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中国史 >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13年科研成果目录,陕西省考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13年科研成果目录,陕西省考

发布时间:2019-11-07 16:06编辑:中国史浏览(172)

    出版报告《潼关税村隋代壁画墓》,文物出版社,2013年1月。(李明、刘呆运)《西安南郊明墓》,三秦出版社。(肖建一、段毅、秦造垣)《秦雍城豆腐村战国制陶作坊遗址》,科学出版社,2013年9月。(田亚岐、陈钢、张伟)《李家崖遗址考古发掘报告》,文物出版社,2013年10月。(吕智荣)《陕西省明长城资源调查报告—墙体卷》文物出版社,2013年11月(李恭)《唐代李倕墓—考古发掘、保护修复研究报告》,德国美茵兹罗马—日耳曼中央博物馆出版社,2013年11月。(张建林、侯改玲、杨军昌、SusanneGreiff,RominaSchivane等)

    一、出版考古报告和专著

    略论西夏的净土信仰

    发表考古简报《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2013年7期。(孙周勇、邵晶、邵安定等)《陕西宝鸡石鼓山西周墓葬发掘简报》,《文物》2013年2期。(王占奎等)《甘肃张家川县马家塬战国墓地M4木棺实验室考古发掘简报》,《考古》2013年第8期。(黄晓娟、王辉、赵西晨)《凤翔翟家寺隋唐墓葬发掘简报》,《文博》2013年1期。(田亚岐、耿庆刚)《凤翔六道村战国秦墓发掘简报》,《文博》2013年2期。(田亚岐、耿庆刚)《凤翔翟家寺两座小型秦墓的清理》,《文博》2013年3期。(田亚岐、耿庆刚)《陕西凤翔路家村墓葬发掘简报》,《文博》2013年4期。(田亚岐、汪幼君)《陕西凤翔雷家台墓地发掘简报》,《文博》2013年5期。(田亚岐、耿庆刚)《支家沟汉墓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3年5期。(段毅)《宝鸡凉泉汉墓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3年6期。(田亚岐)《陕西凤翔孙家南头春秋秦墓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田亚岐、刘阳阳)《汉元帝渭陵考古调查、勘探简报》,《考古》2013年11期。(焦南峰、马永赢、王东、杨武站、曹龙)《安塞大佛寺考古调查发掘报告》,《考古》2013年12期。(肖健一)《陕西咸阳隋鹿善夫妇墓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刘呆运、李明等)《陕西靖边县统万城周边北朝仿木结构壁画墓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3年3期。(邢福来、席琳)《唐高祖献陵陵园遗址考古勘探与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3年5期。(张博、胡春勃、张建林)《西安市唐代李倕冠饰的室内清理与复原》,《考古》2013年8期。(杨军昌、安娜格里特格里克、侯改玲)

    《陕西省明长城资源调查报告——营堡卷》,文物出版社,2011年7月。(李恭)

