常醒目地出现:骆越之人,父子同川而浴,相习以鼻饮[1]。于是同穴裘褐之域,共川鼻饮之国,莫不袒跣稽颡,失气虏伏[2]。南方乌浒人以鼻饮水,口中进啖如故[3]。乌浒之俗:男女同川而浴;生首子食之,云宜弟;娶妻美让兄;相习以鼻饮[4]。以口嚼食,并以鼻饮水[5]。一直到宋代的周去非,对此描述更为详细:邕州溪峒及钦州村落,俗多鼻饮。鼻饮之法,以瓢盛少水,置盐及山姜汁数滴于水中,瓢则有窍,施小管如瓶嘴,插诸鼻中,导水升脑,循脑而下入喉。富者以银为之,次以锡,次陶器,次瓢。饮时必口噍鱼酢一小片,然后水安流入鼻,不与气相激。既饮必噫气,以为凉脑快膈,莫若此也。止可饮水,谓饮酒者,非也。谓以手掬水吸饮,亦非也。史称越人相习以鼻饮,得非此乎? [6]这些传闻中的越人生活于两广,就是今天壮族、侗族等民族的祖先。但是在我多年的田野调查中,从来没有发现这种风俗。如果这些民族真的有过这种奇异风俗,也早已消失了。但是,2005年秋天,在老挝作田野调查的时候,我却有幸与这种古老异俗直面。那是 10月 29日,因为“遗传地理图谱计划 (Genographic Project)”的工作,我和老挝文化研究所的彭夕涅一起,赶赴老挝东北部山区采样。虽然是热带地区,山中时晴时雨,瘴气颇盛,凉意浓浓。我们从香旷次省连夜赶往花盘省。

    吴越地区的蛇崇拜,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存在,这从近时的地下发掘所提供的材料中,就有种种迹象可寻。在河姆渡文化、崧泽文化和良渚文化的陶器上屡屡出现的几何纹饰,就是从蛇形逐渐演变过来的,它们是远古时代人对崇拜物形体抽象化的结果。这是学术界早就有人提出过的,“更多的几何图案是同古越族的蛇图腾崇拜有关,如漩涡纹似蛇的盘曲状,水波纹似蛇的爬行状等等。南方地区几何印纹陶文化的分布范围正是古代越族的活动区域,南方印纹陶的几何图饰是其民族的图腾同样化的结果”(陈江:《图腾制度反映的古代部落与考古文化的关系》,《南京博物院集中刊》1984年第7期)。还有一个现象,也是探索河姆渡人蛇崇拜的线索:河姆渡遗址出土的动物遗骨多达万件以上,共有61种,这些都是河姆渡古人吃其肉而遗其骨的结果,有些骨骼都被河姆渡古人击碎过的,但在许多骨骼中却没有发现蛇的遗骨,这说明了河姆渡人是禁食蛇肉的。地处水草丰茂的沼泽地的河姆渡,蛇类是繁殖很多的动物,遗址中没有蛇的遗骨,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了河姆渡古人对蛇的崇拜,因为崇拜图腾的氏族是禁食图腾肉的。

    杨树喆,男,壮族,广西扶绥县人,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广西桂林,541004)

    入夜,山中起了深深的浓雾。汽车在山中行进,就像是一艘潜水艇,在水中摇摇晃晃。夜里越来越凉了。我在座位中缩成了一团,渐渐地睡着了。早晨醒来,车还在山岭间行驶。花盘省与琅邦省都是高山组成的,只有中间的香旷省是明珠高原。又转过了几十个山头,终于到达了小镇桑娜。昨晚九点不到发的车,早晨七点多才到。其实两地的直线距离很短。有中国的工程队想来老挝建造高速公路,结果老挝方面的回答是不需要。老挝人开玩笑说,老挝的简称 Laos PDR,实际上就是 Laos, Please Don't Rush!

    在良渚文化时期,蛇崇拜的信仰更粲然可见。良渚文化时期的陶器和玉器上都刻画着不少蛇的纹饰,其中,“鸟蛇样组合图案”是一种典型的鸟蛇信仰图案;这种图案在浙江、江苏和上海的良渚文化遗址中都有发现。以上海福泉山出土的鼎和壶为例:编号为T22M5∶90鼎,夹砂红陶,T字镂空足盆形,图案分布在盖及鼎方、鼎足上,盖身的主题是一鸟首两侧展开为各自的蛇身,蛇身边还突兀着若干的鸟首,图案的填白是细刻的圆涡纹,蛇身刻画圆涡纹和弧线的组合。鼎身的主题是一盘曲扬冠昂首的鸟蛇组合图案,在其颈部有冠鸟首与尾部相接。

    一、名称之由来

    桑娜凉极了,还好 Joe借给我一件长袖,我还不太难受。但是 Joe虽然穿着夹克,也冻得直哆嗦。于是我们赶紧去市场喝点热汤。然后打电话找文化厅的人。结果找来了文化厅安排的人,说了话又发现是 Joe的亲戚。我们谈起在花盘省要调查的民族,当说到康族的时候,文化厅的人问是不是用鼻子喝酒的康族人。我一听就兴奋了,难道真的有鼻饮的事情吗?因为这两天是周末,其它工作也很难开展,于是决定先去调查康族 Kang的鼻饮习俗。但是省里没有人知道康族在哪里,也从没听说过鼻饮的具体细节。 Ethnologue的记载是在花盘省南部的桑傣区,属于侗水语支 [7]。于是我们只好租了辆吉普车前往。

