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中国史 > 北周大利稽氏墓砖,北周宇文猛墓志考释

北周大利稽氏墓砖,北周宇文猛墓志考释

发布时间:2019-11-07 16:06编辑:中国史浏览(142)

      摘要: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固原市原州区南塬抢救性发掘了一座北周时期墓葬。根据出土墓志得知,为“周故大将军大都督原盐灵会交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盘头郡开国襄公墓”。墓主宇文猛,《周书》、《北史》均无传。对墓志相关问题及志文内容加以考释,可弥补西魏和北周史之阙如。

      1994年11月间,宁夏固原县西郊乡北十里村在平田整地时,推土机推出一座古墓,墓葬遭毁,宁夏考古研究所固原工作站工作人员闻迅后赴现场调查,并征集到一块墓砖。墓砖现藏宁夏固原博物馆(图一)。

    核心提示:3月1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共同举办的“大英博物馆100件文物中的世界史”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中国国家博物馆

      关键词:固原;北周;宇文猛;墓志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简介:耿志强(1956—),男,河南洛阳人,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文物考古;陈晓桦(1960—),男,宁夏银川人,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文物考古。

      墓砖呈青灰色,左下角已缺损,背面有绳纹,正面将原绳纹磨去后刻字,表面亦残留有绳纹痕迹。墓砖基本呈正方状,高38、宽39.2、厚7.2厘米。现存刻字有七行,每行二至十四字不等,现逻录于下:

    3月1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共同举办的“大英博物馆100件文物中的世界史”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与英国驻华大使吴百纳、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希·费舍尔出席开幕仪式。

      1993年5至8月间,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固原市原州区南塬进行了初步调查钻探,发现了多处古代遗址和汉、北周至隋唐时期的古墓葬,因农田基本建设、修路和水利灌溉等原因,多座古墓葬遭到严重破坏。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报自治区文化厅和国家文物局,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对该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在这里发掘了3座北周时期墓葬,1982年在宇文猛墓西北1.72公里处发掘了北周李贤墓[1]。1995年在该墓东侧0.67公里处发掘了北周田弘墓[2]。3座墓葬出土的墓志表明,在10年时间里这里埋葬了3座北周时期高官,充分说明宁夏南部固原是当时西魏“关陇集团”及其以后北周的重要统治地。