    孙昌盛

    发表论文《新时期的基本建设考古实践——以西安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考古为例》,《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与实践》201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王炜林)《周秦汉唐考古新进展——以陕西大遗址考古为例》,《考古与文物》2013年5期。(王炜林)《陕西两处仰韶时期遗址浮选土样结果分析及其对比》,《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王炜林、刘焕,胡松梅,张鹏程,杨岐黄,蒋洪恩,王昌燧)《周公庙商周时期聚落动物资源利用初识》,《考古与文物》第2期。(种建荣、林永昌、雷兴山)《周原遗址扶风云塘陂塘与水渠三题》,《周原》2013年1期。(王占奎)《陕西省宝鸡市石鼓山西周墓》,《考古与文物》2013年1期。(王占奎)《支家沟汉墓墓主身份蠡测》,《考古与文物》2013年6期。(段毅)《陕西周原遗址齐家制作坊穿孔技术研究》,《澳门黑沙史前轮轴机械及相关问题国际会议论文集》,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3年。(孙周勇)《试谈铁作坊废弃冶铸遗物整理的理念与实践》,《南方文物》第3期。(种建荣、陈建利、林永昌)《梁带村墓地出土玉器几点认识》,《文博》第6期。(张伟)《秦雍城沿革与历史地位研究》,《秦始皇陵博物院院刊》总第三辑,2013年8月。(田亚岐)《早期秦文化与域外、北方草原文化的交流》,《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3年6期。(王志友)《孙家南头秦国春秋铜器墓相关问题》,《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田亚岐)《秦雍城豆腐村与马家庄出土瓦件的建筑学模拟实验观察》,《文博》2013年5期。(田亚岐)《秦都雍城布局研究》,《考古与文物》2013年5期。(田亚岐)《“其旁行三百丈”新探》,《考古与文物》2013年6期。(王志友)《秦王夫人——以社会生存状态为主的观察》,《交流与互动:民族考古与文物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1年(2013年刊行)。(丁岩)《咸阳原两座秦陵园主人之蠡测》,《秦陵秦俑研究动态》2013年3期。(丁岩)《咸阳长陵车站61XYCLJC3的再发现》,《文博》2013年3期。(耿庆刚)《“同制京师”——大云山西汉王陵形制初识》,《东南文化》2013年1期。(焦南峰)《西汉帝陵园——新视野下的再发现》,《中国文化遗产》2013年2期。(焦南峰、李岗、马永嬴)《西汉帝陵形制要素的分析与推定》,《考古与文物》2013年5期。(焦南峰)《咸阳严家沟陵园的发现与研究》,《饭岛武次先生退职纪念文集》日本2013年12月。(焦南峰)《帝国的崛起——以秦陵的考古发现为线索》,《鹤鸣濠江2012-2013》澳门。(焦南峰)《汉家陵阙——西汉帝陵发掘研究概要》,《鹤鸣濠江2012-2013》澳门。(焦南峰)《宝鸡凉泉汉墓出土玉人分析》,《考古与文物》2013年6期。(田亚岐)《布纹瓦及在秦地的传播》《考古与文物》2013年3期。(段清波、于春雷)《西周时期周原遗址性质的思考》,《周原》第1集,三秦出版社2013年。(孙周勇)《“模仿与创新”——唐至宋初耀州窑与越窑青瓷的影响和互动》,《越窑青瓷与邢窑白瓷研究》,故宫出版社2013年10月。(王小蒙)《唐代帝陵陵园形制的发展演变》,《考古与文物》2013年第5期。(张建林)《唐顺陵营建过程研究》,《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田有前)《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唐陵考察活动述评》,《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3年2期。(田有前)《王子云论唐陵石刻——纪念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唐陵考察70周年》,《乾陵文化研究》(八),三秦出版社2013年。(田有前)《唐玄宗高婕妤墓志考释》,《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研究续一上》,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李恭、郭海文)《唐耀州窑素胎黑彩瓷的工艺特点及其渊源、影响》,《考古与文物》2013年3期。(王小蒙)《〈唐昭容上官氏墓志〉笺释——兼谈唐昭容上官氏墓相关问题》,《考古与文物》2013年6期。(李明、耿庆刚)《鹿善墓葬地研究》,《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刘呆运)《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九环玉带制作时代考》,《考古与文物》2013年4期。(刘思哲)《关于统万城周边墓葬的几个问题》,《考古与文物》2013年3期。(邢福来)《甘青地区青铜时代土洞墓的初步研究》,《考古与文物》2013年2期。(马金磊)《小口尖底瓶功用刍议》,《黑龙江史志》2013年4期。(马金磊)《陕北横山杨界沙遗址动物遗存研究》,《人类学学报》2013年1期。(胡松梅,孙周勇,杨利平,康宁武,杨苗苗,李小强)《8~11世纪西藏寺院建筑中来自印度佛教的世界模型——以桑耶寺与托林寺为中心》,《丝绸之路——亚洲跨文化交流与文化遗产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2013年版。(张建林)《陕西省蓝田县新街遗址全新世鸟类分类学记述》,《地质评论》2013年1期。(张玉光、胡松梅、邵晶、李志恒、刘迪、杨亚长)《临汾盆地陶寺遗址附近全新世黄土剖面的环境指标分析》,《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3年4期。(李拓宇、莫多闻、胡珂、王海斌、郭媛媛、张翼飞、任小林)《山西襄汾陶寺都邑形成的环境与文化背景》,《地理科学》2013年4期。(李拓宇、莫多闻、胡珂、张翼飞、王建军)《西汉张安世墓葬M1墓室内的大气环境调查》,《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13年2期。(曹军骥、杨军昌、胡塔峰、LeeShunchen、王新明、HoKinfai、董俊刚、丁岩)《新出土的一件错金银铜盂》,《秦陵博物院院刊》总叁辑2013。(吕智荣)《法门寺地宫出土唐代捻金线的制作工艺》,《考古》2013年2期。(杨军昌、张静)《环十二烷在彩绘织物湿洗中的临时性封护工艺研究》,《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13年1期。(路智勇、杨莹、惠任、王东峰、王伟峰)《西安地区出土一枚拜占庭金币的科学分析及制作工艺研究》,《考古与文物》2013年5期。(邵安定、杨忙忙、刘呆运、李明)《荆门獾子冢搬迁车马土体分析研究》,《敦煌研究》2013年第1期。(袁鸿、龙永芳、赵西晨、刘雄)《北周武帝孝陵出土部分金器和鎏金铜器的初步科学分析》,《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3年2期。(王贺、梅建军、潘路、杨军昌、张建林)《洛阳山陕会馆古建琉璃构件白色腐蚀病害研究》,《考古与文物》2013年6期。(惠任、王丽琴、路智勇、杨忠堂)《法门寺丝绸文物保护修复与研究思路探讨》,《法门寺博物馆馆刊》4辑,三秦出版社2013年。(路智勇)《法门寺地宫出土唐代丝芯缠金线制作工艺研究》,《法门寺博物馆馆刊》4辑,三秦出版社2013年。(杨军昌、李新玲、姜捷、路智勇、张静)《秦陵出土青铜水禽锈体组织结构的初步分析》,《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13年第4期。(郭菲、梅建军、杨军昌、邵安定、陈坤龙)

