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世界史 > 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出土地雷台汉墓的古井1

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出土地雷台汉墓的古井1

发布时间:2019-11-26 23:13编辑:世界史浏览(160)

    原标题:武威铜奔马没有水“喝”了,出土地雷台汉墓的古井1993年就干涸了

    原标题: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 | 不破楼兰终不还!楼兰古国消失的真相竟然是这个?

    原标题:时代变迁:刘贺与刘胜墓葬品见证的西汉社会

    这座汉墓中有口神奇的古井,能“见钱眼开”,郭沫若对它念念不忘

    图片 1

       作者:王金中

    提示:“见钱眼开”的古井在这里被我们引向了一个生态的话题,也许,古井正在用自己近2000年的历史经历告诉当下的人们,对于生态的问题是不可以“见钱眼开”的,而武威如果变成一片荒漠将何以武威呢?这么一说,古井以“人字形”方式砌成的底部更加耐人寻味。

    撰文/李文潇

    新中国成立后,在考古人员的努力下,曾经发掘出多座高等级的汉墓,为我们深入研究和认识汉代社会提供了坚实的实物依据。其中, 2015年江西省南昌发掘的海昏侯刘贺墓,与1968年河北省满城发掘的中山王刘胜墓,是两座十分典型的西汉墓,墓主人显赫的身份和墓室中丰富的藏品,再次打开了人们的历史视野,同时也印证了史籍中的诸多记载。对比两座汉墓中出土的大量高等级随葬品,既能看到许多共同之处,又能发现一些明显差异,这就为我们深入研究西汉社会走向强盛的发展与变迁,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图片 2

    中国古代写边塞的诗歌中,我们经常能看到“斩楼兰”、“破楼兰”这样的话。比如:“不破楼兰终不还”、“辞君一夜取楼兰”、“愿为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等等。这个叫做“楼兰”的西域古国,它前后存在了不过百年,却让无数的文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为之心醉神迷。

    引子:刘贺与刘胜的家族渊源

    如果总结历史上让武威扬名的大事,也许只有这样两件:1. 汉武帝于公元前121年设立酒泉郡、武威郡,并于随后设立张掖郡和敦煌郡。这就是有名的河西四郡,武威这个用以彰显大汉帝国军队的武功军威的地名从此便被中国人叫得响亮;2. 东汉铜奔马1969年10月于雷台汉墓出土,并在1983年10月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中国旅游标志,随后被定为国宝级文物,进而使武威名扬世界。

    那么,楼兰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引起人们如此浓厚的兴趣?为何一个偌大的国家就这么神秘消失在沙漠中了?

    海昏侯刘贺与中山王刘胜,都与汉武帝刘彻有密切的血缘关系,在西汉的皇族中占据着特殊的地位。

    汉帝国设立武威郡的意义除了打通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通道、将中原先进的农耕文明带入河西走廊之外,分明还有着将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分成东西两个部分,让他们再也难以联通成为整体,对中原王朝造成更大的威胁。这个历史学家们已经讲得很多,我们主要讲第二件事。

    楼兰——兵家必争之地

    中山王刘胜是汉武帝刘彻的哥哥,两人都是汉景帝刘启的儿子,为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汉景帝于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封刘胜为中山王,这一年刘彻还不满三岁。汉景帝后元三年(公元前141年),十五岁的刘彻登基,继承皇位,成为汉武帝。此时,刘胜仍然是中山王。他在位长达42年之久,直到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去世,谥号“中山靖王”。

    图片 3

    在远古时期,楼兰就有人类居住繁衍。这里挖掘出的最早的遗迹,貌似是母系氏族公社时期的,这一时期女性的墓葬都比较豪华。随后他们进入了父系氏族阶段,挖掘出一些很好的男性墓葬,并有太阳形象出现,是一种古老的太阳崇拜。

    海昏侯刘贺是汉武帝刘彻与倾国倾城的李夫人之孙,幼时曾跟随父亲陪同汉武帝登泰山。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他的父亲、第一代昌邑王刘髆(bó,音膊)去世,五岁的刘贺接替昌邑王,在位13年。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汉昭帝驾崩,无子嗣,由刘贺接替当皇帝。但仅27天便被废黜,直到汉宣帝元康三年(公元前63年)被封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34岁的海昏侯刘贺去世。

