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世界史 > 有位大臣上书劝谏,在晚清的翻译与使用

有位大臣上书劝谏,在晚清的翻译与使用

发布时间:2019-11-19 21:08编辑:世界史浏览(152)

    原标题:No.896 熊月之 | “自由”、“民主”、“总统”在晚清的翻译与使用

    原标题:有位大臣上书劝谏,看法与贾诩一致,曹丕为何却将其处死

    原标题:何新西方伪史考:意大利罗马的主教何时成为教皇?(2)

    “自由”、“民主”、“总统”

    (灿烂海滩原创作品,严禁转载)

    何新西方伪史考:

    在晚清的翻译与使用

    今天的三国成语故事见于《三国志•文帝纪》注引《魏略》,时间是在献帝延康元年(公元220年),主人公名叫霍性。原文如下:

    意大利罗马的主教何时成为教皇?(2)

    熊月之 | 文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1

    (2013-11-15)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2

    王将出征,度支中郎将新平霍性上疏谏曰:“……兵书曰‘战,危事也’是以六国力战,强秦承弊,豳王不争,周道用兴。愚谓大王且当委重本朝而守其雌,抗威虎卧,功业可成。而今创基,便复起兵,兵者凶器,必有凶扰,扰则思乱,乱出不意。臣谓此危,危于累卵……诚愿大王揆古察今,深谋远虑,与三事大夫算其长短。臣沐浴先王之遇,又初改政,复受重任,虽知言触龙鳞,阿谀近福,窃感所诵,危而不持。”奏通,帝怒,遣刺奸就考,竟杀之。既而悔之,追原不及。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3

    本文主要探讨自由、民主、总统这三个词汇在晚清的翻译与使用。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4

    教皇庇护五世

    这段记载的大意是:曹丕即将出征讨伐东吴,度支中郎将霍性上奏劝谏道:“……兵书上说‘战,危事也’。因此战国时期六国激烈交战,而使得秦国坐收渔利;豳王不争,使得周朝的道义兴盛。微臣认为大王应当将重心放在朝中,以柔道自守,不与他国相争,抗威如卧虎,功业自然可以成就。可是现在基业刚刚创立,就要再次起兵。战争是凶器,一定会有凶扰,凶扰就会出现思乱,祸乱也会意想不到。微臣称这些为危,就像堆起的鸡蛋,随时都有塌下打碎的可能……微臣诚恳地希望大王观察古今,深谋远虑,与三公仔细斟酌。臣受惠于先王(曹操)的恩遇,如今又被大王委以重任,虽然深知此言会触怒龙鳞,但又不愿一味地阿谀奉承来博取名利。”

    罗马教廷及罗马教宗本来没有主宰世界基督教事务的权力。这种权力是中世纪欧亚政治和宗教演变的结果。

    自由(Liberty),在马礼逊《字典》(1822)中,译为“自由之理”。在麦都思《英汉字典》(1847)中,被译为“自主,自主之权,任意擅专,自由得意”,以中文“自由”二字释Liberty自此始。在罗存德的《英华字典》(1866)中,被解释为“自主,自由,治己之权,自操之权,自主之理”,并加了,natural liberty(任从心意),civil liberty(法中任行),political liberty(国治己之权)等具体解释。二十世纪初商务印务馆出版的《华英音韵字典集成》(1902),主要沿用罗存德的解释。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5

    【日耳曼蛮族的兴起和南下】

    “自由”一词在中国典籍中很早就出现。汉代郑玄在《礼记·少仪》“清见不清退”的注文中,已有“去止不敢自由”一语,《三国志·吴书·朱桓传》有 “节度不得自由”之语,古乐府《孔雀东南飞》亦有“吾意久怀忿,汝岂得自由”之句。但这些“自由”都不是作为政治或析学词汇存在的,与近代的自由概念有联系,但不完全相同。

    曹丕看完这道奏章后,勃然大怒,派人将霍性逮捕,最终将其处死。不过,没过多久,曹丕就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

    古代欧洲是游猎民族与游牧民族散居的蛮荒之地。

    1868年7月28日签订的《中美续增新约》中有“自由”一词: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6