    《商洛东龙山》,科学出版社,2011年12月。(杨亚长、胡松梅)

    (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宁夏银川 750001)

    发表其他成果《蜗牛基因揭示了石器时代人类往爱尔兰的迁徙》,《中国文物报》2013年7月19日6版。(袁鸿)《雍城三百年,秦国建置最久之都》,《中国文化遗产》2013年2期。(田亚岐)《陕西咸阳周陵贺家发掘一批战国秦墓》,《中国文物报》2013年9月27日第八版。(耿庆刚、田亚岐)《东都咸阳·帝国的巅峰》,《中国文化遗产》2013年2期。(侯宁彬、耿庆刚)《唐蕃古道路线与石渠吐蕃石刻造像》,《中国文物报·文物考古周刊》2013年10月11日第六版。(张建林)《陕西发掘唐昭容上官氏墓》,《中国文物报》2013年9月11日第1版。(李明、耿庆刚)《唐昭容上官氏墓现身咸阳洪渎原》,《大众考古》2013年10月/第四期。(李明、耿庆刚)《我在伊犁拓岩画》,《大众考古》2013年2期。(田有前)《萨迦:八百年前的藏地密码》,《中国之韵》2013年5期。(田有前)《大日如来造像风格特征与石渠吐蕃石刻造像》,《中国文物报·文物考古周刊》2013年10月11日第六版。(席琳)《西藏日土洛布措环湖考古调查取得重要收获——新发现大量岩画、墓葬与石构遗迹》,《中国文物报》2013年10月18日第一版。(席琳、张建林、何伟)《“民间瓷窑活化石”的保护与研究——陕西澄城尧头窑遗址综合研究的思路与方法》,《中国文物报》文物考古周刊5版2013年12月6日。(王小蒙)《物细无声—合作见成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德文保科技合作20年侧记》,《中国文物报》2013年7月12日5版。(侯改玲)《三维测绘与虚拟复原嫁接唐陵大遗址考古》,《中国文化遗产》2013年2期。(张建林、张博)《文物修复保护技工队伍现状与发展建设刍议》,《中国文物报》2013年3月22日7版。(袁鸿、赵西晨)《考古发掘现场遗迹几何结构信息提取及数字化虚拟复原》,《中国文物报》2013年2月8日7版。(袁鸿、赵西晨)

    《西安米家崖——新石器遗址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11年12月。(邢福来)

      摘要:净土信仰对西夏佛教影响较为强烈,从现存绘画、佛经和发愿文看,不论僧人,还是俗人,祈求净土已成为普遍信仰。西夏人在净土信仰中重视随“他力” 往生阿弥陀佛西方净土和弥勒佛的兜率天净土。