    编号为T27M2∶66壶,器壁厚仅2毫米,图案如盘曲蛇身,五扬冠尖喙鸟与蛇身相连,这是一种多鸟首蛇。

    上林县西燕镇壮族的民间师公教信仰始于何时,已难以作出确切的考证。据康熙乙酉年《上林县志》载:“或遇疾病,不服医药,辄延鬼师歌舞祈祷,谓之跳鬼。”民国《上林县志》亦载:

    前面一段的路还算平坦,车过了普莫东山,又过了这一带最高的普旺山。我们在曼虽村吃了点糯米作为午餐。这一带的居民有红泰,白苗和克木 。过了曼虽村,车过一条河,就开始像野马一样狂蹦乱跳。很难想象到区里的路居然会是山林中的乱石小道。小道上的树木遮天蔽日,要是我一个人都不敢走的了。到了当桑村.........,我们下车去请教老者有关康族和鼻饮的问题。我们找到了一个克木老头叫做金配。他告诉我们,以前康族和克木族联欢庆典的时候,灌酒会往鼻子里灌。还用杯子做了动作。更重要的是,他介绍了几个在区里的康族人。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

    编号为T27M2∶166壶,附盖。主题是带冠鸟蛇图案。(参阅方向明:《良渚文化“鸟蛇样组合图案”试析》,《东南文化》1992年第2期)

    父母弃世,即延僧、道、尸公亦曰巫师者,诵经超荐。或遇疾病,不服医药,辄延鬼师歌舞祈祷,谓之跳鬼。鬼师即俗所称之尸公。(引者按:“尸”与“师”都是壮语sae的译音,故“尸公”也就是“师公”。)

    三点半到了区里,果然找到了他介绍的康族人尼翁兄弟等人。他是第一个搬到区里小镇来住的人。接下来就发生了我用一元人民币煽动一族人的故事。Joe简单介绍了我们的身份以后,轮到我介绍工作了。我找出一张第四套的壹圆纸币,指着上面的侗族姑娘头像说,这就是康族人。他们都吃了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在老挝地处偏远,鲜为人知的康族,在中国会被印到钞票上。我没有骗他们。康族属于侗水语支群体,与侗族 非常接近。所以说侗族就是康族也没什么问题。我说,在古代康族有一个王国,就在中国的广东省,非常强大。现在中国还有六百多万康族,所以国家非常重视,把康族印在纸币上。老挝的康族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什么时候来的,非常奇怪,所以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

    近似的图案在其他良渚文化遗址,如浙江奉化市名山后遗址和上海金山亭林出土的豆片和陶片上也有发现,这些都是良渚时代人们鸟、蛇崇拜在器物上的表现。

    可见,至少在二百多年以前,上林县师公就已经相当的活跃。由此想来,西燕镇壮族师公的出现也不会太晚。

    图片 1

    在新石器时代以后的考古发掘中,有不少青铜器上出现的蛇纹图案,说明了在吴越地区蛇崇拜一直延续了下来。在浙江鄞县出土的铜钺上有羽人划船图案,在羽人划船的图案上方,刻有两只昂首卷尾,两爪相对的布满圆点纹饰的蛇状物,在两爪之间呈现出一个“王”的字形,很明显是蛇的写照。(参阅林蔚文:《吴越原始宗教略论》及《铜鼓船纹与水上祭祀》,《中国民间文化》1993年第4期)近年来在浙江绍兴、义乌等地发掘了许多战国及汉代的墓葬,也出土了一些饰有蛇形的青铜器。(参阅郭泮溪:《海乡风俗浅谈》,《东南文化》1990年第5期)皖南在古代也是越人居住之地,属吴语地区,在该地也有多处发掘出有蛇形图案的青铜器及陶罐。1984年在闽西发现了一组图腾石刻,它深藏在海拔近千米的山洞岸壁上,图由母蛇、蛇蛋和幼蛇组成。(参阅宋礼祥:《试析皖南周代青铜器的几个地方特征》,《东南文化》1989年第5期)

    和广西其它壮族地区一样,西燕镇壮族师公教也因其宗教职能者自称和他称为Bouqsae(汉译为“师公”、“筛公”或“尸公”)而得名。“师公教”名称的由来,还与当地一种民间道教别——其宗教职能者自称和他称为“道公”有关,由于道公们认为他们是道教,故而师公们也以师公教自称以与道教相区别。师公教还有“三元教”、“梅山教”、“武教”等别称,前两者与以下的传说有关:说从前有个叫孙公侃的,生有一女,名“达荡”。此女十六岁时嫁给唐巫,生一子唐道扬;唐巫死后,改嫁葛文扬,生一子葛定应;葛文扬死后,再改嫁周远方,又生一子周护正。不久,夫妻二人死去,留下的三个同母异父孤儿被梅山古院收养,并被教以念经和学习法术。学成后,适逢皇太后有病,朝廷张榜招纳贤医,同父异母三兄弟奉师傅之命为皇太后施法治病,果然把病治好了,于是皇帝封之为“三元将真君”,并命他们到各地传法,最后成为壮族师公教的三位祖师。据此传说,由于师公教的三位祖师曾经被皇帝封为三元将真君,所以有三元教之称;又因其三元祖师是在梅山修炼得法的,故而称梅山教。至于武教一称,则是因为在师公们看来,道教(实指民间道公自称所属的茅山道教而非真正的中国道教)只诵经不跳神,称为“文教”;而师公教则除了诵经外,还要戴面具扮神表演(俗称“跳师”或“调师”),并有一套诸如“上刀山”、“下火海”之类的法术,故又称之为武教。