    对于欧洲来说,文明的种子来自东方——地中海东岸的亚洲。而欧陆文明的初始之光出现在邻近东方小亚细亚的爱琴海西岸的希腊沿海和地中海西岸的意大利本岛。但是早期意大利居住的拉丁民族属于黑发棕色人种的地中海民族,并不是后来意义上的白种欧罗巴人。

    大清国与大美国,切念民人前往各国, 或愿常住入籍,或随进来往,总听其自便,不得禁阻为是。现在两国人民互相来往,或游历,或贸易,或久居,得以自由,才有利益[1]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本文要介绍的成语,便是霍性口中的“危于累卵”,意为堆起的鸡蛋,随时都有塌下打碎的可能,比喻极度危险。这句成语的最早出处是《史记•范睢蔡泽列传》中的“秦王之国,危于累卵,得臣则安。”

    拉丁民族的罗马帝国,关注的世界主要是东方的亚细亚,而不是北方的欧洲内陆——那里当时被狩猎的落后种族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所占据,罗马人称之为蛮族——野蛮种族。

    这个“自由”的用法与中国古代用法没有多少差别。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7

    公元四世纪,罗马帝国的界线,并没有明显的划出“纯罗马世界”和“纯蛮族”世界两大地区。而早在公元前第一世纪,也就是我国西汉武帝的时候,罗马人开始向蛮族居住的中欧和西欧扩张殖民。到第四世纪,罗马的军队里边雇用了不少的日尔曼佣兵。在罗马贵族的农庄里,也有很多日尔曼奴隶和佃农。

    1885年12月23日,英文《字林西报》的文章中夹有中文“自由党”译名。1887年,《申报》

    曹丕南征东吴,是在孙权刚刚获得夷陵之战胜利后不久。对于曹丕的这个决定,贾诩、王朗、刘晔这些曹魏元老都表示反对。但为何曹丕却偏偏对持同样意见的霍性痛下杀手呢?这大概是因为曹丕刚刚继位,急于树立威信,而对贾诩、王朗、刘晔这样的元老们不敢发作,就找了霍性这样一个小人物来立威。

    据西方历史学家记述,日尔曼人最早的老家是波罗的海西部沿岸的地区,也就是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南部、日德兰半岛以及现今德国北部沿海地带,东边呢,到达奥德河。就从这个范围,蛮族逐渐向南延伸到中欧。

    有一篇文章,《论西国自由之理相爱之情》,介绍了自由思想,自由的原则,介绍了培根等人在这方面的理解。文中关于“自由”的原则是这样写的:

    参考书籍:《三国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元初年,他们已经占据了现今的德国,又从这儿向西和向南伸展,东翼的日尔曼部落,经过今天的波兰和乌克兰,定居于黑海以北的大草原。公元第四世纪的时候,日尔曼人,西起莱茵河,东到顿河,面向罗马虎视眈眈,等待机会向南发展;莱茵河的下游有法兰克人,上游则有阿雷曼人;而马可曼人占据着今天的波希米亚一带;汪达尔人、日比代人则是居住在今天的匈牙利平原;由匈牙利平原以东直到顿河之间的是哥德人;居住在法兰克人北方,也就是今天的德国西北地区的,有萨克逊;而盎格鲁人和日德人则是居住在日德兰半岛;萨克逊的东方,住的是苏汇维人;再东就是伦巴第人居住的地区。

    西国之所谓自由者,谓君与民近,其势不相悬殊,上与下通,其情不相隔阂,国中有大事,必集官绅而讨论,而庶民亦得参清议焉。君曰可而民尽曰否,不得行也。民尽曰可,而君独曰否,亦不得行也。盖所谓国事者,君与庶民共之者也。虽有暴君在上,毋得私虐一民。民有罪,君不得曲法以宵之。盖法者,天之所定,人心之公义,非君一人所能予夺其间,故亦毋得私庇一民。维彼庶民,苟能奉公守法,兢兢自爱,怀刑而畏罚,虽至老死,不涉讼庭,不见官长,以优游于牗下,晚饭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富贵,清静贞正以自娱,即贫且贱,何害焉。此之谓自由。[2]

    责任编辑:

    上面这些部族,并非指的是一些不同的民族,而都被西方史家认为是指同一民族——日耳曼人,只不过由于语言和风俗习惯不同而产生的不同部落。根据西方学者的猜测:在民族大迁移以前,日尔曼人在语言和风俗习惯上,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可是,在迁移的过程中,各部落之间失去了联系,因为孤立,逐渐形成语言和风俗习惯的差异。而且,每一个部落为了适应各地不同的环境,必须改变生活方式,也就逐渐造成了文化上的差异,出现了许多日尔曼民的支派。

    这是现在所见到的晚清对西方自由概念的最早具体介绍。在此前后,1885年,傅兰雅与应祖锡翻译《佐治当言》,1890年前后何启、胡礼垣作《新政真诊》,都介绍了自由思想,但都作“自主之权”而不是自由。1895年严复在《论世变之函》一文中,介绍了自由原则对于西方社会的重要性,认为中国与西方比起来,最根本的差异,在于自由与不自由:

    最值得注意的,不是各部落间的差异,而是东西日尔曼人的差异。西部的萨克逊人、苏汇维人、法兰克和阿雷曼人,他们仅仅只是南迁到和原居地的地理环境大致相同的地区,而且,还与居留在原地的盎格鲁人和日德人保持着不少的接触。可是呢,东部的伦巴第人、汪达尔人和哥德(特)人,则迁移到地理环境完全不同的地区。匈牙利平原和黑海以北的草原比较适合游牧生活,所以迁到这地区的日尔曼人,成为卓越的骑士而以畜牧为生。而且邻近的俄罗斯草原,早已成为斯拉夫农民、希腊殖民和亚洲游牧民族(匈奴人、斯基泰人)争逐的地区,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不同的民族先后占据了这个地区,而也先后又被更强的民族所驱逐。

    夫自由一言,真中国历古圣贤之所深畏,而从未尝立以为教者也。彼西人之言曰:唯天生民,各具赋异,得自由者乃为全受。故人人各得自由,国国各得自由,第务令毋相侵损而已。使人自由者,斯为逆天理,喊人道。其杀人、伤人及盗蚀人财物,皆侵人自由之极致也。故侵人自由,虽国君不能,而其刑禁章条,要皆为此设耳[3]

    根据考古学家的发掘,像使用的器具和武器等等,约略可以指出日尔曼人的日常生活和文化发展的路线,又根据实际历史的记载,像凯撒所撰的高卢记、塔西陀所写的日尔曼记,从泰西塔斯以后的蛮族入侵的三百年历史,仍然是空白无知的。当日尔曼人定居以后,他们的法律,大多都是根据古代习惯编辑而成的。盎格鲁人、萨克逊人和斯堪地那维亚等民族文学作品,它们的内容大多属于大迁移时代,从这些残缺的资料,我们可以约略窥见到早期日尔曼人的文物制度。

    1900年《万国公报》从第136册起连载斯宾寒尔《自由篇)) , 1903年严复翻译出版了约翰·穆勒(John S. Mill)的on Liberty,定名《群己权界论》,同年,马君武将此书翻译定名《自由原理》出版,把西方的自由思想比较完整地介绍到了中国。

    根据塔西陀的记载,日尔曼人的社会,有贵族、自由民、由奴隶而获得自由者,以及奴隶等四个阶级。在早期一般的日尔曼群众究竟享有多少自由?近代的历史学家们,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我们可以猜测到的是,因为文化的进步,自由民和贵族之间的距离也随之增加,社会和政治的权力逐渐的集中操纵于贵族们的手中,日尔曼人的家庭是社会的基础,许多的家庭合而为宗族,他们也和其他政治组织还没有健全的原始民族一样,日尔曼人的社会和政治活动中心也是宗族,在族长的领导之下,为全族人的安全负责,即使以武力去对付敌人亦在所不惜。除了对宗族的忠贞之外,还有所谓的“扈从”的习惯。一些好勇的年青人自愿的,隶属于一位富有战争经验和享有声誉的老壮士,他们之间树立了一种关系,也就是个人的忠贞。这些年青人,一方面可以学习战争的技术,另一方面呢,又可以得到老壮士的保护,并且还可以分享战利品。而这些年青人呢,他们都属于贵族阶级,所以“扈从”并不会降低他们原来的身份,而且这种关系,在双方同意之下,可以随时解除。中古封建社会里的“领主”和“附庸”的关系,就正是由这种日尔曼社会关系所演变而来的。