      1.维建德三年岁次壬辰十二月已

    雒树刚在致辞中说,本次展览通过精选出来的100件藏品,以令人耳目一新的全球一体化的视角讲述了世界历史发展变迁的故事,让观众在领略人类文明精华的同时更加真切地感知文明间的互补、互动和相互交流。中英两国是东西方文明的重要代表,都曾创造了辉煌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也都为人类发展进步作出过重要贡献。近年来,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在内的中英重要文化艺术机构间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成为中英文化交往中的重要力量。 此次展览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交流合作的新里程碑,也是近年来中英两国文化交流的重要成果。展览缘起于2010年大英博物馆与英国BBC广播公司的合作项目——用100件馆藏文物讲述世界历史。由于广播节目在英国广受好评,创下1100万人同时收听的记录,大英博物馆又与企鹅出版公司出版了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中文版《大英博物馆世界简史》)一书。在此书基础上,大英博物馆对文物调整后,推出了同名的展览项目在世界范围内巡展,已在日本、阿联酋、中国台湾、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多家博物馆展出,成为近年来国际博物馆界的热门话题。中国大陆是“大英展”世界巡回展览的重要一站。6月至9月该展览将移师上海博物馆。 “大英展”从大英博物馆800多万件藏品中精选出100件展品,从奥杜威峡谷出土的石质砍砸器,到当代人工制品,纵横200万年,横跨五大洲,向世界观众讲述人类文明的历程。与观众们熟知的世界史叙事模式不同,“大英展”并不旨在展现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或者文明自身的独特性,而是通过两条线索突出其共性以及文明之间相互交融、彼此影响的事实:其一,资源、技术、思想、文化的传播与共享,造就人类文明本身,自古以来这种交流与融合就从未中断,并不断塑造着文明的轨迹;其二,尽管不同文明拥有风格各异的面貌,但其共同关心、尝试解决的问题却是一致的,因此文明的差异并不是产生分歧的理由,而是可供互相借鉴的契机。展览的主线仍然是纵向的时间线索,但在每一部分的阐释中,上述两条线索都隐含其中,并带领观众通过解读每一件展品去感受一部别样的世界历史。 在这包罗万象的展览中,每一件展品背后都有引人入胜的故事,而这100件展品的组合,则构成了一部绚烂多彩的世界历史。展览力图通过解读过去而创造未来。为了便于观众理解,对部分展品提供微信语音导览及导览语音下载。包括序言,展览共分九个单元。 开端部分叙述250万年前,第一批工具被人类祖先在非洲制作出来,从此与我们建立起联系。大英博物馆收藏的最古老文物奥杜威石质砍砸器,就是这些工具之一。这些展品揭示了人类现有生活方式的诸多方面在公元前2500年前即已落地生根,并讲述人类及其创造物深邃复杂而又激情四溢的故事。 展览还记叙了公元300—1100年的贸易与侵略。公元800年左右,中东和亚洲的大部分地区被两个超级大国控制,分别是中国的唐朝和伊拉克的伊斯兰阿拔斯王朝。他们支配着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上的巨额贸易;依靠商人和骆驼组成的商队,香料和丝绸等奢侈品得以在丝路上流通。因为对东方奢侈品的需求持续高涨,这类贸易活动在中世纪早期达到鼎盛。公元4世纪制作的霍克森胡椒瓶,其珍贵的材质和奢华的装饰,表明香料在中世纪西方有着怎样的价值。同时,另一个复杂的贸易网络也兴盛起来,即以印度洋为中心,依靠季风和众多港口,将数千英里内的不同国家联系起来的海洋贸易网。无论在陆路丝绸之路还是在印度洋,人口和货物的流通并无限制。 公元900至1550年的“变革与适应”部分也是展览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是一个在艺术和技术上取得巨大成就的时期。世界范围内,从经济学到天文学等各方面的发展促进了尖端和精美器物的创制。展出的中世纪文物,有的体现了新理念;有的则通过对旧器物与旧技术的革新以适应新时代的变化;有的则表达宗教信仰。中世纪也是一个巨大创新的时代。烧造于中国元代的青花瓷主要用于出口中东市场,之后逐渐成为代表中国文化的艺术品。 展览的最后一个单元为“我们创造的世界”。20世纪是一个矛盾冲突和社会变革空前激烈的时代,对冲突的体验深刻影响了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也反映在艺术家和工匠制作的物品中。在本部分展出了2005年中国深圳生产的太阳能充电电灯,代表了当下人们对清洁能源的渴望。展览持续至5月31日。

      宇文猛墓有封土堆、墓道、5个天井、过洞、壁龛、甬道、墓室等部分组成,全长53米[3]134-137。墓葬早年被盗,部分随葬器物的摆放位置被扰乱,墓志出土于甬道内侧,有志盖和志石两部分。青石质,志盖为盝顶式,素面,无字,正方形,边长44厘米、厚12厘米,四边斜杀。志石,正方形,边长52厘米、厚10厘米。横竖各27格,文字25行,满行27字,格内楷书阴刻字文,由右至左竖写,全文共516字。首题“周故大将军大都督原盐灵会交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盘头郡开国襄公墓志铭”,字迹清晰,出土时志文上有墨迹。中间部位稍有漫泐,文中第四行第8格、第16格,第5行第27格,第10行第26格,第12行第4格,第15行第27格,第18行第6格、第13格均为空格。现将志文著录并断句标点于下:

      2.口廿三日辛酉,原州平高县民、征东

      周故大将军、大都督,原、盐、灵、会、交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盘头郡开国襄公墓志铭。公讳猛,字虎仁,平高人。其先帝颛顼之苗裔。长澜不竭,世济其真,备详典册,可略言也。唯祖唯父,世为民酋。公幼表令望,长而雄烈。出忠入孝,志夷国难。永安元(年),任都将,二年,补都督。普(太)中,除襄威将军,奉朝请。(太)昌元年,除镇远将军、步兵校尉,除龙骧将军、员外谏议大(夫)。后至永熙三年,大驾西迁,封长安县开国侯,食邑八百户。大统二年,加平东将军、(太)中大夫。四年,除安南(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又除通直散骑常侍,加安西将军,增邑八百户。通前一千六百户,进爵为公。十三年,加持节,(抚)军将军,右光禄大夫,除长乐郡守。十四年,授大都(督)、原州诸军事、原州刺史。十五(年),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寻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乃属。宝历归周,以公先朝勋(鸾),赐姓宇文氏。改封盘头郡开国公,增邑一千户,通前二千九百户,既授左武伯。三年,转授左宫伯,以公宗室勋旧,授汾州诸军事、汾州刺史。保定四年,以公秉德贞固,掺识渊远,授大将军。余官封依旧。公勇同卫、霍,兵和孙、吴。东西战敌,无阵不经。当锋腹刃,临方谓应。兹及福降此,永年岂期。霜雰獯随,冥古春秋,六十有九。保定五年,岁次乙酉七月十五日遘疾,薨于长安县鸿固乡永贵里,亲朋号慕,朝野悛愕。皇上闻而悼焉,诏赠原、盐、(灵)、会、交五州诸军事,原州刺史。谥曰襄,礼也。既其年十月二十三日葬于斯原。公子等恐川移谷从,无闻声烈,托石或铭,以传永久。

      3.将军、左金紫光禄、都督、赠原州

      夫人新平郡君冯

      4.利史、怅县开国子、大利稽

      世子仪同永

      5.昌顿墓志铭

      次子元贵

      6.大息

      次子兴贵

      7.秦阳郡守

      次子右仁

      墓志中大利稽氏属于一个不太常见的北朝少数民族姓氏。邵思《姓解》大九十六条载:

      宇文猛,《周书》《北史》均无传。西魏、北周是以宇文泰为首的鲜卑贵族和汉族地主的联合政权,统治区域大致包括今天陕西、宁夏、甘肃和四川大部、山西西南部、湖北西部及河南西部。《周书》记述了从公元534年东、西魏分裂到581年杨坚代周为止48年的西魏、北周历史[4]1。《周书》出版说明中也明确指出:《周书》在收集、考订史料方面也存在着问题。它的资料来源,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旧史,包括西魏史官柳虬所写(可能北周史官曾经续写)的官史和隋代牛弘没有完成的周史;二是唐初为了修史而征集的家状之类。周书资料相对贫乏[4]3-4,“周书在宋初已经残缺,后人以北史和唐人某种史钞补上的”。所以《北史》、《周书》对宇文猛的漏载也是可能的。当然也可能是其它原因无载,通过墓志考释,对北周史研究有补阙价值。

      大利稽、大俗稽、大落稽,并见《后魏书》①。

      公讳猛,字虎仁,平高人。

      其中大落稽或为大洛稽。②大洛稽又称作“太洛稽”,《魏书·官氏志》载:

      “平高人”,即原州高平,治所在今固原市原州区。北魏时,固原市原州区属高平镇。太延二年(436年)置高平镇,正光五年(524年)改为原州,治高平城。北魏显德时,有柔然万余户降附,“居于高平,薄骨律(今灵武)二镇”[5]1279-1291。北魏视高平为河西重镇,称之为“国之藩屏[6]。正光五年(524年),同时所置还有高平郡。高平郡辖县二:高平、里亭。《魏书·地形志》高平郡下领里亭,在今固原市原州区南瓦亭[7]90。高平,北魏置县,西魏、北周依旧。《周书·武帝纪》曰:“天和四年六月,筑原州城及泾州东城”[4]76。《北周·地理志》云:“西魏初尚曰高平,西魏末,改为平高郡”。《隋书·地理志》亦云:“平高,后魏置高平郡,后改为高平,开皇初废郡”。时在西魏恭帝之世,避北齐高欢讳而改高平为平高。