    图2 康族的鼻饮

    以上地下发掘的材料,告诉了我们在古越人所居之地,从七千年以前的河姆渡文化时期开始,一直到春秋战国时期,延续着关于蛇崇拜的信仰。

    二、三十六神七十二相

    尼翁兄弟听了我的话,非常兴奋,他志愿带我们去找住在小镇上的康族人。我让他带着一元纸币,展示给人们看。他高兴得不得了。一连走了好几家,都是在他之后搬来的。但是不巧的是,这是秋收季节,大部分人在田间的茅寮里住,非常遥远。我们只找到了十几个人。最为有趣的是,他们人人都知道鼻饮。只是 1964年以后就好像没有人鼻饮了。我们到一个康族老人家里,他们还拿出了鼻饮的工具,一个酒瓮和一把竹管,示范给我看。原来,康族在新房落成之后,要举行庆典,人们汇聚在一起,围着酒瓮,用竹管往鼻孔里面吸酒。竹管的一头有几个小孔,可以过滤酒糟。在密友相会时,如果一方拒绝喝酒,

    古越族人对蛇的崇拜,它的时间恐怕比河姆渡文化时期还要早,但到了河姆渡时期,这种信仰出现了一个新的开端,那就是河姆渡人的稻作农业和蛇崇拜发生了联系,这加强了河姆渡人和良渚人对蛇崇拜的信仰,在吴越稻区这种信仰一直延续到近代。

    广西各地壮族师公教都有“三十六神七十二相”的说法,这显然是从道教“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说演变而来的。西燕镇壮族师公教也有类似的说法,但具体何指当地师公们都无法确知。当笔者以有关研究者在广西象州县中平乡调查所得的“三十六神七十二相”情况,向李传教师公一一问询时,他又表示说大抵就是指这些神祇了,不过他也做了若干订正。它们是:

    另一方也会把管子塞到对方鼻子里面。我要不是亲眼见到,是不会相信有鼻饮这种事情的。特别是拍摄到了珍贵的鼻饮照片。夜里下起了雨,坐在康族人家里,老奶奶开始讲康族的口传历史。康族四百多年前住在越南一个叫做 Kayaphakhang的城里,因为受到交人的压迫,他们才改换服饰,举族迁到老挝这边的深山里来。在此之前,汉人也曾经欺负过他们。老奶奶根本不知道交人是越南人,汉人就是中国的大民族,在她的记忆里,这些欺负他们的民族是些抽象的,是用以团结族人的例敌。但这些珍贵的口传历史,恰恰揭示了康族的迁徙史。他们在汉人的入侵压力下离开了家园,来到越南北部。后来,越南京族强大起来,开始霸占北越地区,他们又被迫逃到老挝。传说中交人对他们很残忍,他们的家长被抓起来,用大棍子敲头,手指用锉刀锉。直到家人交钱来赎人。所以康族人是有很强的卑微心理的。尼翁说上次有人来调查,只调查 TaiDeang,不调查 TaiKhang,这次来调查 TaiKhang他们非常高兴,特别是知道了自己的历史。

    为什么稻作农业要崇拜蛇呢?河姆渡时期稻作农业已到了批量生产阶段,对生活起着重要影响,在成片的水稻种植中,除了水旱虫灾之外,田鼠是危害稻谷的动物中相当严重的一种,人们对猖獗的鼠害防不胜防,满田乱窜的田鼠不易捕捉,而蛇是鼠类的天敌,它大大地帮助了原始农民,激起了人们对蛇崇拜的感情。在杭嘉湖地区,民间除了种植水稻之外,还较普遍的养蚕缫丝,养蚕也是重要的衣食之源。养蚕也怕鼠害,所以,蚕农也崇蛇,至今民间仍留有这种习俗。蚕农在蚕期见到蟾蜍、蜈蚣等为害,可以随手捕捉,惟有见蛇吞食蚕宝宝不能捉住丢弃,只能用桑叶将蛇盖住,点香烛利市,口里祝道:“青龙显现,蚕必丰收。”

    三十六神——葛定应;土地;社王;赵帅;邓帅;辛帅;中央关元帅;甘王公侯甘陆将军;甘七部圣官;甘八部篆官;甘五仙娘;侍郎;梁吴侯;韦察院;司徒公;巡河公;三界公;冯四公;北府将军;白马姑娘;通天圣地;莫一大王;三祖家仙;五谷灵娘;鲁班先师;;;上楼花婆;中楼花婆;下楼花婆;

    第二天完成了康族的调查,我们就往花盘省的北部去了。但是直面康族鼻饮的经历,却永远深深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康族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保留真正的鼻饮习俗的群体吧。