    1969年,武威这个汉代的中国第三大都市当时还是一个县,这年9月该县新鲜人民公社新鲜大队第十三生产队的村民正在挖防空洞。大概到了10号左右,有个村民一镢头挖下去,感觉地下有坚硬的东西,随后刨去浮土发现了砖头砌的墙体。一同劳动的村民们将砖拆开,于是发现了我们现在所说的雷台汉墓的墓室。

    图片 4

    由此看来,从血缘上讲,刘胜是刘贺的爷爷辈,刘贺是刘胜的孙子辈。其实,刘胜与刘贺两家还有一层鲜为人知的密切关系。

    打着马灯进入,村民们看到墓室放着铜马铜车以及各种殉葬品,他们把这些文物送到了大队部,用麻袋起来搬运到生产队的库房保管。当时,大队并没有向上级报告这件事儿,相反,还采取了封锁消息的做法,以至于公社干部几天后才将传闻落实,要求村民对出土的文物,不能变卖,更不能毁坏,逐级上报,并将收集起来的文物从生产队的库房搬运到武威文庙大殿保护起来。

    楼兰附近的太阳墓

    中山王刘胜有一个儿子叫刘屈氂(máo,音矛),原为涿郡太守,后被汉武帝封为左丞相。巫蛊事件中,刘屈氂按照汉武帝的旨意,将起兵造反的戾太子镇压。第二年,汉武帝派遣李夫人的兄弟、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兵出击匈奴。李广利是刘髆的舅舅,他的女儿又嫁给了刘屈氂的儿子。出征前夕,刘屈氂为李广利送行,于公是左丞相为贰师将军出征壮行,于私是儿女亲家的送别。刘屈氂与李广利相约,共同建议汉武帝立昌邑王刘髆即刘贺的父亲为太子,以安天下。没想到汉武帝闻知此事后大怒,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将左丞相刘屈氂夫妻诛杀,同时逮捕了李广利的妻子。正在与匈奴作战的贰师将军李广利闻讯后,无心恋战,投降匈奴,后来被匈奴所杀。这件事情表明,刘胜家族与刘贺家族之间有着除了血缘关系以外的政治关系。

    图片 5

    在公元前3世纪,楼兰邦国已经建立,并与中原地区有所往来。公元前2世纪,张骞为帮助汉王朝对抗匈奴而出使西域,他曾提到:楼兰是一个“临盐泽”的城郭,最重要的是,楼兰的地理位置乃是交通要道,要到西方去,必然要经过此地;要控制塔里木的政治军事局势、保证经济贸易,皇帝就应当把楼兰握在手中。当然,汉王朝的死对头 — 匈奴人,也是这样想的。接下来的数百年,汉朝和匈奴就在楼兰一地展开了拉锯战,今天楼兰归你,明日入我囊中。楼兰国王苦不堪言,只好派一个儿子到汉朝去当人质,又派另一个儿子到匈奴当人质。汉朝对楼兰的外交政策颇有不满,楼兰国王只得陈书于汉朝皇帝,心酸地解释道:“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

    从中山王刘胜到海昏侯刘贺,他们生活的年代,横跨汉景帝、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四代帝王,正是西汉社会从动荡、贫穷、分裂、混乱,走向稳定、繁荣、统一、强盛的时期,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中山王刘胜墓(图1)与海昏侯刘贺墓(图2),前后相差54年,由于墓主人的祖先相同,地位相似,时代相近,因此其中的随葬品极具传承性和可比性,它们就像历史的多棱镜和万花筒,从不同角度和侧面,见证了一个强盛的西汉,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多方面的发展与变迁。

    图片 6

    经过几番政治与军事的较量,最终,楼兰渐渐脱离了匈奴的控制,转而被汉朝控制。汉朝人诛杀了当时的楼兰王安归,并扶持亲汉的另一位人选称王。这是公元前77年的事。新王虽然有汉人扶持,但仍旧惧怕强大的匈奴,因此他抛弃原先易被匈奴骑兵进攻的都城,迁都到了罗布淖尔荒原南边的都迂泥,不肯再回楼兰。从地理位置上看,这里会比较安全。迁都后的新国家,改名为鄯善。

    图片 7

    需要说明的是,雷台汉墓出土铜车马武士仪仗俑等文物,尤其铜奔马,虽说在甘肃省以往的考古发掘中实属少见,但在这当时仍然没有引起相关方面的足够重视,直到铜奔马被郭沫若看到。郭老说,这件文物如果在北京展出一定会引起轰动。事实也是,铜奔马在北京展出后一鸣惊人,郭老也因此被称作发现铜奔马的伯乐。