      太洛稽后改为稽氏。③

      关于改高平为平高的时间,《嘉庆一统志》说“后周改郡县俱曰平高”[8]。据《周书·于翼传》云:西魏恭帝中,以李穆为原州刺史,又以李贤子为平高郡守,李远子为平高令[4]527-528。据北周柱国大将军李贤妻吴辉墓志载:郡君讳辉,高平人。大统十三年九月二十六日薨于州治,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葬于高平。大统十三年(公元547),为西魏文帝时期,当时仍称高平。而据宇文猛的墓志载:公讳猛、字虎仁,平高人。保定五年(公元565年)七月十五日薨于长安,十月二十三日葬于平高。吴辉比宇文猛早亡18年,此时已改高平为“平高”。墓志和《周书》记载基本吻合,以此断定在西魏末年高平郡、县俱已改为平高。

      大利稽、大俗稽、太洛稽为大洛稽之异译属北魏“余部诸姓内入者”。《通志·氏族略》亦称:代北三字姓,

      其先帝颛顼之苗裔。长澜不竭,世济其真,备详典册,可略言也。

      大利稽改为邰。④

      其先帝颛顼之苗裔。“颛顼”,传说中古代部族首领。《史记·五帝纪》载:“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魏书·序纪》曰:“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其后,世为君长,统幽都之北,广漠之野,畜牧远徙,射猎为业,淳朴为俗,简易为化,不为文字,刻木纪契而已,世事远近,人相传授,如史官之记录焉。皇帝以土德王,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其裔始均,入仕尧世,逐女魃于弱水之北,民赖其勤,帝舜嘉之,命为田租。爰历三代,以及秦汉,獯鬻,猃狁,山戎、匈奴之属,累代残暴,作害中州,而始均之裔,不交南夏,是以载籍无闻焉。”[5]1宇文猛墓志将其祖先和颛顼后裔高阳帝相联系,是为了炫耀其家世地位之显赫。

      陈连庆则称,郑说必有所受。说者谓:盖涉大其干改合而误,不可信。⑤陈说当有道理,《魏书·官氏志》云:“大莫干氏,后改为合氏”。 ⑥《氏族略》则将大利稽和太洛稽分别列出,恐由某种误会而致。这样的误会其实也许并不是郑樵之错,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辨证》也将大莫干条与大利稽条相连。⑦内容大体相似,或手民误植。不过从二书排列来看,宋代的谱谍学家并不以为大利稽就是太洛稽。

      唯祖唯父,世为民酋。公幼表令望,长而雄烈,出忠入孝。

      大利稽姓氏倒是与原州有一点关系。《周书·蔡佑传》载:蔡佑曾祖绍为夏州镇将,徒居高平,因家焉。(略)十三年,遭父尤,请终丧纪。弗许,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膘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赐姓大利稽氏,进爵怀宁郡公。⑧

      “唯祖唯父,世为民酋”。酋长是北方少数民族部族的称号。周一良先生在《领民酋长与六州都督》一文中作了详尽探讨,指出“领民酋长皆鲜卑或服于鲜卑之敕勒、匈奴、契胡族、昭然可晓”[9]190-214。基本上都是北方部族的酋帅,而鲜有西域、中亚之民族。领民酋长在北魏历史上是一种相当独特的制度,其范围只限于自己采邑所在地,严格的说他们并不受一般的官僚节制[10]99-104。当然也无升迁制度,很少出任中央官吏,只在个别情况下任地方官。《魏书·官氏志》载:“其诸方杂人来附者,总谓之‘乌丸’,各以多少称酋、庶长。”[5]2971这是在北魏初年之事,以后随着北魏势力范围的拓展,归属的部落越来越多,虽然没有领民酋长之称号,但基本都在这一模式下生存。唐长孺曾将北魏的领民酋长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世袭酋长,另一种则在部落进一步分化的条件下,北魏政权通过委任来确定。后者不一定是世袭,甚至有汉人担任此职①。领民酋长在北魏初期的军事和地方政治方面扮演过相当重要的角色,其所控制的地区成为世袭领地。墓志没有提及其祖父辈的些许事迹,更没有关于宇文猛赐姓前的任何蛛丝马迹,宇文只是赐姓,而他的本姓却无从查考。墓志称颂宇文猛,“公幼表令望,长而雄烈,出忠入孝,志夷国难”,只是墓志行文的一种促节四言,叙事如传,运用结言攀诗的比兴手法和赞颂之辞。