    退休人员成果《华南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遗存发现及相关问题的探讨》,《纪念半坡遗址发现六十周年暨石兴邦先生九十华诞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巩启明)《略论仰韶文化彩陶的源流及其对周边诸思想文化的影响》(同上)。(巩启明)《周代社会结构的考古学观察》,《考古与文物》2013年第5期。(张天恩)《神禾原战国秦陵园营建程序考察》,《秦陵博物院院刊》2013年。(张天恩)《商周之际青铜制造重心西移的观察》,《金玉交辉——商周考古·艺术与文化论文集》,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会议论文集之十三,台北2013年。(张天恩)《关中仰韶文化早期的折腹罐》,《考古学研究(十)》,科学出版社2013。(张天恩)《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上海古籍出版社。(吴镇烽)《吉光片羽稀世之珍——<琅邪台刻石>荐言》,青岛编《琅邪台刻石》,中国文史出版社。(王学理)《寂寂向隅王夫人》(题改《西安文景公园王夫人墓略考》),《汉阳陵与汉文化研究》第二辑。(王学理)《这些朴实的人爱护文物用的是行动》,《汉风》2013年1期。(王学理)《汉长安曾是秦咸阳的渭南新区——论两代都城城制的重叠》,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编《西安文物考古研究》第二辑,2013年3月。(王学理)《塔儿坡遗址——被遗忘了的秦雍门宫》,《咸阳师范学院学报》201年第5期。(王学理)《秦俑坑军事属性评议》,《秦始皇陵博物院院刊》2013年总叁辑。(王学理)《回中道上鸡头山》,西安文理学院编《长安历史文化研究》第5辑。(王学理)《秦始皇陵墓中的水银及其来源》,《文博》2013年第3期。(王学理)《嬴秦西迁考述》,雍际春等编《嬴秦西垂文化》,甘肃人民出版社,2013年9月。(王学理)《东西犬丘与秦人入陇》,(同上)(王学理)《更始帝陵当浮出》,《唐都学刊》2013年第6期。(王学理)《追踪12金人落脚咸阳印记》,《陕西历史博物馆馆刊》第20辑,三秦出版社2013年。(王学理)《陕西考古的拓荒者——追忆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院)奠基人王家广》,《中国文物报》2013年8月21日第4版。(王学理)

    《留住文明——陕西“十一五”期间基本建设考古重要发现》,三秦出版社,2011年5月。

      关键词:西夏;佛教;净土信仰

    《三秦60年重大考古亲历记》,三秦出版社,2010年12月。

      中图分类号:G03  文献标识码:A

    《西岳庙藏当》,三秦出版社,2010年12月。

      文章编号:1001-5744(1999)02-0027-04

    二、发表考古简报

      西夏佛教是在中原佛教和藏传佛教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具有民族性、区域性的佛教,与汉、藏地区一样,不同佛教宗派在西夏都有传播。《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铭》云:“佛之去世,岁月浸远,其教散漫,宗尚各异,然奉之者无不尊重赞叹。”然而,就笔者所见,很少有文章专门论述佛教宗派对西夏的影响。本文就西夏绘画和西夏佛经来探讨净土信仰对西夏的影响和西夏净土信仰的特点。不到之处,敬请方家斧正。

    《陕西高陵杨官寨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王炜林、马明志、张伟、郭小宁、张鹏程)

    一 净土宗在西夏流传的原因

    《陕西高陵县马家湾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焦南峰、马永嬴、杨武站、曹龙、邸楠)

      净土宗又称莲宗。东汉末年,净土信仰的经典开始传入我国,后经慧远、昙鸾等的发展,在社会上迅速传播,隋唐之际,由道绰、善导正式创立净土宗。大乘佛教宣称:东西南北,四维上下到处有佛,每一佛都有自己的“净土”,各佛在自己的净土教化众生。修习净土宗不一定要通达佛理,广研佛经,不要求静坐专修,只要信愿具正,一心念佛即可。因此,净土宗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净土宗的主要经典为“三经一论”,即《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无量寿经》和《往生论》。

    《陕西潼关南寨子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王炜林、郭小宁、马驰)

      据《西夏佛教史略》(史金波著)所载:佛教中的各主要宗派,如净土宗、华严宗、天台宗、禅宗、汉地密宗、律宗,藏传佛教中的萨迦派、蔡玛噶举派、香巴噶举派等对西夏都有影响,其中净土宗在西夏流传较广泛,除藏传佛教外其占据着主要地位。那么净土宗为什么会在西夏广泛流传呢 ? 这个问题要从净土宗的教义、仪轨和西夏社会现实生活等方面来考虑。

    《陕西白水下河遗址仰韶文化大房址发掘简报》,《考古》2011年12期。(王炜林、张鹏程)