    那楼兰这边呢?汉朝就派军队到过去,将此地演变成了屯戍军区,既从事生产,又保障往来汉族人士的安全。鄯善国则在新的土地上耕耘,形成了新的气象。鄯善国存在了多久?从汉、三国、晋,直到北魏时期,鄯善一直有纳贡中原的记录。但不久,强大的柔然兴起,侵占了鄯善,并与北魏征战不休。其后,又有其他民族如高车(维吾尔族先民)攻打鄯善。在纷飞的战火中,鄯善逐渐衰落了……

    图1

    1973年,我国紧随“乒乓外交”之后展开的“文物外交”,在郭沫若,王治秋、夏鼐等同志的积极推荐下,铜奔马得以首次出国展览。当时,国家文物部门从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挑选出文物精品600多件,包括从60万年前的“蓝田人”到13至14世纪的元大都出土文物,主要表现了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人民的智慧创造。 铜奔马就在其中。

    古诗云:“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历史走到这一步,楼兰—鄯善,这一根敏感的古西域神经,终于断掉了。

    图片 8

    这些文物先后法国、英国,日本、罗马尼亚、奥地利、南斯拉夫、瑞典、墨西哥、加拿大、荷兰、比利时、美国等14个国家和地区展出,引起强烈的反响。铜奔马在此次展出中,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海内外人士纷纷发表文章,说它是“无价之宝”,是“中国的‘维纳斯女神’”,是“古典艺术作品的最高峰”。甚至有人说, 因为铜奔马的参展,西方人对马的意象也得到改变——此后,他们再画“天马”时,只要在铜奔马的身上加一对翅膀即可。中国的青铜器因此在西方的世界里“飞”了起来。

    罗布泊干枯导致楼兰最终灭亡

    图2

    图片 9

    楼兰遗址刚被挖掘出的时候,欧洲探险家们不明白,一度兴盛的楼兰怎么会消失?它的军事、经济地位这么重要,后来为什么没有重建?

    一、从“皇帝恩宠”到“太后庇护”

    图片 10

    图片 11

    汉代的同姓王都是皇帝的手足兄弟和至爱子孙,他们受到皇帝的格外关照和恩宠是理所当然的。史书记载,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中山王刘胜与代王刘登、长沙王刘发、济川王刘明到长安朝见汉武帝。汉武帝高兴地宴请各路诸侯王。酒席宴上,乐舞助兴,“胜闻乐声而泣”。当汉武帝寻问原因时,刘胜声泪俱下,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地陈述了朝廷中的群臣用各种不实之词和谎言,污蔑、诋毁诸侯王,图谋分离与皇帝的宗室之情。他引经据典,体物言志,言辞婉转,语惊四座,恳请皇帝看在骨肉至亲的份上,莫听谗言,厚待各路诸侯王。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闻乐对》。汉武帝并没有责罚他,“乃厚诸侯之礼,省有司所奏诸侯事,加亲亲之恩焉。”(见《汉书· 景十三王传》)也就是说,汉武帝不仅以礼厚待这些诸侯王,而且取消了让群臣监视诸侯王的某些做法,给他们以更多的精神自由。这说明,西汉时期诸侯王在皇帝面前还是敢于表达自己意见的。

    这就是武威在中国、在世界声势浩大的第二次扬名,其意义已经不言而喻。今天,我们完全可以说,当时如果没有郭老这位伯乐,武威的这一次扬名恐怕难以做到,而让郭老念念不忘的除了铜奔马之外,还有铜奔马出土地雷台汉墓的一口古井。

    对此,他们尝试给出各种解释,赫定提出“罗布泊游移说”,美国地理学家亨廷顿提出“罗布泊盈亏说”,核心意思都是:这里的水土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因而古城湮灭。赫定认为,罗布泊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逐渐移动,当它移走后,本来水草就贫瘠的楼兰变成了荒漠。“盈亏说”也与此类似。

    被贬为平民长达十年之久的原昌邑王刘贺,也在享受着来自皇帝的恩宠。霍光死后,汉宣帝刘询亲政并迅速铲除了霍氏家族的势力,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汉宣帝亲自派遣山阳郡太守张敞去看望刘贺,深入了解他的生活状况。第二年春天汉宣帝下诏:“盖闻象有罪,舜封之,骨肉之亲,析而不殊。其封故昌邑王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见《汉书· 武五子传》)汉宣帝巧妙地引用舜与象的故事,类比皇帝与诸侯的骨肉亲情,道出了封建社会“家天下”的实质。