      蔡佑所获赐姓大利稽氏在当时有广泛的影响,《北史·阳平王新成传》载:元新成子敏,嗜酒多费,家为之贫。其婿柱国乙弗贵、大将军大利稽枯家货皆千万,每营给之。⑨这块墓志的发现亦可知在原州(今固原)存在着大利稽一系,或是赐姓蔡佑的某种依据。大利稽名冒顿,冒顿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名字。匈奴国的创立者名冒顿单于,《史记索隐》云:“冒音墨,又如字”。 ⑩《汉书》古注:“宋祁曰:冒音墨,顿音毒,无别训”。 ⑪白鸟库吉称:“冒顿之古音,似若mok一duk或bok一du(mok一dok,bok一dok)”,蒙古语bogda、bogdo。⑫夏德(Hirth)也说冒顿,相当于突厥语中勇猛Baoghatur之音译。⑬方壮猷则引《魏书》中莫贺咄,为蒙古语中Bagatur,与冒顿二字音声颇不相类。则冒顿一语为匈奴语“始”字之义,非无据矣。⑭岑仲勉也讨论了冒顿一词的语源及其读音,他基本上赞成夏德、白鸟库吉的主张,并对方氏的观点进行批评。⑮冒顿(Bautr)的含义大体上在北方民族语言中相当于英雄、英勇。

      永安元年任都将,二年补都督。普(太)中,除襄威将军,奉朝请。

      大利稽或源于步落稽。也许就是步落稽之一部。《周书·稽胡传》云:

      宇文猛于永安元年(528年,北魏孝庄帝建义元年),任都将;二年(529年)补都督。据《周书·卢辩传》,都督为“右七命”。北魏末年高平镇起义首领胡琛、莫折太提举行暴动后,胡琛被诱杀,万俟丑奴继任起义军首领,他是鲜卑族人。建义元年(公元528年),“高平镇人万俟丑奴僭称大位,年号神兽(或作神虎)。署置百官”[5]259,响应者甚众。宇文猛可能是响应者之一,后自原州归顺西魏。《周书·田弘传》云:“魏永安中,陷于万俟。尔朱天光入关,弘自原州归顺。授都督。”又据《周书·李贤传》记载:魏孝庄帝永安中,(公元528—529年)“万俟丑奴据岐、泾等诸州反叛,魏孝庄帝遣尔朱天光率兵击破之,其党万俟道洛,费连少浑犹居原州……天光遣使造贤,令密图道洛……逐克原州,以贤为原州主簿。”其后屡建战功,“累迁威烈将军,殿中将军,高平令”。“太祖西征,贤与其弟远、穆等应侯莫陈崇,以功授都督,仍守原州。”李贤和田弘相关史料与墓志都和宇文猛墓志记载相似,他们都在永安中授都督之职,说明他们三人在魏永安中都在原州为官。“永安以后,远近多事,置京畿大都督,复立州都督,俱总军人。②”

      稽胡,一曰步落稽,盖句奴别种,刘无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自离石以西,安定以来,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间,种类繁炽。(略)又与华民错居,其渠帅颇识文字。然语类夷狄,因译乃通。⑰