    和稻农一样,蚕农见到蛇,也认为是青龙出现,是吉利的事。旧时,每年春季,蚕乡的民间艺人,竹篓中置一条王蟒蛇,沿村卖唱乞讨,俗称“唱王蟒蛇”,亦称“赞蚕花”,其唱词是这样的:

    七十二相——张天师;左真人;狱主;都督;陈养;;五通王官;五道;年值功曹;月值功曹;日值功曹;时值功曹;何雷明保;泗州;通保;雷电;雨师;雷声;引光;南方天真;西方天李;北方天楼;中央天录;黑帝;天成;花林;洪州;观音;孤独;威德;上元天官;中元地官;下元水官;五官;冯远;冯雨;冯咬;冯累;都长;老奶;韦明大;甘奏;金轮;银轮;南极仙翁;日宫;月宫;神宵;地藏王;伏羲;孙千岁;律令;九天应元;玉皇;蛮雷;大王;簶神;监厨;东王;小帝;猛将;释迦牟尼佛;玉清;上清;太清;星主;雷公;雷母。

    参考文献

    青龙到,蚕花好,去年来了到今朝;见了王蟒龙蚕到,二十四分稳稳牢。当家娘娘看蚕好,茧子堆来像山高;十六部丝车两行排,脚踏丝车鹦鸪叫。去年唤个张大婶,明年唤个李大嫂;大婶大嫂手段高,缫出丝来赛银条。当家娘娘为人好,滚进几箩金元宝;上白绵兜剥两筲,送到外面个放蛇佬。

    这三十六神七十二相可大体分为五类:第一类是本教主神,即唐道扬、葛定应、周护正三位壮族师公教的三元祖师和创始人;第二类和第三类是道教神与佛教神,它们分别是指来源于道教系统和佛教系统的神灵,前者如张天师、、赵邓马关四帅、四值功曹、“三清”等,后者如释加牟尼佛、观音等;第四类是土俗神,大都是从本民族文化中生发出来的,它们有的来源于本民族的远古神话和原始信仰,如上楼花婆、中楼花婆、下楼花婆等;有的则是本民族历史传说人物的神化,如莫一、甘王等,还有少数神灵来源于已经壮族化了的或有功于壮族人民的汉族历史传说人物,如鲁班、孙千岁、梁吴侯等,也可以归入土俗神的行列;第五类神灵显然是原始万物有灵论观念支配下的产物,如土地、灶王、社王、雷王、雷电、雨师、雷声、引光等等,此类神为数不少。

    1.班固.汉书.卷六十四下.严硃吾丘主父徐严终王贾传

    有时,民间艺人一边唱一边将王蟒蛇捉到篓外,放在蚕农家游上一游,表示青龙正式来过。蚕农对此非常高兴,往往赠送丝绵一至两筲,表示酬谢。(参见徐春雷《蚕乡的传说》,香港正之出版社1991年版,第24—25页)

    三、教法与科法

    第三十四下.

    古代对有益于农作物的动物,往往敬而祭之。《礼记·郊特牲》中记载“天子大腊八”的情况,说“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也。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祭猫,也是为了它能食田鼠,而蛇的捕捉田鼠的本领,更是猫所不能及。猫捕鼠只能在地上,而蛇不管钻洞、跳河都能捕捉,所以更受到农民的崇敬。苏州地区以前每村在庙门口竖有一块“禁捕蛇捉蛙”牌,以示保护。

    广西一些壮族地区的师公和道公有“道公管死人,师公管活人”的分工 [1],即道公只做为亡魂拔解超生的幽事,而师公则主要为生人禳灾纳吉利、驱鬼治病。西燕镇的情形与此略有不同,当地师公既可以为生人禳灾纳吉利、驱鬼治病,也可以为亡魂拔解超生,用师公的话说是“道公只管死人,师公则死人活人都管”,而道公则不一定能“管活人”。也就是说,西燕镇师公教的教法属红、白事兼作。

    1. 范晔.后汉书.卷八十上.文苑列传第七十上.

    2. 裴渊.广州记.

    3. 刘昫等.旧唐书.志第二十一.地理四.剑南道东西道

    吴越地区,大而至于古越之居地的江南地区,在近代还有很多蛇崇拜的遗迹,根据笔者搜集的部分资料,简叙如下。

    但是,当地师公习惯上并不是按照红、白事来划分其大小各种法事,而是按照是否动用锣鼓来进行划分。凡是不动用锣鼓的法事都属于小法事,又称“小师坛仪式”一般只需1—2名师公即可,又分为若干小类:求神类——祈求从神灵那里获得超自然力量以保平安,如“开光”、“升家神”、“安灶”、“添粮”等;酬神类——认为家中能人畜平安,事业得以兴旺,是因为有神灵的护佑,所以要酬谢神灵,如“礼谢土府”、“礼谢灶神”、“小还愿”等;驱鬼类——人们有各种不测之灾,认为是厉鬼或各种妖魔作祟,所以要进行各种驱鬼祛邪的仪式,如“隔觞”、“解谢白虎流霞”等。以上是师公们最经常的仪式活动。其最大的特点是属于单个师公(有时也带一个弟子作助手)独立进行的仪式。由此又派生出一系列的相关特点:如由于是单个人的仪式,因此一般只需用宝剑、师刀、铜铃和符 等法具,既不需动用锣鼓,也不需设置师坛,而只需给主家原来的祖龛上香和献祭简单的供品,或用一个簸箕作为可移动的供桌;仪式过程中一般不需念诵长篇的经文,只念一些简单的咒语,有时跳一些简单的行罡步舞的动作,最后就抛符 落地以占卜结果;仪式时间一般较短,长的最多半天,短则十来分钟;仪式有一定的规范,但随意性较大,神秘性与世俗性相混融等等。

    九.岭南道五管十.剑南道.