    现在,人们去雷台旅游,因为汉墓文物实物大多都被运至兰州保存,导游给大家介绍得最多的是汉墓里的一口古井,而这口古井也因为自身的神奇长期以来总吸引着游客的眼球。据说,古井会“见钱眼开”,能将扔进井里的钱币神奇地放大。

    固然,楼兰地区是缺水的。多处历史记载都提到,此地“沙卤少田”。人类居住生产也大量消耗当地宝贵的林木,环境想必遭到破坏。但如果居民专心经营,蓄水、耕种、贸易,也未见得致使楼兰完全湮没。

    汉代的诸侯王除了皇帝的恩宠外,往往还受到太后或太皇太后的格外庇护,或者说,太后或太皇太后就是那些诸侯王们的保护伞。刘胜的妻子窦绾墓中出土了一件旷世珍品——长信宫灯(图3)。此灯青铜材质,通体鎏金,精美华贵,惊艳世界。尤其是执灯宫女神态安详,左手执灯,右臂上扬,袖口自然下垂,燃灯产生的烟灰通过右臂吸入体内,以保持室内的清洁。此外,灯盘、灯罩可随意转动开合调节照射方向,设计科学巧妙。上部灯座底部周边有一行铭文为:“长信尚浴,……今内者卧。”

    古井位于雷台东南角,距墓道入口2米处,贯穿了整个夯土层,与墓道相邻,一直修到古墓中。古井深12.8米,是用典型的汉代古薄砖砌成。底部以“人字形”方式砌成,在我国考古中也不多见。这可能也是郭老对他念念不忘的重要原因。

    我们根据历史资料发现,战争是这片地方不得休养生息的重要原因。作为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它兴盛繁荣了起来;又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如此重要,它落入频繁战争的铁蹄下。和平时期,它可以屯田、贸易,战争时期就国破家亡、居民外迁。

    图片 12

    图片 13

    那么,楼兰最后一次破灭后,为什么没有某个强大的邻国再次扶持起它了呢?这和丝绸之路北道的开辟有关。楼兰所在的丝绸之路属于南路。楼兰之所以成为汉朝时期丝绸之路上的关键点,并不是因为这条路平坦好走,而是如果不走这儿,汉朝人就得穿过匈奴在北方的势力范围。

    图3

    图片 14

    但这一情形后来发生了改变。公元5世纪,匈奴一族已走向没落。而中原人也更倾向于从丝绸之路的北道进入西域。据载,公元4世纪,河西走廊的北凉王朝(十六国之一)已经拥有了高昌城,作为新的进入塔里木盆地的入口。在唐代,西域民族把持着高昌,阻扰唐朝人进入西域。有人曾提议李世民重开楼兰古道,恢复楼兰昔日的光辉,从此进入西域。但李世民霸气逼人,直接派兵攻打高昌,夺下了这座城,使北道通畅。这样一来,还有什么必要重新建造楼兰呢?

    “长信尚浴”是指长信宫尚浴府所使用的器物,“内者”是指管理皇宫少府中的官员。据《三辅黄图》记载,长信宫是长乐宫中的一处重要建筑,“汉太后常居之”。从汉景帝时代到汉武帝初期,长信宫的主人一直是汉文帝的皇后窦氏。窦氏是汉景帝刘启的太后,汉武帝刘彻和中山王刘胜的太皇太后。据推测,刘胜的妻子窦绾就是窦太后家的人,这件长信宫灯或许作为陪嫁品来到中山王家。刘胜夫妇将它视为至宝,死后放在身边。这反映了皇族子弟、诸侯王,与太后、太皇太后之间的一种特殊联姻关系。

    古井用砖堆砌而成,砖与砖之间没有使用任何粘合材料,经历了1000多年的历史,井壁的砖大部分已经严重风化,只有井底的部分壁砖仍保存良好。经过测绘,工作人员发现它并不是一口垂直的井,开口处直径0.95米,井底直径0.86米,而井中部的直径达1.15米,古井整体呈腰鼓状。古井能够“见钱眼开”的原因就在于这种“特殊”的构造。