      “普太中,除襄威将军”,据《周书·卢辩传》,襄威将军为“右四命”[4]406、[5]2999。另见《魏书·官氏志》,襄威将军为“第六品”。据《通典·后周官品》,襄威将军为“正三命”,。《周书》卷二十四,《卢辩传》,奉朝请为“右四命”[4]406。“奉朝请”,古代以春季朝见为朝,秋季朝见为请,故名。汉代退职的大臣、将军和皇室、外戚,多以奉朝请名义参加朝会。晋代以皇帝侍从官及驸马都尉为奉朝请。南朝为安置闲散官员,奉朝请曾增至六百多人,成为管号之一。隋初罢奉朝请,另设朝请大夫、朝请郎,作为散官官号。

      步落稽类繁多,成份极其复杂,或以为山胡就是稽胡。⑱其中有刘姓等,是匈奴着姓,当然也有西域胡姓。值得注意的是稽胡“语类夷狄,因译乃通”,大利稽冒顿名字,明显带有匈奴语的遗留特征,如果考虑到以后的蒙古语中仍然保留冒顿(Bogda)词的基本音节,北周这块墓志上的冒顿名字,当属于中间重要的一个环节。稽胡中语言留存情节有一定的不平衡性,他们是一个汉化很快的民族,《太平寰宇记》引《隋图经杂记》载:

      (太)昌元年,除镇远将军、步兵校尉,出龙骧将军、员外谏议大(夫)。

      丹州白室,胡头汉舌,即言其状似胡而语习中夏,白室即白翟语讹再。近代谓之部落稽胡,自言白翟后也。⑲

      北周镇远将军为右正六命[4]405。据《魏书·官氏志》,镇远将军为右第四品[5]2999。“步兵校尉”,汉时军职之称,略次于将军,随其职务冠以名号。步兵校尉为武帝所置京师屯兵八校之一,为西汉时期专掌特种军队的将领,东汉以后成为掌管少数民族地区的长官,亦有称校尉者。《汉书·百官公卿表》云:掌上林苑门屯兵,晋犹沿置[11]71。《魏书·官氏志》曰,步兵校尉为“右从第三品中”。太昌元年二月,万俟丑奴攻关中。魏帝以尔朱天光为骠骑大将军,领大都督贺拔岳、候莫陈悦和宇文泰等征讨万俟丑奴。万俟丑奴义军失败,魏以步兵校尉宇文泰行原州事。据宇文猛墓志,这一年宇文猛已为镇远将军、步兵校尉,和宇文泰的官位相同,同年又除龙骧将军。《魏书·官氏志》曰,龙骧将军为“右从第三品”[5]2995,《通典·职官十九》龙骧将军为“第四品”[12]1003。“员外谏议大夫”,西汉置谏大夫,掌议论,属光禄勋,无定员。东汉改称谏议大夫,隋唐隶门下省,掌侍从规谏。《周书·卢辩传》载:谏议大夫为“右正六命”[4]405。《通典·职官典》北齐职品条云:谏议大夫,“第五品。”《魏书·官氏志》云:谏议大夫为“右从第四品”[5]2997。唐初以后是最重要的谏职,据《唐会要》云:谏议大夫,定额四员,秩正五品上。贞观时“中书门下三品以上入内平章国计,必使谏官随入,得闻政事。有所开说,太宗必虚己纳之”[13]39。

      北周时期虽与《隋图经杂记》年代大约相差不多。但从“语类夷狄”到“语习中夏”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变化,“种类繁炽”才是我们解释这种不平衡现象时要考虑的根据。单纯从个别词汇来判定一个民族的方法当然是不可取,甚至是十分有害的,但如果结合某一民族的实际分布状况,又能与具体词汇联系起来,情况大不相同,北周大利稽冒顿墓志或属类似的情形。

      永熙三年,大驾西迁,封长安县开国侯,

      现在我们回头再看蔡祐的籍贯,《周书》本传称:“其先陈留圃人也”。陈留蔡氏,林宝《元和姓纂》云:“济阳考城县,摧生棱、质”。“质始留居陈留,分为济阳,因为郡人”。但是蔡氏中亦有一支称其郡望朔方。蔡祐曾祖蔡绍曾为夏州镇将,与朔方同属一地,但其祖父蔡护“魏景明初,为陈留郡守”。这样,大体已经清楚了。蔡祐称其为“其先陈留围人也”,不过是由于蔡护曾为陈留郡守之故,冒籍陈留。先祖即为夏州镇将,多半属于北方少数民族,也许就是稽胡,所谓赐姓大利稽可以就是复姓,于此类似者北朝较为普遍。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宇文泰将统御府兵的部将改姓鲜卑:

      食邑八百户。

      魏氏之初,统国三十六,大姓九十九,后多绝灭。至是,以诸将功高者为三十六国后,次功者为九十九姓后,所统军人,亦改从其姓。21

      北魏孝武帝永熙三年(公元534年)一月,高欢出兵攻打已归款于贺拔岳的纥豆陵伊利,与贺拔岳的矛盾公开化。二月,贺拔岳召侯莫陈悦会师高平,共讨灵州刺史曹泥等。此时,候莫陈悦已暗中投靠高欢,受命伺机杀岳。贺拔岳对此没有察觉,反命侯莫陈悦为先锋。当侯莫陈悦进军河曲时,诱贺拔岳入其营幕中杀之。魏帝以宇文泰为大都督,统领贺拔岳旧部。四月,宇文泰留其侄宇文导为都督,镇守原州,自领大军南下攻侯莫陈悦。七月③,宇文泰奉魏帝之命,迎魏帝西迁。八月,魏帝从洛阳至长安。《魏书·废帝纪》云:“帝亲总六军十余万众次于河桥”[5]291。宇文泰迎帝于东阳,入长安,以雍州公廨为宫。宇文猛、田弘、李贤都为平高人,他们有可能一起迎奉魏孝武帝入关。据《周书·李贤传》记载:永熙三年七月,“魏孝武西迁,太祖令贤率骑兵迎卫。时山东之众,多欲逃归,帝乃令贤以精骑三百为殿,众皆惮之,莫敢亡叛。封下邽县公,邑一千户,俄授左都督,安东将军。还镇原州”[4]415。田弘也在这次迎奉中获封鹑阴县开国子,邑五百户[2]177。宇文猛墓志载:永熙三年,封长安县开国侯,食邑八百户,和李贤、田弘同时被封。《通典·职官典》后魏官云,初有九品及有从品。开国县侯,“从二品,侯爵。”北齐职品,开国县侯,“正三品”[12]1037、1046。《魏书·官氏志》云:开国县侯,“右第二品”[5]2994。《通典·历代王后封爵》云:旧制,列侯奉朝请在长安者,皆位次三公。中兴以后,唯以功德赐位特进者,次车骑将军,赐为朝侯。后魏道武皇始元年,始封五等。至天赐元年,减五等之爵,始分为四,曰王、公、侯、子,除伯男之号。“王封大郡,公封小郡,侯封大县,子封小县”。后周封爵,郡县亦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者,皆加开国[12]857-866。其食邑并无定数,在二百户至两千户之间[14]555-556。从当时李贤、田弘、宇文猛的封爵和食邑情况看,李贤封下邽县公,食邑一千户,田弘封鹑阴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宇文猛封长安县开国侯,食邑八百户,以此推知,当时宇文猛比李贤的爵位低,较田弘高。

      陈寅恪曾说:“府兵之制其初起时实摹拟鲜卑部落旧制,而部落酋长对于部内有直辖权,对于部外具有独立之势。”22在鲜卑人的传统中,军士属于军将,并不直属于君主,西魏的赐姓制度,是将帅改为鲜卑姓氏,与此同时,将领所统帅的军人亦从主帅改姓。蔡祐与李贤、李远、李穆三兄弟同籍原州,并且与李穆齐名。23同为当地豪强。蔡祐家族宗室也很大,其“性节俭,所得禄皆散与宗族,身死之日,家无余财”。24这样,大利稽冒顿与蔡祐的关系有二种可能,一为其同宗,二为其部属,当然后者可能性大一些。