    一、江南地区普遍地存在着祀奉蛇王的庙堂

    凡是动用锣鼓的法事都是师公班集体进行的大法事,又称“大师坛仪式”,也分为若干小类:“打醮”——又称“做斋”。在庙堂进行的叫“庙斋”;在社坛进行的称“社坛平安斋”;“道场”——即为成年死者超度亡灵,特别注重为非正常死亡者超度亡灵;“存龙”——即请东西南北中五方之龙到本村境驻守,以确保人畜安宁;“大还愿”——信士向神灵祈求的某种意愿得以实现后,进行的各种酬谢神灵的仪式;“升神”——大凡新建或修复寺庙后都进行升神法事以求神灵禳灾赐福。大师坛仪式由于是师公集体性的活动,因此在仪式规模、时间以及师公人数上也就不同于小师坛仪式。通常是,仪式规模和持续时间由主家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来决定,一般的进行一个昼夜,稍好的三、五、七、九个昼夜不等。若超过三个昼夜以上的则称为特大型师坛仪式。规模和时间确定之后,再由掌坛师公决定邀请多少位师公来组成一个班子,共同去完成此项仪式。一昼夜的大师坛仪式,需要5-7名师公;三昼夜或以上的大师坛仪式,则需要8-14名师公。一般说来,法事持续的时间越长需要的师公就越多,因为仪式中不仅必须设置师坛和使用锣鼓伴奏,还要戴着面具和手持各种法器进行通宵达旦的歌舞表演,而这些工作都需要师公们分工与合作来完成;但也不能多多益善,因为这里边牵涉到仪式结束后所得报酬的分配问题,人多了只能少分。

    1. 李昉.太平御览.卷七百九十六.

    2. 周去非. 杨武泉ed.岭外代答校注.269鼻饮.北

    庙宇是供奉神道和祭祀的场所,为一个人或一件物建立庙堂,是对某人某物崇拜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它是信仰活动的一个典型现象。因此,从庙的数量和分布面,可以看出信仰的范围和程度。江南地区蛇王庙、殿的普遍,说明这一地区古代对蛇崇拜的普遍和历史的悠久。吴越地区的蛇王庙,比较著名的如苏州娄门城头上的蛇王庙,庙中没有神像,在梁柱上刻着大大小小的蛇,蛇神还处在自然状态的阶段。(此庙1958年拆城时才被废弃)4月12日为蛇王生日(吴越地区蛇生日各地有所不同,临安一带6月6日是祭蛇日),庙内香火极盛。平时捉青蛙者常到蛇王庙来进香,向蛇丐买蛇放生;农民也常到庙里来烧香,祈求蛇王保佑,不受毒蛇啄咬。农民还请回符咒贴在堂屋梁上,以辟鬼退祟。苏州地区的一些道院中也供奉蛇王,如吴县穹窿山的上真道院,就供了一尊蛇王的神像,这个神两手托盘,盘中有一条蛇。该院还供了一个宅神,它的像是人首蛇身。在吴越地区蛇是镇宅神,所以,宅神实际上也是蛇神。(参阅袁震:《苏州稻作文化信仰风俗》,见《中国民间文化》1993年第2期)

    由于西燕镇壮族师公教兼做红、白法事,因此其科法自然也就包括文、武两科。这两种科法的内涵与外延,既各有不同的表征,又互有融渗的成分。武科专指以武威慑、驱逐邪神恶煞为内涵和外延的科仪、科法或法术动作。其基本仪范是“落神”,即旨在藉降神附体以驱鬼压煞,集科仪、科法、法术于一炉的典型的武科之法。武科的科法动作雄健勇猛,多是头戴师冠、面具,身着师服上阵,同时伴以紧锣密鼓,因此场面极为阳刚火暴,但惊而无险,且常常杂有滑稽杂耍的动作,个别法事如“上刀山”、“下火海”等,其精彩程度毫不逊色于一场精湛的武术杂技表演。相比而言,文科科法的含义相对含糊,既泛指法事进行中各种礼赞奉诵类科仪、科法和法术动作,以及歌颂神迹神威、具有戏剧意味的科仪及其表演动作。其基本仪范是“断后”,即是劝送鬼神离境,盟威永不得返的代表性的文科科法。但文科的科法动作既有肃穆庄重的醮谢祷请姿势,也有娴静恬雅的女态身段,还不时揉进高踢腿、单脚跳步

    京:中华书局.

