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世界史 > 考古发现了滇王金印,中国公共考古论坛

考古发现了滇王金印,中国公共考古论坛

发布时间:2019-11-02 02:39编辑:世界史浏览(119)

     首都北京,一座世界闻名的历史文化古城。

    10月29日、30日,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将在湖北省天门市举办。据介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起和组织的“中国公共考古论坛”已经连续举办了三届,在全国各地考古文博单位、高校、媒体和考古文物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下,已经成为国内最高级别的公共考古学盛会。论坛旨在搭建一个公共考古研究与交流的平台,促进公共考古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提升公众对考古学的认知和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上,今年的公共研讨环节将以全新的面貌面世,挑选8项有特色的公共考古活动。这些活动将以沙龙的形式,着重于对公共考古活动所面临的问题和发展方向进行讨论、交流,以期提升公共考古的成效,完善公共考古的理论和实践。此次论坛还将挑选一些优质的公共考古活动在联合网络平台上发布。论坛期间,中国考古网将和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北省博物馆、天门市博物馆的官网联合对论坛做全面解析,并从9月5日开始进行预热解读。中国考古网官方新浪微博将组织有奖答题活动,胜出者(前10名)将会获赠由会务组提供的《考古学人访谈录I》和《曾侯乙》图录(含光盘)各一册。论坛咨询邮箱:ggkaoguluntan@163.com

    古滇国历史渊源

     早在1982年,国务院核定公布第一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北京就以保存文物极为丰富、古代都城风貌较完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众多等特征,位列其中。

    滇国,公元前278年至公元前115年,是中国西南边疆古代民族建立的古王国,境内主要民族是古代越民族的一支,历史学家惯称滇族。公元前278年,楚将庄硚率领一支队伍到达云南,目的是征服云南人归附楚国,后因归路被秦国所断,就在云南建立滇国,都城在今晋宁县晋城。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滇国在云南历史上大约存在五百年,出现于战国初期而消失于东汉初年。公元前339年,楚国欲将势力范围扩展到西南,派楚将庄蹻入滇。不久,秦国灭了巴国和蜀国,庄蹻失去与楚国本土的联系,在庄蹻入滇之前的若干年里,滇人青铜文化进入鼎盛时期。在楚顷襄王时,庄奉命南征,领兵通过黔中郡,经过沅水往南,攻略西南。连克且兰(今贵州省福泉市一带),征服夜郎(今贵州省桐梓县一带),攻到滇池(今昆明市一带),征服黔中、夜郎、滇等地区。庄以兵威戡定其地属楚,正要归报楚王,而楚国巫郡、黔中郡在公元前277年时再度被秦国攻占,庄回国之路断绝,遂留在滇池自立为滇王,号“庄王”。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兵临滇国,滇王举国投降并请置吏入朝。于是汉武帝赐给滇王王印,令其复长其民,这枚纯金铸就滇王印。此后,汉武帝在云南设置了益州郡,滇王权利被郡守取代,从此受制于汉王朝的郡县制度。汉人迁入让内地文化从此大规模地进入云南,在短短100年过程中,滇人文化发生了急剧变化,到公元1世纪,荣耀一时的云南青铜文化就完全融入到铁器文化之中。《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楚顷襄王时(公元前298年至公元前263年)使将军庄将兵循江上,略近蜀黔中以西。至滇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沃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东汉时,随着汉朝郡县制的推广、巩固以及大量汉族的迁入,滇国和滇族被逐渐分解、融合、同化,最终完全消失。据黄懿陆《滇国史》的考证,古滇国当在东汉元初二年(公元前115年)才完全灭亡。 1956年云南晋宁县石寨山滇王墓出土,印作蟠蛇纽,蛇背有鳞纹,蛇首昂首向右上方。高1.8厘米、边长2.3厘米,重89.5克。纽和印身是分别铸成后焊接起来的。1955年至1960年,考古工作者们在滇池之滨的晋宁县石寨山发掘了战国到西汉时期的古墓葬50座,出土文物4000多件,绝大多数是青铜器,说明墓葬的主人们生活在云南青铜文化的鼎盛时期。1956年,石寨山6号墓出现了令学者们震惊的发现:一颗金质的“滇王之印”被挖出来,《史记》有关汉武帝“赐滇王王印”史实得到了印证,这充分说明古滇王国确实存在。

     以明清时期北京护城河及其遗址在内的北京旧城,是古代中国都市计划的杰作,是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点地区。