    以上所述,是自由一词及自由思想传入晚清中国的简单过程。

    农耕和战争是日尔曼人生活的两大资源,农耕的单位是农村,而战争的单位则是老壮士们的“扈从”。因此呢,近代的历史学家认为,日尔曼人有两种不同的农村制度。一种是由奴隶操作,老壮士可以坐享其成;而另一种呢,则是由自由民所耕种的,他们本人是地主。耕地呢,大致都划分成两区,轮流耕作或休耕,以保持土地的生产力。自由民的农地也分为两区,每家各分得一块,此外,像牧场、森林这就是属于全村人民所公用的了。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8

    根据塔西陀的记载,由族长组成的会议,操纵了部落式的政府,但是,重要的事件,就得由全体的自由民所组成的会议来决定。在迁移的过程中,许多部落又组成更大的团体。到了入侵罗马帝国之前,所有的日尔曼各部族,几乎都由国王所统治,而以族长组成的会议来辅助国王,但是各民族王权的演变并不完全一致,而国王的职权呢,也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国王个人的强弱,以及环境好坏往往是决定王权大或小的因素。不过,我们应该说,日尔曼人所谓的国王,实际上不过是部落的酋长,他主要的任务,是领导人民作战。

    早期日尔曼人的社会和政治观念,完全是基于个人关系,所谓地域国家的观念并不存在。这种个人关系的观念,最明显表现是在他们的法律方面。日尔曼人的法律和罗马人的法律不同,罗马法律,是由政府制定和法官们处理事物的先例所造成的结果;而日尔曼人的法律呢,则是代代相传的民俗惯例。一个犯罪行为,并不被视为违反国家的行为,而只是违反个人的行为,法律只是为受害者追捕所受损害的方法,因此诉讼,只是个人的私事,法庭不过只是调停人而已,处理的方法也不是根据人证和物证,而是根据一方的宣誓或接受神断法。犯罪行为,包括杀人罪,全都可以用罚款来抵消,依照被杀者地位的高低来决定罚款的多少,由此可见,日尔曼人尊重个人权利的观念。

    民主(Democracy),在马礼逊《字典》里,解释为“既不可无人统率亦不可多人乱管”。仅此一句,大概他找不出合适的中文词汇,所以要用一句话来表达。在麦都思的《英汉字典》里,解释为“众人的国统,众人的治理,多人乱管,小民弄权”,似意存贬抑。罗存德《英华字典》解释与麦都思类似,“民政,众人管辖,白一姓弄权”。商务印书馆的《华英音韵字典集成》的解释,与罗存德的语气上略有差异,“民政,白一姓操权,民主之国政”,将“弄权”改为“操权”。如果说,在麦都思那里,对Democracy还基本持贬义的话,那么,到二十世纪初,在商务印书馆的词典中,至少已是中性词汇了。

    日尔曼人,很早就想在罗马帝国境内定居,帝国土地的肥沃、城镇的富庶,对他们有巨大吸引力。起初,罗马皇帝不断地和试图越过莱茵河和多瑙河的日耳曼部落交战。当帝国强盛时,入侵的蛮族不难击退。但是,从三世纪以来,罗马连年内战,政治腐败,人口锐减,帝国日渐衰弱,军队中也招募雇用了不少的蛮族人,连以前只操在罗马人手中的指挥权,也逐渐转移到蛮族酋长手中。这时,许多日尔曼移民便定居在罗马境内。

    在中文里,民主本来的含义是“民之主”。《尚书》。云:“简代夏作民主” ;《左传》云: “其语偷不似民主”。这些民主都是民之主; 在晚清,“民主”一词的含义,不完全与西文Democracy对应,有时指民主政体。

    【民族大迁徙运动】

    1864年,丁匙良在《万国公法》中多次使用“民主”一词:“美合邦之大法,保各邦永归民主,无外敌侵伐”[4];“若民主之国则公举首领官长,均由自主,一循国法”[5];遣使接使之职,“在民主之国,或系首领执掌,或系国会执掌,或系首领、国会合行执掌”[6]。其后,中国出使人员在谈到民主政体时,普遍使用这一词语。1870年代,郭高熹在日记中多次使用这一词汇:“刘云生云:此法诚善,然非民主之国,则势有所不行。西洋所以享国长久,君民兼主国政故也”。[7]