      净土经典以惟妙惟肖的形象笔法在现实苦难生活面前虚构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天国——净土世界,以吸引世间更多的善男信女。按照净土经典,尤其是《无量寿经》的说法,阿弥陀佛极乐净土的地是由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石车石渠)、玛瑙七种宝物组成;这里没有山海河谷,没有四时交替,不冷不热,温度适宜;到处是由七宝组成的树木 ,“行行相植,茎茎相望,枝枝相准,叶叶相向,华华相顺,实实相当,荣色光曜,不可胜视,清风时发,出五音声,微妙宫商,自然相和。”(魏·康僧铠译:《 无量寿经》)这里不愁吃,不愁穿,衣服饮食、华香王婴珞都应念而至;没有斗争,皆相敬相爱;这里无痛痒,无恶臭之处;无勤苦,亦无忧愁。总之一切都是如意的。只要转生净土,再没有尘世间的苦恼和忧愁。

    《陕西横山杨界沙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孙周勇、杨利平、康宁武)

      历史上的西夏王朝,地处我国西陲,高山和沙漠较多,气候干旱少雨,物产受到限制,人民生活艰苦。西夏统治者生活奢侈糜费,经常大兴土木,修建塔寺、离宫别墅,人民负担加重,生活更加困苦;西夏王朝穷兵黩武,连年对宋、辽、金、吐蕃用兵,不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而在净土经典中也强调了现实的苦难 ,《无量寿经》云:“贫穷之人,底极斯下,衣不蔽形,食趣支命,饥寒困苦,人理殆尽。”经文的记载与实现生活完全吻合,增加了佛经的可信性。经文同时认为,穷人只有一心向善、一心念佛,死后便可往生净土。这种针对现实的说教在当时西夏落后的封建意识形态条件之下,极易引发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从宗教中寻求净土世界以解脱现实的苦难。

    《陕西靖边五庄果墚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孙周勇、史君、徐雍初)

      净土宗的修行方式又特别简单。小乘佛教称一般人不能成佛,即使是修成“阿罗汉”,也不是一生一世所能达到的。一个人积德行善,身上有了“善根”,最快还须经过“三生”才能解脱。大乘佛教虽讲人人有佛性,但不少宗派主张要经过累世修行,才能成佛。因此,净土宗的创始人昙鸾、道绰把别的佛教宗派包括真言、禅、天台、华严、三论、法朝等宗称为“难行道”[1],它们那种烦琐艰难的修行方式,广大西夏佛教徒无疑会产生畏惧情绪,而净土教则把自己称为是“易行道”,只要修功德,做善事,一心观佛、念佛即可往生净土。此宗的两个显著特点:一是不重视哲学的理论论证,而强调主观信仰;二是不强调现身觉悟,而宣传死后往生净土。鸠摩罗什译的《阿弥陀经》云:“ 若善男子、善女子,闻说阿弥陀经,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净土。” 这种简易的修行方式,对于西夏教徒来说,确实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陕西华阴兴乐坊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杨岐黄、胡松梅)

      净土宗的说教又能迎合统治阶级的口味。净土宗也是与其他宗派一样,教导人们要安于现状,积善行德,同时也为统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开脱辩护,说什么富贵者之所以富贵,是因他前世修善积德之故,“世间帝王,人中独尊,皆由宿世积德所致。慈惠博施,仁爱兼济,履信修善,无所违众,是以寿终福业,得升善道,上升天上,享兹福乐。积善余庆,今得为人,乃生王家,自然尊贵。”(见《 无量寿经》)而贫穷者之所以贫穷是因其前世“贪求无厌、不信修善、犯恶如山。”(同上)这种善恶因果论自然会受到统治者的扶持。再者,弥陀经典还把现实生活中穷苦大众受苦难的真正原因给掩盖起来,宣扬世间穷人、富人皆有苦难,麻痹人民的思想。贫苦人民无田、无宅、无牛马,为衣食而操劳,苦难重重,这种苦难是“ 与痛共居”;统治者有田、有宅、有牛马、有衣食,他们为了扩大财富,或因个人的生老病死而整日忧心忡忡,这种忧虑亦是“与痛共居”。把两种不同的痛苦等同起来,麻醉人民的思想意识,教导人民放弃现实生活中的奋斗与抗争,而一心追求虚幻的极乐净土世界。这种说教当然是西夏统治者乐于宣扬的。

    《咸阳“周王陵”考古调查、勘探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1期。(焦南峰、马永嬴、赵旭阳、杨武站、王东、张俊辉)

      上述情况使得佛教,尤其是净土信仰在西夏广为传播。

    《秦雍城豆腐村战国制陶作坊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4期。(田亚岐)