    就这样,楼兰——这座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辉煌500多年后,逐渐没有了人烟,在历史舞台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被废黜皇位的刘贺,同样受到太后的庇护。当时,群臣奏言:“古者废放之人屏于远方,不及以政,请徙王贺汉中房陵县。”也就是说,按照以往的规矩,为了不让被废弃的刘贺干预朝政,要把他流放到汉中郡的房陵县。古时的房陵县,边远贫瘠,交通不便,是流放罪人的地方。照此做法必置刘贺于死地。然而上官太后并没有同意,她下诏“废贺归故国,赐汤沐邑二千户,故王财物皆与贺。及哀王(指刘髆)女四人各赐汤沐邑千户。”(见《汉书· 武五子传》)按照上官太后的安排,刘贺不仅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住在天下最富裕的地区,而且还享受着故昌邑王的全部家财。汤沐邑是指能够保证一家温饱的邑户。刘贺本人享有2000户,她的四个姐妹每人享有1000户,加起来就是6000户,这就相当于一个中等诸侯的待遇。可见,在上官太后的庇护下,刘贺不仅保住了性命,而且还保住了丰厚的家产和优越的生活。

    然而,古墓里的古井有何作用呢?一些人的说法是,墓室主人在墓道中凿井,寓意着富有和尊贵。但事实可能不至于此,雷台汉墓虽然没有防水设备,却是有防水处理的,墓室的中央是凸起的,若遇到上方渗水,便会向本周扩散、下渗。也许,古井当年是守墓的人们用来量地下的水位的——当古井的水位上升至一定程度,人们便会判断出古墓是否被淹,进而采取相应的一些保护措施。

    加入“知力中小学生科学群”

    刘贺当海昏侯后,曾经多次上书上官太后,其中一件名谒上写着:“妾待昧死 再拜 上书 主 太后陛下”(图4)。其他名谒上也有内容类似的文字。这无疑说明,刘贺即使到了偏远的豫章郡,也没有忘记上官太后对他的恩情。

    图片 15

    青少年科普内容与活动、粉丝福利!

    图片 16

    但是,很遗憾,从墓主人被埋进去至被发现后的1800多年时光里,古墓一直没有被地下水淹过,古井也一直没派上用场。这就是说,在这1800年里武威的地下水位一直就没有上升至古井的“警戒高度”,而1993年古井的逐渐干涸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一地区的生态的变化。

    在这里抢先获得!

    图4

    “见钱眼开”的古井在这里被我们引向了一个生态的话题,也许,古井正在用自己近2000年的历史经历告诉当下的人们,对于生态的问题是不可以“见钱眼开”的,而武威如果变成一片荒漠将何以武威呢?这么一说,古井以“人字形”方式砌成的底部更加耐人寻味。(文|路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

    在汉代初期的政治生态中,太后是仅次于皇帝的重要统治者,其地位和权势在某种意义上决定着国家的命运。汉高帝的吕后,曾经临朝称制,号令全国。汉文帝的窦后,在汉景帝时期一直参与朝政,直到汉武帝当政,年迈的太皇太后仍然要求刘彻以黄老之术治理国家。正是看到了母壮子幼、外戚干政的各种弊端,汉武帝在立刘弗陵为太子时,将他的母亲赵氏赐死。从此,太后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回复到比较正常的状态。

    责任编辑:

    上线啦!

    二、从“郡国铸币”到“三官铸钱”

    知力君根据科普文章的主题和中小学生的学业拓展,形成每日一题,帮助青少年课内课外有效结合!

    在中山王刘胜与海昏侯刘贺的随葬品中,都有大量的汉代铜钱。刘胜墓共出土铜钱2317枚,除1枚出土于南耳室外,余皆分别出土于象征厅堂及内室的中室和后室。中室的铜钱成堆放置,后室则以麻绳为缗,串起来放置在漆盒中。此外,在刘胜夫人窦绾墓中也出土了1891枚铜钱。总计达到4408枚之多(图5)。而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铜钱数量更是惊人,在位于北藏椁的钱库中,就堆放着超过10吨重的铜钱(图6),总数竟然达到200万枚以上,令人叹为观止!