    早在公元初期,中亚和东欧以及北欧的半游牧民族,已经开始了历史上最著名的民族大迁移运动。

    “西洋立国,有君主、民主之分,而其事权一操之议院,是以民气为强”[8]。黄遵宪在《日本国志》中称,世界各国“有一人专制称为君主者,有庶人议政称为民主者,有上下分任事权称为君民共主者”,[9]。这里的民主,已主要是“民为主”了。

    这场民族大迁移的原因,是中国历史上两汉讨伐匈奴的战争。匈奴民族被汉朝击败分裂为二,南匈奴逐渐被汉民族所同化,而北匈奴的一些部落远走中亚,转而西向欧洲,于是形成了后浪推前浪的连锁反应,他们把原来居住在中欧草原地区的日耳曼——哥德民族向西压迫、驱逐,日尔曼蛮族大批进入加强罗马帝国的境内。

    晚清“民主”一词有时指“民之主”,是民主国家元首的意思,《万国公报》曾多次在这个意义上使用“民主”:“美国民主易人”、“选举民主” [10]。“美国民主曰伯理玺天德,自华盛顿为始”[11]。1890年11月这个“民之主”与中国古代“民之主”在词性上是相同的,但含义却不同,有 “民为主”的意思。《万国公报》刊载华盛顿像,标题便是“大美开国民主华盛顿像”。“民主”这个旧词新用,巧妙地利用了汉字构词的灵活性。

    第五世纪的公元406年,防守莱茵河及多瑙河的罗马军队全面退却,蛮族大举涌进。公元410年,哥德人的一支军队,在阿拉利克的率领之下,侵入了意大利大利攻陷了罗马城,洗劫了罗马长达六天之久。这是一件震撼罗马世界的大事,此时正值我国东晋末年,刘裕掌权之际。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9

    法兰克人、布根地人、西哥德人,侵入罗马帝国的高卢地区。西哥德人就定居在罗亚尔河与比里牛斯山之间。不久,罗马皇帝只得承认西哥德人为盟友。西哥德人和汪达尔人,又越过比里牛斯山,向西班牙推进。汪达尔人,更由西班牙渡过直布罗陀海峡而入侵北非。他们围攻了当时有名的圣奥斯定主教所驻在的希波城,当时奥斯定主教已是病重垂危之际,罗马皇帝竟束手无策,不得已在奥斯定主教死后的435年,承认汪达尔人为盟友。

    汪达尔人在北非建立王国以后,以迦太基港为基础,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海军,从事海盗的活动。公元455年,攻陷罗马半个月之内,罗马城被洗劫一空,古迹文物的被毁,可谓空前。这一年,正是我国北魏的太武帝在位期间。罗马军队的一支主力,也在这段时间从大不列颠撤了回来。于是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就乘这个机会渡海占领了大不列颠岛。

    总统(President),马礼逊《字典》中,译为“长,头目”。在麦都思《英汉字典》中,译为“监督,头目,尚书,正堂,天卿,地卿”等。在罗存德的《英华字典》中,除了沿用麦都思的翻译,另外加了一句话:“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花旗合部大宪”。在商务印书馆的《华英音韵字典集成》中,也有这句英文,但中文释义已是“美国总统”。

    对于日耳曼蛮族的入侵,罗马作家圣热罗尼莫曾这样感叹:“我一想起我们这时代的灾难,我的心便觉得悲伤,在君士坦丁堡和亚平宁山之间,罗马人的血倾流了20年之久,各省都遭到了蹂躏和洗劫,不知道,有多少贵妇贞女,没有遭到那些野兽们的戏弄!主教被掳了、司铎及各级神职人员被杀了、圣堂被毁了、战马系在祭台旁,就好像在马厩一样、殉道者的遗骸,被弃置在地上;各处在举丧、各处在悲叹、各处也都呈现出死亡的气象,罗马的世界倾颓了!”

