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中国史 > 帝式因山墓群,关于中国玉文化起源的探索与发

帝式因山墓群,关于中国玉文化起源的探索与发

发布时间:2019-10-03 19:48编辑:中国史浏览(103)

    中国罕见“帝式因山墓群”——索井村疑似魏武帝西陵呼之欲出!

    ————关于中国旧石器晚期玉(石)雕艺术品的探索与发现你也许知道中国的红山玉器和良渚玉器,但是你一定还不知道,其实中国还有比它们更加古老的玉器;你也许知道中华第一玉龙已经有五、六千年的历史了,但是你一定还不知道,其实中国人对龙的崇拜从数万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你也许知道中国的玉文化史有六七千年,但是你一定还不知道,其实那时的中国玉文化已经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了,之前至少经过了四万年的成长历史;你也许知道《五藏山经》中记载了大量的远古玉石品种及其产地,但是你一定还不知道由那些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连孔子都没有见过的远古玉石制成的玉器是什么样子的;你也许知道欧洲人在两三万年前创作的独体雕刻艺术品——那些洞窟时代的妇女小雕像,但是你一定还不知道中国人在同时期创作的独体雕刻艺术品——中国的远古玉器大家族。

        本版新设的《人文地图》专栏,试图为读者勾勒一幅幅图景,以便以行走的方式去了解去感悟,追寻中华文化的足迹,激发旅途中的文化思考。

    山尖子

         以红山、良渚玉文化为代表的中国青铜时代以前的几千年时间被称为中国的玉器时代。其实,那段时间只能算是中国史前玉器时代的末期,为了方便与以红山等史前玉文化为代表的玉器时代相分别,我将它们分为旧玉器时代(指的是约六、七千年——四、五万年前)和新玉器时代(指的是青铜时代以前——六、七千年前,即目前所知的玉器时代)。下面我将展示那些用在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大量出现的雕刻器所雕刻的,中华旧玉器时代玉器的发现与论证过程和部分内容,了解了这些,你就可以与三皇五帝对话,你就会知道他们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神话般的美丽传说,还有一部用美石雕刻的远古玉文化史;一段跨越了数万年,留下了人类开拓者从蛮荒中一步步走来的脚印的空前绝后的史前玉器时代。

        今天,就让我们从河南安阳这个甲骨文的故乡说起。

     

     〖一〗中国旧石器晚期玉(石)雕艺术品的发现与推理

    中国文字博物馆,解读“字”的基因

    河北省邯郸市磁县北贾璧乡索井村疑似魏武帝西陵,自09年春开始怀疑为曹操墓地,经过三年时间广泛求证和现场探查,它与曹操有关文献有着广泛吻合,风水格局、墓葬布局业已理清,墓葬工程证据也已找到。一片拥有6.6平方公里面积的荒山野岭可以被证实,此地就是历史上久觅无踪、是非难定的魏武帝陵地。

         中国的玉文化源远流长,是人类雕刻领域里一只耀眼的奇葩。如果从兴隆洼遗址出土的玉器算起,至今已有八千年的历史了。这八千年也是中国独体雕刻艺术的历史。可是,熟悉世界艺术史的人都清楚,欧洲的独体雕刻艺术却有三万年以上的历史。这就是说,以目前的考古发现为基础,中国独体雕刻艺术的历史比欧洲晚了两万多年。形象地说就是我们的八千年雕刻历史只不过是欧洲三万多年的独体雕刻史的四分之一左右。这样的对比数据是十分令人尴尬的。然而,从逻辑上讲这种建立在目前两大洲的史前考古成果的基础上得出的,不可思议的巨大差距是不符和逻辑的。理性告诉我们这种差别是不正常的。但是,长期以来我们的考古工作者只找到了大量的旧石器时代的雕刻器,以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史前岩画群,却没有发现理应存在的,与远古岩画的规模相应的独体雕刻艺术品。