    结合本期的这篇科普文章,

    图片 17

    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

    图5

    【初中历史】知识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8

    责任编辑:

    图6

    两座汉墓中所埋藏的大量铜钱,都是汉代开始发行和使用的五铢钱,俗称“汉五铢”。汉五铢是我国钱币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货币,历经七百多年的沧桑,因此也叫“长寿钱”。不过,满城汉墓中的汉五铢,大部分都是“郡国五铢”,即由各郡国自行铸造的五铢钱(图7);少部分是“三官五铢”,即由“上林三官”代表国家铸造的五铢钱(图8)。而刘贺墓中出土的铜钱,基本上都是“三官五铢”,铸造的年代大都集中在武帝、昭帝、宣帝三个历史时期,前后跨越大约50余年。

    图片 19

    图7

    图片 20

    图8

    据史料记载,“汉五铢”最早是汉武帝在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下令铸造的。在这之前,国内通行的货币主要有榆荚半两、八铢半两、四铢半两、三铢钱等,均由各地铸行。此外,朝廷还制造了白鹿皮币、白金三品、云纹铜牌等钱币。上述钱币有的不能进入流通领域,有的是巨额不足值,有的仅为一种辅币。西汉开国后的几十年间,货币处于一种币值不定、或大或小、钱法紊乱、盗铸横行的局面。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汉武帝为了统一货币,使铜钱形制规范、轻重适中、铸工精美、使用方便,“罢半两钱,行五铢钱”,开创了一种新的币制。

    最初的五铢钱是由各郡国分别铸造的。郡,指郡县;国,指诸侯国,因此叫“郡国五铢”。由于开始铸造的时间为元狩五年,因此也叫“元狩五铢”。“郡国五铢”铸行两年后,便出现了“郡国多奸铸钱,钱多轻”的现象。“多奸铸钱”是指使用便宜的铅、锡等金属掺进贵重的铜里铸钱,致使形状相同的五铢钱重量较轻。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公卿请令京师铸钟官赤侧,一当五,赋官用非赤侧不得行”,开始铸行“赤侧五铢”。这种“赤侧五铢”是以红铜作为钱的边缘,但使用起来也不方便,很快就被废除了。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汉武帝下决心将铸币权集于中央,“悉禁郡国无铸钱,专令上林三官铸,钱既多,而令天下非三官钱不得行,诸郡国所前铸钱皆废销之,输其铜三官。”(以上均见《史记· 平准书》)这里的“上林三官”是指由水衡都尉掌管的上林苑所设置的均输令、钟官令和辨铜令,由他们共同负责铸钱。至此,“郡国五铢”废止,全国通行“三官五铢”。

    满城汉墓中的铜钱,真实地反映了从“郡国五铢”到“三官五铢”的转变;而海昏侯墓中的铜钱,无疑印证了至少到汉宣帝时期这个转变已经胜利完成。由国家统一行使铸币权,一是使全国的经济命脉牢牢掌握在中央政权之下,对于统一全国的市场、物价有重要意义。二是极大地消弱了诸侯国的经济实力,堵塞了他们通过违法铸币积累财富的渠道。三是有效地保持了币值的长期稳定,人们有了积累、贮藏和转移财富的手段,社会的富裕程度显著增加,从而增强了国家的经济实力和民族的凝聚力。可以说,西汉开创了由中央集权的封建社会统一铸币的先河,而刘胜与刘贺墓中的铜钱就是这个重大历史事件的有力见证。

    三、从“赏赐黄金”到“助祭献金”

    西汉是一个多金的时代。据《汉书》记载,西汉皇帝曾频频以黄金赏赐有功之臣,汉武帝赏赐大将卫青黄金20万斤,赏赐霍去病55万斤。有人统计西汉赐金的总额达到89万斤之巨!

    当然,汉代的皇帝也会将黄金赏赐给诸王列侯。满城汉墓出土金饼69枚,其中刘胜墓40枚,窦绾墓29枚,每枚金饼重量为16~18克(图9),是当时考古发掘中埋藏黄金最多的汉墓之一。此外,墓中所有贵重的金属物品都带有灿烂的鎏金装饰。

    图片 21

    图9

    而海昏侯墓出土的黄金之多,更是创下了汉墓之最。据统计,各类金器多达478件,包括金饼、马蹄金、麟趾金、金版等(图10)。据《汉书· 武帝纪》记载,西汉太始二年(公元前95年)汉武帝发布诏书:“有司议曰,往者朕郊见上帝,西登陇首,获白麟以馈宗庙,渥洼水出天马,泰山见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马蹄以协瑞焉。”于是,汉武帝命人铸造麟趾、马蹄形的黄金以应祥瑞,并用来颁赐给诸侯王。海昏侯墓出土的马蹄金和麟趾金,器型完整,造型精美,周边饰有麦穗纹、水波纹等不同纹样,还镶嵌着贵重的琉璃,显然是来自皇帝的赏赐。

    图片 22

    图片 23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出土地雷台汉墓的古井1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