    考古发现滇王金印

     中国城科会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秘书长,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邱跃介绍说,截至目前,北京共公布21批历史文化资源。

    滇王金印是两千多年前的一枚印章,这枚印章揭开了中国历史上古滇国的秘密。它的发现还与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郭沫若先生有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和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来到了云南省博物馆。在这里,郭老见到了一些形制特别的古代青铜器,有的雕着牛、有的刻着鹿,还有的装饰着蛇的图案。 对中国历史深有研究的郭老,看到这批珍贵的发掘文物,联想到了两千多年前生活在云南滇池附近的古滇国,滇王金印揭开了古滇王国的神秘面纱。1953年秋天,一位汪姓古董商人拿着五六件青铜兵器想卖给博物馆,当时云南省博物馆的孙太初看了这几件兵器后,请示领导同意将汪姓商人手中的青铜兵器买下,但不知是古董商不愿说,还是确实不知道这些青铜兵器的出土地和收购地,孙太初始终没有问出青铜兵器的出处。1954年10月,云南省博物馆抽派熊瑛、蔡佑芬两人到晋宁县作一次实地调查,调查的结果证明出土文物的地点在距小梁王山南面不远的石寨山。熊瑛等人从石寨村农民手中又征集到几件青铜兵器及一件磨制的非常精致的古代石犁。村中老人说,这座小山也是村里的风水宝地,村里人去世后大都埋葬在此,多年以来石寨山的村民在山上经常会挖到各种青铜器,村民不懂都当成废铜卖。鉴于这些重要的调查线索,省博物馆决定马上报请上级批准进行一次清理发掘。1955年3月,由文物专家组成的考古队在石寨山作了第一次清理性发掘,这次发掘出土了各类青铜器数百件,最为珍贵的是两件贮贝器,一件盖子上铸有2.5厘米至6厘米的18个立体人物,反映了古代的纺织场面;另一件是反映杀人祭祀场面的。1956年第二次更大规模的发掘,考古队员清理了20座墓葬,出土了青铜器、金器、铁器、玉器、玛瑙、绿松石、石器、陶器等文物3000件,其中青铜器约占全部出土文物的80%左右。在第二次发掘清理6号墓的漆棺底部时,一个不大的被泥土包裹着的方形物体引起了孙太初的注意,当他小心地用软毛刷刷干净外面的泥土后,一枚金光闪闪的金印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这枚金印上有四个汉字,经过辩认为“滇王之印”。后来经细查,这枚出土于6号墓漆棺底部的金印“通体完好如新”,印作蟠蛇纽,蛇背有鳞纹,蛇首昂首向右上方。印面每边长2.4厘米,印身厚0.7厘米,通纽高2厘米,重90克。纽和印身是分别铸成后焊接起来的。文乃凿成,笔划两边的凿痕犹可辨识,篆书,白文四字,曰“滇王之印”。根据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传》中的记载:汉武帝元封二年,滇王尝羌降于汉,汉“赐滇王王印,复长其民”。

     这其中,包括世界文化遗产6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98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55项、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31项、地下文物埋藏区56处、历史文化保护区43片、“挂牌保护院落”658处、优秀近现代建筑71处、历史文化名镇名村5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74个、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14个。

    古滇国文化独特

     回首30年,北京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走过了哪些历程,又取得了哪些经验?