    二 西夏的净土经典和绘画

    《神木县西沟秦长城遗址调查、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3期。(肖健一、尚爱红、程根荣)

      西夏佛经中关于净土信仰的经典不少,有出土于黑城的《无量寿经》、《阿弥陀经》、《净土求生顺要论》、《佛说阿弥陀经》、《佛说观无量寿经膏药疏》、《西方净土十疑论》和《观弥勒上生兜率天经》等,出土于拜寺沟方塔的《佛说无量寿经》、《称扬诸佛功德颂》,《阿弥陀经》等(这几部经是在后来的整理工作中发现的,故最初的“简报” 中未予报道), 甘肃省博物馆藏的《佛说观弥勒上生兜率天经》。另外,在《妙法莲华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和《维摩诘经》等经中也有关于佛国净土的内容。上述经典中,同一经在西夏以不同版本发行,有汉文本、西夏文本,还有刻本写本,仅汉文刻本《阿弥陀经》现存就有5种版本[2]。另外,西夏人编撰的佛经《密咒圆因往生集》 集录诸经神验秘咒33 种,其中反映净土思想的经咒有《无量寿王如来一百八名咒》、《阿弥陀佛心咒》、《阿弥陀佛一字咒》、《阿弥陀佛根本咒》、《药师琉璃光佛咒》等,即使是其他宗派的经咒,原编撰者认为诵此也可往生净土。可见往生净土是西夏僧人的普遍信仰。

    《陕西蓝田华胥老冢湾秦昭襄王墓调查》,《考古与文物》2011年3期。(丁岩、张仲立)

      净土绘画发现较少,1909年俄国人科兹洛夫从黑水城盗走的西夏艺术品中,有大量反映净土信仰的绘画,目前发表的只有7 件,均为阿弥陀佛来迎图,俄国馆藏编号为X-2410、X-2411、X-2412、X-2413、X-2414、X-2415、X-2417和X-2416。前6幅画面内容和布局基本一致,画面上阿弥陀佛站在两朵莲花上,目光下视,右手下垂,作与愿状;其前左、右两胁侍菩萨观世音、大势至分别站在莲花上共捧一朵硕大莲蓬,作向下观望接引之态;图左下角绘一裸体童子,或绘僧人或党项老人或党项妇人。后一幅画面只有阿弥陀佛和一对男女供养人,阿弥陀佛头顶华盖,站在由团云承托的两朵莲花上,白毫发出一束白光罩在下方站立着的党项男女供养人身上,“男子立于前,秃发,着圆领长袍,饰笏带,双手捧一香炉;女子立于后,梳云髻,戴宝冠,着交领长袍,双手合掌,作祈祷状”[3]。

    《秦始皇帝陵园2010年度陵寝建筑遗址考古勘探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2期。(张仲立、孙伟刚)

      净土经典所描述的净土世界反映到壁画上就成了净土变。在敦煌莫高窟、安西榆林窟、东千佛洞、酒泉文殊山等石窟寺壁画中都有西夏净土变图,最具典型的是榆林窟第三窟西方净土变,宫殿楼阁充满壁画,前面三座门楼,中有流水,平台相连,左右突起楼阁,后面正中起大殿,阿弥陀佛结跏趺坐,侍从菩萨整齐地排列在廊内,诸天圣众对称地列坐于平台。中门楼内,舞伎翩翩起舞,两廊排列乐队,生动地表现了西方极乐世界。

    《神木县大保当画像石墓葬2008年度发掘简报》,《文物》2011年12期。(肖健一、尚爱红、程根荣)

      东千佛洞第7窟南壁的净土变,殿堂庄严,楼阁耸立,台榭相连,佛陀结跏趺坐于中台,与会聆法的大大小小佛、菩萨、弟子井然有序地列于两侧,表现出净土世界非比寻常的场面[4]。

    《汉阳陵帝陵陵园南门遗址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5期。(焦南峰、王保平、马永嬴、肖健一、徐雍初、李岗、杨武站)

      文殊山万佛洞东壁的弥勒上生经变图是仅有的一幅西夏弥勒经变图[5]。图中最下一层绘高墙门院,开三座门,上有门楼,门楼间有长廊相连。院内是微波荡漾的水池,正中绘制庄严的宫殿,弥勒佛结跏趺坐于正中,头戴花冠,发辫垂肩,身着藏密式法衣,两侧有华丽的楼台亭阁,庭院中有珍宝装饰的菩提树和诸天宝女,是一幅反映弥勒净土信仰很有特色的西夏壁画。