    民主国家的总统制,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陌生的东西,所以,在近代开头几十年里,对President所用的译名称呼有好几个:

    【基督教在蛮族的传播】

    一、头人。1817年(嘉庆二十二年)两广总督蒋枚钻在向朝廷报告有关美国船只走私鸦片问题时,称米利坚“该夷并无国主,止有头人,系部落中公举数人,拈阉轮充,四年一换。贸易事务,任听各人自行出本经营,亦非头人主持差派[12]。

    起源于亚洲的基督教,最早是在罗马帝国边缘的蛮族中得到传播。

    二、总理。1819年麦都思编写的《地理便童略传》,将美国元首称为“总理”:六十九问:花旗国之朝廷如何?答曰:花旗国之朝廷,略像英吉利之朝廷,都有两大会,治理法律、粮税等事,惟花旗国无土,反有一人称总理者治国家的事,其在任四年,然后他人得位[13]。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有一个外叫武斐拉的哥德人,他来到了罗马帝国的东半部,在那里受到了很好的教育,而且还被祝圣成神父,更在公元351年被祝圣为君士坦丁堡的主教。很不幸的呢,“亚略异端”当时在东方正占着上风,武斐拉也受到感染和影响,而当时的哥德人,还没有发明自己的文字,武斐拉发明了一种便于书写的文字,他就用这种文字把圣经的大部份都翻译成哥德文,为了将福音传给他的同胞,在他的圣经翻译本中,加上了亚略派的解释,哥德人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接受了亚略派异端。又由于他们的迁移,也就在其他的日尔曼民族中,助长了亚略派异端的传播。

    三、国主。1838年郭实腊在新加坡出版的《古今万国纲鉴》卷二十《亚墨理驾列国之史》称美国元首为“国主”:

    汪达尔人在北非建立“汪达尔王国”,族人中大多数也是“亚略异端”的狂热信徒。

    民不服虐政,择国之尊贵者为公会摄国政,乘力驱逐英吉利军--一国主被民选,或三年或六年,承接大统也。各省设公会,且此公会之尊贵人,赴国之大统合院,商量妥议国事[14]。

    第五世纪初叶,不少日尔曼部落信奉基督教,不过,所信也都是“亚略异端”。

    四、酋、酋长、大酋。鸦片战争前叶钟进《英吉利国夷情记略》中称,米利坚“设十二酋长以理事”,“酋死,复公举之”。魏源在《海国图志》中称美国总统为“大酋”:美国全国“公举一大酋总摄之,匪惟不世及,且不四载即受代”[15]。

    公元407年~410年间,日耳曼蛮族西哥特人首领阿拉里克率领的军队对罗马帝国的王都罗马进行了声势浩大的三次围攻,破城后在城内任意抢掠焚烧三天。从此罗马城彻底败落。西哥特人是游牧民族,他们劫掠意大利后,继续吸进到西班牙。

    五、邦长。1860年洪仁玕在《资政新篇》中称美国“邦长五年一任,限以棒禄,任满则养尊处优,各省再举”。

    402年西罗马帝国霍诺留皇帝为躲避蛮族的攻击,把首府迁到米兰,又迁到拉文纳。拉文纳通向亚得里亚海的重要海港,同时也是罗马帝国后期以及中古意大利的行政中心。实际上此后几百年里,欧洲的政治和宗教中心都在拉文纳。

    六、统领、总统领、大统领、总统。

    5世纪后期东哥特人崛起,在493年征服了意大利半岛。当东哥特的领袖狄奥多里克(Theodoric)死后,公元535年,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派将军贝利撒留出兵意大利,在554年打败东哥特人,恢复了古罗马帝国在意大利的领土,东哥特王国灭亡。从公元6世纪开始,拉文纳成为了东罗马帝国在欧洲的首府。

    从鸦片战争以前到1870年代,这类称呼很多。1838、年袖管裨治文出版的《美理哥合省国志略》,称美国元首为“统领”。1844年梁廷楠在《合省国说》中沿用“统领”之名:“通国设一统领,又设一副统领为之佐”。1844年徐继人舍在《赢寰考略》中写道:美国在二十六部正统领之中,“又推一总统领,居于京城,专主会盟、战伐之事,各部皆听命。其推择之法,与推择各部统领同,亦以四年为任满,再任则八年”[16]。

    6世纪的后期,意大利被新来的另一支日耳曼蛮族伦巴第人入侵,东罗马人撤退,东哥徳人被消灭,此后从历史中消失。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位大臣上书劝谏,在晚清的翻译与使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