    上海地区民间普遍信仰的蛇神叫施相公,宋代洪迈在《夷坚支志》戊卷第三中就有记载:华亭之北庵净居院有一神像,在神像前塑有一蛇,民间称之为施菩萨的,就是蛇神。上海几个郊县一般称此神为“施相公”,信之甚虔,奉贤一县他的庙宇就有十几所,其中每年举行庙会的就有十所之多。这种庙会多则四天,少则一天。可见其规模之大。关于施相公民间有各种传说,有的说他是蛇变的。(见朱建明:《上海县圣堂道院及其太平公醮考查记实》,台湾《民俗曲艺丛书》1993年第12期)但多数却与一个民间传说相联系,据清乾隆五十六年《华亭县志》记载:“施相公讳锷,宋时诸生。山间拾一小卵,后得一蛇,渐长,迁入筒。一日,施赴省试,蛇私出乘凉,众见金甲神在施寓,惊呼有怪,持锋刃来攻,无以敌。闻于大僚,命总兵殛之,亦不敌。施出闱知之,曰:‘此吾蛇也,毋患。’叱之,奄然缩小,俯而入筒。大僚怪曰:‘如是,则何不可为?’奏闻,施立斩。蛇怒为施索命,伤人数十,莫能治。不得已,请封施为护国镇海侯。侯嗜馒首,造巨馒祀之。蛇蜿蜒其上认死。至今祀者,盘蛇像于馒首,称侯曰‘相公’。”关于“施相公”,民间还有多种传说,以这个传说为普遍。以此看来,吴越地区的蛇神,有以蛇为神的,也有人与蛇发生干系而成蛇神的。

    四、唱本与科书

    1. Gordon RG Jr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在太仓蛇神是个瘟神,人们向它烧香祈求的都是遇到凶事或祸事。它本是一条青背红肚的大蛇,人称延圣王,也有称为蛇圣的。塑像是青面红须。在湖州的安吉,蛇是山神,神像塑作龙头人脸,白须垂胸,和太仓的蛇神不同,它是山民的保护神,一脸慈善相。当地民间说它是额上有“王”字纹的大蟒蛇。(方向:《山河的山神、鸡》,见《中国民间文化》1992年第4期)绍兴有个“嵇山庙”,也是一个蛇神庙,它的形状就是一条蟒蛇。(见《古小说钩沈·幽明录》)

    唱本和科书是指师公在进行仪式活动时所诵唱的文本。这些文本均为世代相传的民间手抄本,据初步调查大约有数十种,都是用古壮字手抄而成 [2],每部数十行至数百行不等,最长的达两千余行,多为五言或七言壮族山歌体,有押脚韵排歌和押腰脚韵勒脚歌两种样式。[3]当地师公们对他们烂熟于心的唱本和科书自有一套分类方法,他们通常根据唱本和科书所唱述的对象和使用的场合,将其分为“师唱本”、“圣唱本”、“杂唱本”和“科仪本”四大类。

    Fifteenth edition. Dallas, Tex.: SIL International. Web

    吴越地区各类蛇神庙还有不少,有的附在城隍庙里,也有的在人家家里设一神宫祭祀,如旧时常州的祭蛇神就很普遍,清吴骞在《桃溪客语》中记载:“毗陵之俗,多于幽暗处筑小室祀神,谓之蛮宅。”不过祭祀的神人首蛇身,接近于祖宗崇拜,人首蛇身是伏羲、女娲的神像。

    师公分类法中的“师唱”、“圣唱”和“杂唱”,实际上应该是“唱师”、“唱圣”和“唱杂”,因为按照壮语的语法规则,中心词总是前置。这是根据唱本所唱述的对象来归类。其中,师唱本唱述的对象是师公所供奉的三十六位祖师和衙师,其内容主要是唱述他们的身世、功绩以及在祭祀中的非凡神力,如《唱三元》、《唱四帅》、《唱甘王》、《唱莫一大王》、《唱白马三娘》、《唱布伯》等。师唱本一般在白天或前半夜演唱,演唱时通常是歌、舞、乐交替进行,歌者围坐在师坛两旁诵唱,同时为舞者击鼓敲锣伴奏;舞者则身着师服,头戴与唱述对象相合的面具,在师坛中央以鼓为戒行罡步舞;歌者不舞,舞者不唱;每舞一方诵唱一段,舞完东西南北中五方,歌者也唱完了一部师唱本。圣唱本的唱述对象是师公所崇敬的七十二位贤圣,其内容则是唱述贤圣们的身世和功德,如《唱盘古》、《唱唐宣》、《唱东灵》、《唱黄祥》、《唱闵子骞》、《唱二十四孝》、《唱罕王》等。圣唱本的演唱,除了少数唱本如《唱玉女解秽》也采用与师唱本相类似的方式之外,一般都是在午夜子时以后进行,演唱时采用“坐唱”的方式,没有舞蹈,只需唱者自敲锣鼓伴奏。至于杂唱本,其对象则是一些具有训诫意义的神话传说人物,如《唱送师人》、《唱破狱》、《唱表文》、《唱森如王》等。上述三类唱本的共同特点是:都具有一定的故事情节,不少唱本偏重于情节叙述和人物形象刻画,风格很细腻,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有的由于经历了上百年的锤炼,并不断吸取壮族民间文学的营养,因此在艺术上达到了较高的水平 [4];一般只在举行大筵头仪式时演唱。

    version:

    福建是古代闽越之地,闽越也是越族的一支。该地也崇蛇,蛇神庙尤多。近代尚有不少蛇腾寺、蛇王宫、蛇王庙等遗址,奉祀蛇王菩萨。如闽西长汀县西门外罗汉岭就有蛇王宫,其中立有蛇王塑像;长汀县平原里溪边亦有蛇腾寺(郑宙明:《闽南崇蛇记趣》,《中国文物报》1989年5月26日);闽中的福清、莆田等地有不少蛇王庙,当地人称为“青公庙”(《福建南平市樟湖坂的崇蛇活动初步考察》,《东南文化》1990年第3期);闽东古田城外有南蛇庙,传说住着南蛇公和南蛇婆([清]何求:《闽都别记》);漳州一带古时有很多蛇王庙,据说唐朝陈之光平定闽南开发漳州后,改废了不少。福建造蛇神庙起源甚早,晋干宝的《搜神记》就记载过:“庸岭下北有巨蛇,长八丈余,围一丈,里俗惧以为神,立庙祀之。”至迟在晋时就立庙祀蛇了。

    与上述唱本不同,科仪本没有明确的唱述对象,也没有故事情节,但其内容更加庞杂,唱述的场合和方式也更加灵活。无论是大师坛仪式还是小师坛仪式仪式都可以诵唱,打击乐伴奏也可有可无,可高声诵唱,也可低声念念有词,还可以采用独唱、喝唱、领唱、对唱等方式。总之,采用什么样唱述的方式,完全由师公根据仪式的实际需要来决定。科仪本的内容比较庞杂,大体可根据其适用的仪式场合,分为以下若干种类:超度亡灵常用科书,如《解冤总式密录》、《元皇奏亡终送升虔朝见牒疏》、《雷五都总鬼名经》、《灵宝简文》、《置天门引路科》、《武坛请圣科赏兵科》、《收兵法》等;打解结、禳关、打十保福、架桥、谢坟与安龙谢土、送星宿、打扫屋、送菩萨常用科书,如《禳关科》、《保福科》、《架桥科》、《谢坟科》、《谢土科》、《元皇送星宿科》、《具打扫屋秘诀》、《抛送五海科》等;应七、还愿、回喜神常用科书,如《应七忏化用大悲咒》、《酬恩表意科》、《回喜神一宗》等,其它科书杂经,如《请师科》、《灶王经》、《牛王经》、《五谷经》、《回送天府遣瘟科》等。可见,师公教自有一套庞杂的宗教经籍体系。

    福建的蛇神也有凶有善,蛇王庙有大有小,有的仅用几块石板搭成“石板宫”,疍民则在家设神宫,画蛇以祭。但也有规模比较庞大、庄严巍峨的庙宇,如南平樟湖坂镇的“蛇王庙”,就是这样的庙宇,“蛇王庙濒临闽江水际,庙为砖木结构的清代建筑。为重檐悬山式,两侧是半圆形假风火墙,墙下为成组的如意斗栱装饰,檐角处的昂头雕成蛇头,形态生动逼真。庙内面阔3间,进深约10米。金柱、梁枋及铺地石板很大。天井两侧面柱上刻有一副楷书对联:‘登斯台莫潦草拜几拜,履此地试仔细思一思’”(蒋炳钊:《畲族史稿》,厦门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235页)。这个庙的规模、格局比一般神道庙并不逊色,雕梁画栋,庄严肃穆,一副对联含义深刻,可见当地人眼中的蛇神是何等的高大,赖它消灾去难,以保水陆平安。

    五、神像与法器

    二、几个地方性的祭祀活动

    在西燕镇壮族师公教的仪式活动中,悬挂神画像是必不可少的,它们代表“神”的存在。但不同的师公班或同一个师公班在进行不同的法事活动时,除了必须挂三元神画像外,还须挂什么其它神画像和挂多少幅则是各不相同的。笔者在李传教师公那里见到该师公班一共有15幅神画像,分别是唐、葛、周三元祖师的三幅一堂画像和三元合一画像两种共4幅;张天师、真武神画像各1幅;三楼圣母神画像1幅;十二殿王画像共6幅;青龙、黄龙绕柱画像各1幅。这些神画像:均出自李传教师公之手。此公年近六十,曾读过初中,有一定的绘画和雕刻才能,所以他画的神画像比例协调,笔法细致,显得端庄可爱。用颜料画在白布上,再用一层白布装裱,上下以小木棍为轴,神画像的表面涂上一层光油,便于长期保存。神画像的尺寸一般为92cm×42cm,八仙桌的一边,恰好挂一堂三幅神画像。

    江南地区的祭蛇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直接对蛇的祭祀,把蛇当作神物,这大多比较简单,如家蛇出现就焚香点烛,叩拜请它回去;也有向阴暗的墙角,备下简单的菜肴,席地祭祀,祈求它保佑家宅平安等等。一种是对蛇神的祭祀,尤其是人成蛇神的祭祀,较为隆重,像奉贤祭“施相公”要举行庙会,进行大规模的祭祀活动。此外,各地还有种种地方性的特殊的祭祀活动,举例来说:

    师公认为他们属于师公教,奉唐、葛、周三真君为三元祖师。所以,三元神画像是做法事时非悬挂不可的,尤其做大筵法事更是如此。三元神画像有三元合一与三幅为一堂两种。神画像上的三元,都是文官装束,居中者为上元唐将真君,着黄袍;左边着绿袍为中元葛将真君;着红袍的下元周将真君居右。关于三元祖师的来由如前述传说,只是不同的师公在述说时都有所差异,尤其唐、葛、周三人的名字更是大相径庭,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师公教祖师的身份。张天师和真武大帝为另一组神画像,使用时分别悬挂于三元神画像的左右两侧。左幅张天师着红袍蓝裙,抱玉简,赤面络腮,神态凶狠;右幅真武大帝白面蓝袍黄裙,免冠披发,抱简,面和善。张天师,名张陵,东汉末创五斗米道,成为道教祖师,并被尊为天师,因其被赋予画符念咒、祈福禳灾、驱鬼除妖的功能,所以尤为壮族师公所青睐。真武即玄武,其来历说法不一,壮族师公尊其为驱魔大神,将妖魔鬼怪化为“苍龟巨蛇”踩于脚下,又认为玄武属水,水能灭火,故有祛灾送福的功能。

    常州、武进一带的“斋土龙”

    壮族师公具有多方面的职能,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为人“求花”或“保花”。所谓“花”即子嗣。所以但凡与此相关的法事仪式,师坛上必须悬挂第三组神画像——花楼圣母画像,一般位于上元唐将真君画像的左侧。花楼圣母神画像共分为六层,一层是并排的三元祖师头像;二、三层居中者分别是上楼圣母和中楼圣母,均簪花霞帔,仪态华丽庄重,左右旁立一侍女;四层是一个正面大花盆和十三朵小花,花盘上标出十二时辰;五层有一白发苍苍、面貌丑陋的婆王,是下楼圣母,左边是一女人为小孩洗浴,右边为一女人手持青蛇吓唬小孩;六层是一座桥,桥上麒麟送子,桥下禁六害。据李传教师公相告,上、中、下三楼圣母分别称万岁婆王、花林婆王和收花婆王,万岁婆王能为人补年高寿,所以人在三十六岁后多病而虚弱,便祈求万岁婆王护佑以延年增寿;花林婆王是司生育之神,主妇女生育和婴儿健康;收花婆王主管死者的灵魂,但未满三十六岁的死者之灵魂必须通过师公举行相关的仪式,方可送至收花婆王那里。至于何以称之为“三楼”?他也说不出个道道来,好在老百姓并不在乎,更不会去较真。

    斋土龙,俗称“安宅”,是常州地区过年时祭祀“宅神”的一种仪式。在人家起屋或搬迁住宅时也常举行。

    十二殿王画像只在为亡魂拔解超升时才使用,通常悬挂在堂屋左右两边墙壁上。十二殿王的职能分工大致是:第一殿秦广王,主管按簿稽查生前善恶。判官手捧生死簿,牛头马面拘提亡魂;设有孽镜台,亡魂可在此了解自己生前的善恶。善者将得到善书,升入天界;有缺陷者则送入补经所诵经赎罪;恶者就送往各殿备受诸刑。有的神画像中的一殿也设有刑罚,主管到山剑林和油锅之刑。第二殿楚江王,主管囚车地狱、割臂地狱,还有石磨、碓舂之刑。第三殿宋帝王,主管炮烙地狱、抽肠地狱以及铁床肢解或箭射之刑。第四殿伍官王,主管石碾地狱,有秤钩、恶犬咬噬等刑狱。第五殿阎罗王,主管铁围城。第六殿变成王,主管锯身、割舌之刑。第七殿平政王、第八殿泰山王,主管车轮地狱和血污池,善人在此将由童子引幡过善人桥,但恶人在血污池中备受猛犬毒蛇咬噬。第九殿都市王,主管磨盘、刀山地狱,也有说是管寒冰地狱和暴风地狱。第十殿转轮王,亡魂至此便可确定其下世投胎的去向,如果投胎为人则要喝下迷魂汤,忘却前世的一切;若需继续受刑,就打入奈何桥下受苦。第十一、十二殿分别是国度王和银回王母,不过从画面上看不出其职能,当地师公对此也不甚清楚。

    宅神就是土龙,即民间住屋内出现的蛇类,通称为家蛇。所谓宅神,就是家蛇。这是吴越地区崇蛇的一种表现,在常州,家蛇出现被看作是神祇显应,或者说“祖宗亡人显应”,所以,家蛇出现视为家宅吉凶的预兆。家蛇出现在米囤里、箱柜中或者床铺上,是谓“家有苍龙”,是昌盛吉祥之兆,主有财。家蛇出现如果吊挂在房梁上或者屋檐下,则是不祥之兆,主有祸。家蛇出现,不管是吉是凶,一律禁止捕捉或打击,也不能去惊动它。

    师公使用的法器则有以下数种:师鼓,鼓身用桐木掏空,两头蒙以山羊皮,并用羊皮筋将两头鼓面绷紧;玉简,木制,长约40公分,宽约5公分,上雕有花纹和文字;符筊,用竹根做成,两片成一对;铜铃,铜制;宝剑,铁制,长约30公分;祖杖,木制,顶端有铁环,长约120公分;铜锣,铜制,有两面,其中一面稍破旧;钗锣,铜制;七星令旗,黄布旗面,红布镶边,上书“巨”、“文”、“武”、“破”、“贪”、“禄”、“廉”七字。

    斋土龙的祭祀仪式与其他民间祭祀比较,有许多独特的地方。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稻作生产与蛇崇拜,上林县西燕镇壮族民间师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