           中国文字博物馆距离甲骨文的发现地殷墟约8公里,是一组具有现代建筑风格和殷商宫廷风韵的后现代派建筑群。主馆高32.5米,主体建筑采用殷商时期的浮雕金顶,展现殷商宫殿“四阿重屋”的特征,不仅表现了中国文字文化的内涵,也显示了文字在中国文明发展史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索井村位于邺城的西北方,直线距离40公里,处于太行山东麓浅山区与深山区的过渡带。这里的地形地貌符合曹操《终令》所指“瘠薄之地、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之特征,与曹丕墓所在首阳山的“丘墟不食之地、因山为体、无为封树”性质相同;也符合曹操“西原(源)上”、“西冈上”之地理表述,又能与曹操、曹丕、曹植等有关曹操墓景观描述,实现广泛的情景吻合。这里的论证完全依赖于、得益于、符合于曹操墓有关源头文献。

         数年前,我偶然间得到了一件精美的随型玉坠,并发现它带有明显的佩带过的痕迹,其造型的精致与风格的原始古朴是我从未见过的。这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直觉告诉我这应该是一件非常古老的玉坠。由于找不到相关的鉴定专家,无奈之下只好自己进行求证。在研读了大量的有关古玉的书籍后,虽然没有找到答案,却使我感到这件玉坠的历史也许要比红山玉器还要古老,随后我又找到了与那间玉坠一起被发现的许多雕刻器,这些雕刻器与考古单位之前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出土的雕刻器如出一辙(相关的图片对比和说明将另文阐述),这使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我以前对中国玉文化史的认知同大家一样:红山玉器是已知的中国最古老的玉器。难道说中国会有比红山玉器还要古老的玉器吗?这个当时看来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题却使我感到激动与兴奋。于是,本着从疑问开始的态度,我又重新从多个角度对中国玉器的起源进行了探索。随后却意外地发现,在目前公认的,中华玉器起源时期的新石器时代,中国玉文化展现给我们的就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青年摸样了: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博物馆正门口,两只金色的“玄鸟”各立一边,造型奇特而夸张。经过玄鸟,就是“字坊”,它采用了甲骨文中“字”的字形建造而成。

     

          “在新石器时代各文化类型的遗址中都有大量的玉器遗存,这些玉器加工精致,种类繁多,许多器物上饰有精美的图案,有些遗址中一次就能发掘到数十件玉器。”(引自《中国古玉宝典》 郑春兴主编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从以上描述中不难看出,在生产力水平非常低下的新石器时代,中国玉器就已经出现了如此成熟的加工工艺;如此多的种类和数量;如此大规模的制玉、佩玉和葬玉等尚玉习俗,的确是令人震撼。也正是这份繁荣与辉煌使我难以相信那是一种文化在起源时能够具备的状态。

        从字坊通向主题馆干道两侧,由28片铜质甲骨组成的碑林,隐含了殷商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两种元素——甲骨文和青铜器。它代表着28星宿,象征人与自然和谐统一,是中国古典哲学中“天人合一”思想的生动体现。

    索井疑似魏武帝西陵面世必惊“六大看点”:

         直到现在,人们还经常用“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来形容交通不便地区的人们之间的交流状态,到过偏远农村地区的人会有更加深刻的体会,许多村庄里的老人一生都没有到过县城一次,更何况是在几乎无路可行的新石器时代。蛮荒时代的人们往往是在原居住地发生了无法继续生存下去的天灾人祸后才会进行远距离的迁移,例如气候变迁、地震、洪水、瘟疫以及战争等。我们不难想象,在新石器时代不同地区的人们相互之间的信息及物资交流一定是极其困难的。实践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种文明或技术从起源到成熟都必然要经过发明时的点状分布,进而才能呈放射状扩散,再进而发展为面状分布,然后才能得到一个地区的普遍认可,并最终成为被广泛使用的社会现象。这些过程都需要时间来完成,在新石器时代的交通条件下需要的时间就更加地漫长。我们从新石器时代各遗址出土的玉器所使用的不同玉种,以及地区风格强烈的表现形式(如红山玉器的粗旷和阳刚与良渚玉器的细腻与阴柔)中就能强烈地感受到那时的信息与物资交流的困难。由此我们可以判断出中国新石器时代的玉文化状态,绝对不是玉器在起源期所应该具有的幼稚状态,而是一个早已在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里流行了很久的,并且具备了明显的区域性特征的,成熟的玉文化状态;是玉器从起源时的点状分布,进而到面状分布,再进而发展到大面积的广泛流行,并已经形成地区特色的成熟状态。这一个玉器制作的成熟过程,在新石器时代的交通条件下,在方圆数百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至少也需要上万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中国文字博物馆集中展示了甲骨文、金文、陶文、玉石文字、简牍帛书、历代碑碣、汉字印刷术、汉字信息处理、少数民族文字等和文字有关的诸多内容。

     

         下面,我们再从技术方面来进行推断:中国在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对玉器的加工包括开片、成型、钻孔、镂刻、减地、起凸及复杂的线条饰纹。”(引自《中国古玉宝典》)从上述对新石器时代中国的玉雕技术的准确描述中可以看出,在目前公认的,中国玉器起源期的新石器时代,人们已经普遍地掌握了一套比较成熟的制玉技术,并且制造了大量的、充满地域特色的、精致到令现在的玉雕师都叹为观止的玉雕艺术品。这决不是玉器在起源阶段所能具有的技术水准。要知道,从北京人遗址开始出现雕刻器(即开始简单的雕刻),到开始磨制石器,远古的人们就竟然用了数十万年的时间;早在二万七千——三万四千年前的“山顶洞人”就已经掌握了对美石进行钻孔和简单磨制的技术,但是这两项技术却一直经过了两万多年,到数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才广泛地流行起来。由此我们也可以断定,在那个信息极度闭塞的蛮荒时代里,一套被广泛使用的技术,至少也得万年以上的发展和传播的缓慢过程。曾经有外国的考古工作者这样评说甲骨文的发现:“甲骨文从发现时起就已经是一个青年了。”这就是说我们发现的甲骨文已经是古人经常使用的成熟文字了。而一种文字从出现到如甲骨文般成熟至少需要两千年的成熟期,这一观点已经被考古成果所证实。从现今的考古成果来看,早在一万年前中国就出现了文字的萌芽,而甲骨文距今却只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可见其成长过程之缓慢。如今,我们发现早在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华大地上就已经具有了广泛的制玉、佩玉和葬玉的尚玉习俗了,而且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一套至今也没有多大改进的制玉技术,这也充分地说明了那时的中华玉文化也是一个比较成熟的青年了。因此,远古的中国先民们到底是经过了多少年的时间,制造了多少技术幼稚的玉器,才逐渐总结出一套较为成熟的制玉技术,并且广为流传,最终形成了以红山和良渚为代表的大规模玉文化时代的,就成了中国玉文化史的缺失环节。这个问题也同样是中国艺术史的缺失环节。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浩如烟海的历史,通过文字的记录和梳理,其发展轨迹变得脉络清晰、有章可循。

    1、庞大的山陵规模,浩大的墓陵工程。

         欧洲的考古研究已经证明,早在三、四万年前他们那里就出现了以雕刻、雕塑和岩画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史前艺术的创作作品。

        古书曾说仓颉造字之后,“天雨粟,鬼夜哭,龙为之潜藏”,这则传说揭示了文字“出世”所产生的惊心动魄的力量。博物馆第一展厅把观众带入史前时代,让人体会汉字起源阶段的文明脉动。

    这片山陵南北长3.3公里,东西宽2公里。总面积6.6平方公里。基本符合曹操墓作为一个帝陵、满足其“广为兆域”而陪陵所需规模,也符合曹操这位“超士之杰”的气度和风范。