      大统二年,加平东将军、太中大夫。

      大利稽氏墓砖形制简陋,文字简单,字体粗率,并非精心制作之物,内容所指于拥有者的身份不相对称,其它不足采信,唯志主称其为大利稽冒顿值得做上述讨论。

      西魏文帝大统元年(公元535年)一月,赵贵、李弼等受宇文泰令,攻灵州刺史曹泥,从灵州入西魏,迁其民于咸阳郡(今陕西泾阳)。大统二年,原州州民豆卢狼率众起事,杀原州都督大野树儿等,据州城反叛。李弼等攻灵州刺史曹泥,左都督李贤率敢死队分两路袭击,起事者大惊,战败,豆卢狼夺门而逃,李贤率轻骑追杀之。墓志载:“东西战敌,无阵不经”。宇文猛当参加了这次战斗,立有战功,加平东将军、太中大夫。据《魏书·官氏志》载:四平将军,即平南、平西、平北、平东将军,为“右六卿”[5]2995。《周书·卢辩传》载:平西、平南、平北、平东将军为“右正七命”[4]405。《通典·职官三十九》后周官品条云:平东将军为“七命”。《魏书·官氏志》条云:太中大夫为“右从第三品”[5]2995。《周书·卢辩传》云:太中大夫为“右七命”[4]405。《通典·职官典》“后周官品”条云:太中大夫为“正六命”[12]1065。

      注释

      四年,除安南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又除通直散骑常侍,加安西将军,增邑八百户,通前一千六百户,进爵为公。

      ①邵恩:《姓解》卷三,丛书集成本,中华书局,1985年,页86

      西魏文帝大统四年(公元538年),原州人莫折后炽等领众起事,“徒众甚多,数州之人皆为其用”。李贤和代行泾州事史宁、平凉郡守梁台等领兵攻讨,数为莫折后炽所败。李贤转而偷袭莫折后炽营地,大胜,俘数百,获其辎重,莫折后炽败。据宇文猛墓志载:大统四年,不仅授安南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又授通直散骑常侍,加安西将军,并进爵为公。推测宇文猛在此次战事中战绩显赫,才会在同一年获授这么多的官职和爵位。墓志载:大统四年,除安南将军、加安西将军。《魏书·官氏志九》载:“安南将军、安西将军”,“右三卿”[5]2995。《通典·职官典》后周官品条云:“四安将军”,“七命”[12]1065。银青光禄大夫,汉武帝时始改称光禄大夫,掌顾问应对,属光禄勋。魏晋以后无定员,皆为加官及褒赠之官,加金章紫绶者,称金紫光禄大夫,加银章青绶者,称银青光禄大夫,银青光禄大夫为“从三品”。《魏书·官氏志》云:“右第三品”[5]2995。《周书·卢辩传》云:银青光禄大夫“右正七命”[4]405,通直散骑常侍,三国魏置,即汉代散骑(皇帝的骑从)和中常侍的合称。在皇帝左右规谏过失,以备顾问。晋以后,增加员额,称员外散骑常侍,或通直散骑常侍,往往预闻要政,南北朝时属集书省。《魏书·官氏志》云:“右第四品”[4]405。《通典·职官典》北齐职品条云:“从四品”[12]1047。进爵为公,周代定公、侯、伯、子、男五等之封,后世相承,多以公为王以下最高爵号。惟汉代仅有王、侯两级,其它皆废除。至魏、晋始恢复五等,后皆沿袭。《通典·职官典二》“三公总叙”条云:后周置六卿之外,又改三师官谓之三公,兼置三孤以贰之[12]508。

      ②林宝:《元和姓纂》卷八“十一暮”条亦称:`大洛稽改为稽”。岑仲勉校记本。中华书局,1994年。页1326。不过将大洛稽列于“十一薯”条,似有误。大并不在暮韵,姚薇元检《广韵》“十一暮”有口字,音富切。疑此为伏,伏落稽当步落稽之异译(氏着《北朝胡姓考》,科学出版社,1957年,页188)。

      十三年加持节,(抚)军将军,右光禄大夫,除长乐郡守。

      ③《魏书·官氏志》卷一百一十三,页3012。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北周大利稽氏墓砖,北周宇文猛墓志考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