    《汉武帝茂陵考古调查、勘探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2期。(焦南峰、岳起、马永嬴、赵旭阳、杨武站、王东、曹龙)

    三 净土信仰在西夏的影响

    《杨凌南庄村西周遗址2009年发掘简报》,《文博》2011年6期。(田亚岐、耿庆刚)

      西夏统治者极为佞佛,在此大环境下,净土信仰广为传播,于西夏佛教和世俗信徒中产生了较为强烈的影响。《密咒圆因往生集》是西夏僧人智广、慧真编撰的佛典。该典规定了持诵神咒的礼仪,指出念诵方法有三摩地念、言意念、金刚念、降魔念四种,并集录多种神咒及其功益,由此看,该典是西夏后期密宗发展的产物。再从持诵神咒的功效看,它又是净土思想发展的结果。书中近一半神咒提出诵此咒可往生佛国净土。显然,这种“ 净土”观念是受当时净土宗的影响。

    《北周独孤宾墓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5期。(刘呆运)

      《密咒圆因往生集》非梵译经典,应属中国古代的“疑经”。疑经就是中国人自己编撰、选抄的佛经,或称“伪经”,它是相对于梵译的“真经” 而言。任继愈先生曾指出,疑经的出现标志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一些佛教徒已不满足于仅仅翻译外来的佛教,而把自己所掌握的佛教教义与中国传统的文化思想、宗教习俗结合起来,使用便于民众理解的语句,假借佛经的形式编撰出来进行传教 (见任主编《中国佛教史》第三卷)。《密咒圆因往生集》成书于西夏天庆七年(1200年)西夏晚期,它的出现标志着西夏佛教已逐渐民族化。西夏佛教发展到后期,外来经典已不能满足需要,西夏僧人就结合西夏的宗教习俗,根据自己的感受和认识,编撰适合本民族宗教信仰特点的佛典,来进行传教。《密咒圆因往生集》所体现的佛教思想就是密宗和净土宗的宗教思想,说明密宗、净土宗在西夏广泛盛行,对西夏佛教有深刻的影响。现存大量的西夏净土经典和净土信仰的绘画也足以说明这一点。

    《唐睿宗桥陵陵园遗址考古勘探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1期。(张建林、张博)

      最能体现西夏受净土宗影响的莫过于世俗信奉者的祈愿和行善积德。净土宗强调个人的主观信仰,只要有坚定的信念,愿往生彼国,“一心专念,乃至十念”以及“至心信乐”、“至心发愿”(《无量寿经》)等都可达到目的。西夏信徒对此深信不疑,具体的祈愿表现有两种: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唐玄宗泰陵陵园遗址考古勘探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2011年3期。(张博、张建林)

      第一种是现世念经祈愿,早生净土。这种祈愿在《密咒圆因往生集》中也有充分体现,作者认为只要现世依法诵咒,死后即可往生。《无量寿如来念诵仪咒》云,诵此“临命终时见无量寿如来,与无量俱胝菩萨众会围绕,来迎行者安慰身心,则生极乐世界”。俄藏西夏《阿弥陀佛来迎图》X-2416 号,画面上佛陀来迎的是一双男女供养人,供养人很年轻,面相丰满,不是阿弥陀佛来迎图中常见的象征死者灵魂的裸体童子,很明显这对供养人没有死,正值青春健康之时。这说明西夏净土信仰者不但临终之时希望阿弥陀佛来迎,就是健康之时也祈愿佛来迎。《西夏佛教史略》中载,仁宗时专权弄国、杀人成性的大奸臣任得敬,也因病而刻印佛经,祈愿往生净土。“今者灾迍伏累,疾病缠绵,日月虽多,药石无效。故陈誓愿,镂板印施。仗此胜因,冀资冥祐。傥或天年未尽,速愈沉疴;必若运数难逃,早生净土。”

    《西安市长安区晚唐时期令狐家族墓葬发掘简报》,《文博》2011年5期。(李举纲、袁明)