         而由于中国考古成果在这一环节上的缺失,长期以来,我们这个充满了艺术创造力的古老的东方民族,遗憾地被世界考古界冠上了“旧石器时代艺术沙漠”的称呼。近年来,我国虽然陆续发现了大量的远古岩画,证明了“艺术沙漠”说只不过是一个可笑的偏见。但是,我们的考古工作者却始终没有找到能够同我们这个玉文化古国相呼应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独体雕刻艺术品。从逻辑上说,欧洲有数万年的独体雕刻史,我们的独体雕刻史也不会只有几千年。看来,就象我国著名的美术大师范曾先生所说,“欣赏中国美术要有中国美术的基因”一样,要寻找中国旧石器时代的独体雕刻艺术品,是不能只依靠西方的考古方法的。其实,我们离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很近:我们的考古工作者早就发现了大量的旧石器时代的雕刻器,只不过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了至今还没有发现那座必然存在的,中国旧石器时代的独体雕刻艺术的宝库。例如:《五藏山经》中记录了大量的远古时期的人们祭祀山神的场所和祭祀用玉,而我们却从来没有发现过它们的踪迹。要知道,在远古时期的中国,祭祀用品要远比陪葬用品更加重要、更加高贵、更加丰富和更加精致,因为那时的人们总是把最好的物品献给神灵以求得到保佑。而祭祀的场所是不会在居所或墓地的。可以断定,现在这些精致的远古祭祀用品还在我们附近,而我们却一直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去寻找它们。通过我偶然发现的远古玉坠和同它一起出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雕刻器,以及近十年来不断的收集、探索和研究,已经证实了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相当于欧洲的洞窟艺术产生的时代)中华远古玉雕艺术品的存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一片甲骨惊天下”。甲骨文的发现宣告我国在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期就已形成较成熟的文字体系。如今,发现的甲骨文单字约4500个,能够释读的约1500字。

    据一处工程迹象探查证实,该陵石壕墓道的开凿达20米之深,基此概略估算,疑似魏武西陵四大陪陵区,其施工总量是相当惊人的。另一处地表工程——明堂,其造地成本,也非一般村落所可承受。

         我们还记得,在中国的甲骨文被发现以前,由于人们的无知,至使许多珍贵的甲骨被当成“龙骨”而入药许多年,谁也无法统计那些珍贵的甲骨在被清末的金石学家王慈荣先生认出以前被人们吃掉了多少。现在,大量珍贵的由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中华先人们创造的精美的远古玉器也正在遭受着相同的命运。但愿我的发现能够早日终止它们正在遭受的不可挽回的破坏,使那些远古艺术品重新焕发出耀眼的中华史前文明之光。填补起中华史前雕刻史与欧洲之间长达数万年的差距。让世人早日认识到中华的远古先民们创造的,人类早期艺术史上最辉煌、最丰富、最伟大的史前雕刻的艺术宝库。

        在甲骨文之前,中国文字还有一个漫长的发育过程。大汶口文化图像符号,邹平丁公、高邮龙虬庄的“陶书”,良渚文化陶器上的连刻符号,都可能融会到汉字产生的主流道路上来。目前,在河南漯河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年代最早的刻画符号,距今8000多年。

     

         人们会发现,最早记录中国历史的不是甲骨文,而是那些由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智人们用数万年的时间创作的原始玉雕和岩画。如果说文字的出现代表了文明的起源,那么,人类的雕刻艺术史和绘画史都比文明史要长得多。在欧洲是这样,在中国也是这样。

        除甲骨文外,刻在青铜器上的商周金文同样重要。金文从商朝开始,至西周达于极盛,共经历1200多年历史。博物馆第二展厅对此进行了细致展现。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帝式因山墓群,关于中国玉文化起源的探索与发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