      第二种祈愿是超度亡灵,往生净土。现在我们能见到的西夏印经发愿文多数属这种,西夏仁宗皇帝在皇太后周忌之辰,开板印造佛经,愿皇太后“仰凭觉荫,冀锡冥资,直往净方,得生佛土,永住不退,速证法身”。乾祐二十年(1189年)仁宗散施《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 10 万卷,祈愿“ 崇考、皇妣登兜率之莲台”。天庆七年仇彦忠为祭父母,印《圣六字增寿大明陀罗尼经》,目的是“ 资荐亡灵父母及法界有情,同往净方”(见《西夏佛教史略》)。 从这些例子中可以看出净土信仰已深入人心,不论僧俗,不论禅净,祈求净土已成为西夏社会的普遍信仰。净土也成了佛教信徒脱离现实苦难,免于轮回的最理想处所。

    《西安高长安区唐乾符三年天水赵氏墓发掘简报》,《四川文物》2011年6期。(李举纲、袁明)

      净土宗不仅重视主观信仰,也提倡大修功德,多积善事。“若有精勤修诸功德,威仪不缺,扫塔涂地,以众名香妙花行众三昧,深入正受,读诵经典”,均可往生净土(南北朝沮渠京生译:《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受此影响,西夏的这功德善事很多。崇宗重修凉州护国寺感通塔后,“作大斋会,安施说法忏悔道场,读诵佛经,剃度三十八人,应死放命五十四人,香花灯明种种准备,饮食净水一一不缺 … …。”仁宗印施《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在大度民寺做求生弥勒兜率内宫净土大法会,“烧结坛作广大供养,奉广大施食,并念佛诵咒,读西番、番、汉藏经及大乘经典,说法作大乘忏悔,散施番、汉《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一十万卷,汉《金刚经》、《普贤行愿经》、《观音经》等各五万卷,暨饭僧、放生、济贫、赦囚诸般法事,凡十昼夜。所成功德,伏愿一祖四宗,证内宫之宝位;崇考、皇妣登兜率之莲台。”(见《西夏佛教史略》)

    三、发表论文

    四 净土信仰的特点

    《陕西商洛地区下白垩统大型兽脚类恐龙足迹》,《地质通报》2011年11期。(胡松梅、邢立达、王昌富、杨苗苗)

      大乘佛教中有许多佛国净土,如西方极乐净土、东方药师净土、弥勒净土、灵山净土、华藏世界、观世音净土等。在西夏最具影响的是西方阿弥陀佛净土和弥勒佛兜率天净土。但是西夏人在信奉中又有自己的特点。

    《高陵杨官寨环壕西门址动物遗存分析》,《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胡松梅、王炜林、郭小宁、张伟)

      1.西方净土信仰中极重视阿弥陀佛现前来迎。

    《高陵杨官寨环壕西门址动物遗存分析》,《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胡松梅、王炜林、郭小宁、张伟、杨苗苗)

      往生净土是净土信仰的根本目的。据弥陀经典称,向往西方净土的人们临终之际,阿弥陀佛会现前接引到西方极乐世界的莲花池中化生。信奉者在祈愿的表现上有两种类型:一是愿阿弥陀佛现前来迎接,二是愿莲花化生。这是两个连续的内容,把它们反映到绘画上,应是“来迎接” 和“莲花化生”同时出现。可是,在西夏表现弥陀信仰的图画中,只见有阿弥陀佛来迎接,而没有“莲花化生”。如莫高窟、榆林窟、东千佛洞西夏净土变壁画,画面中主要为宫殿、亭台楼阁,人物有佛陀、侍从菩萨、诸天圣和舞伎乐队,不见莲花池和化生童子,纯粹是一种世俗宫廷生活的模式。俄藏西夏弥陀信仰的绘画中都为阿弥陀佛来迎图,未见“莲花化生”图。西夏这种重视阿弥陀佛来迎接与唐代重视“莲华化生”有很大区别,是西夏西方净土信仰的一个特点。

    《潼关县南寨子遗址出土人骨研究》,《考古与文物》2011年6期。(陈靓、张燕、郭小宁、郭辉)

      莫高窟中,阿弥陀经变图共63幅,其中绘制于唐代的有39幅;观无量寿经变有85 幅,其中绘于唐代的有73幅[6]。这100多幅西方净土变相,约三分之一多是表现“莲花化生”,即使有的主体画面不是表现“莲花化生”,而为佛国净土宏大严整的宫殿建筑,华丽的舞乐场面等种种妙相,但在画面下部必定有莲池、莲花,象征“莲花化生”。值得注意的是100 多幅唐代西方净土变中,只有第171 窟南、北壁,第 432窟南壁下部3例描绘了阿弥陀佛“来迎接” 的“九品往生”图[7],为数极少。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2013年科研成果目录,陕西省考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