    古滇王国是云南古代少数民族建立的奴隶制帝国,勃兴于滇池之滨,鼎盛于战国至西汉时代。由于偏居西南一隅,远离中原文化视野。古滇国曾长期湮灭于历史尘埃之中,显得神秘而离奇。云南在公元前七世纪就已存在了一种独具风格的青铜文化。当时的古滇国民族很少受中原传统礼教的束缚,无论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法,都显得更加开放和富有创造性。就以器物和种类而言,无论生产工具、生活用具、兵器、乐器还是装饰品,样样都用青铜制作,而中原地区的青铜器多限于兵器和礼乐器。尤其是青铜器上的装饰图案,多为大自然中的动物、植物图像和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典型情节,栩栩如生。以装饰题材中动物图像而言,古滇国青铜器经常出现的就有40余种,大到虎豹、小至蜜蜂甲虫,刻画得精致逼真。古滇青铜器与我国其他边疆文化有着较大的差别,不仅有兵器戈、矛、叉、剑等显然受中原商周青铜文明影响的青铜兵器,更多的是以反映滇王国社会生活为主题内容的贮贝器和铜扣饰,明显具有滇王国特有的地域文化特征。随之出土的文物几乎代表了滇国时代青铜文化的精品,有滇国重器贮贝器、铜编钟、带金销的剑、黄金珠、玛瑙、玉、车马饰和造型奇异的铜扣饰。代表着一个湮没了的云南古史上第一个地方政权古滇王国的真实存在。从新石器时代进入青铜时代,云南比世界上其它古老文明晚1000多年。但是在接下来的年代里,云南人靠其才华与智慧,将青铜时代的文明发挥到了极至。至今仍然让历史学家们迷惑不解,这个几乎是突然之间出现在云南高原上的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是从哪里发源的?古滇国的工匠们不但能具有高超的艺术水平,他们已经能够掌握铸造技术中铜和锡的合适比例。兵器中锡的比例较大,以使其硬度提高;装饰品中锡的比例较小,以便造型,反映出古滇人已熟知不同金属的性能。有的器物表面经过了镀锡、错金、鎏金的处理,镶嵌以玉石纹案,有着对称和端整的外形,花纹精致繁缛。贮贝器和一些扣饰上的人物,眉目清晰,面部表情可见。器物上线刻的纹饰很浅,但技法却很熟练,都是两千年前工匠们凭手工刻画的。这些文物表明,滇国是一个自成体系的、独立的青铜文化类型。

     高层次、宽领域、强力度

    汉武帝爱喝滇王酒

     纵观北京实践,可见首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高层次、宽领域、强力度。

    滇王叫尝羌。滇国和夜郎国是秦汉时西南地区并存的两个小国。在汉武帝之前,由于崇山峻岭阻隔,中原与滇国、夜郎国并无往来。故滇王、夜郎侯这两位云贵高原霸主在接见大汉使者时,都曾不约而同地问道:“汉孰与我大?”后世“夜郎自大”这一典故,即是由此而来。据考证,酉人酿酒工艺随庄蹻进入云南,为滇王宫廷专用,推动了“滇王之酒”造酒坊及其工艺发展,滇王之酒香名远播,进贡长安,获汉武帝墨宝“滇王之酒,味厚醇香”。在汉朝,西南夷中有3位少数民族首领被大汉王朝封赐王位。《史记》说“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王授印”;《汉书》说“句町侯亡波率其邑君长人民击反者,斩首捕虏有功,其立亡波为句町王”。当时,他们都有自己的酒方子,都能够酿出玉液琼浆似的美酒来。这几位王爷自称酒仙、酒神和酒圣,经常聚会举行酒宴,开展品酒的活动。滇王酒方子最好,滇王进贡的酒,汉武帝最爱喝,因而也最受汉王宠爱。司马迁在《史记》中说“滇小邑,最宠焉”。这是中央王朝为了制衡西南势力所采取的羁縻政策。滇王此时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正式承认后,一改往日造反派的脾气和草头王的身份,心满意足地做起朝廷的诸候来。在西南夷三王中,滇王消失最早,在公元前82年,当时是侯而不是王的句町侯奉汉王之命去戍守滇王的领地,得到了滇王酿酒的方子,做出好酒来,他将士喝了个个强身健体,打起仗来特别有力气,打了许多胜仗,加上他又能给汉王进贡美酒,所以,他在公元前82年封王。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将军郭昌、中郎将卫广以兵临滇,击败劳浸、靡莫诸部落,滇王郭常羌对汉朝表示“臣服”,受汉武帝赐印加封为“滇王”的史实。郭常羌受封“滇王”,大宴群臣,推动了“滇王之酒”造酒坊及其工艺的大发展,滇王之酒香名远播,进贡长安,获汉武帝墨宝:“滇王之酒,味厚醇香”。当时,酿酒方子都是由句町王随时携带,从不出示他人。可有一次句町王喝醉酒了,酒方子就被夜郎王偷走了。其实,当时有雌、雄两个方子。夜郎王盗走的方子为雌,雄的酿酒方子在句町王后那里。雌的酒方子是白酒,雄方子是强身健体的,夜郎王并没有拿走。为了雌方子,句町王约了漏卧侯,经常找夜郎王的麻烦。《汉书》《华阳国志》记载封王前的句町和漏卧侯联合起来对付夜郎王,连年征战,大汉王朝常常派出官员调解他们的争斗。古夜郎国漏卧侯国即今罗平。列入全国统一行政建制已有二千多年历史。汉元鼎六年(公元111年)平南夷置郡,领十七县,罗平属漏卧县。蜀汉建兴三年(公元226年)诸葛亮平南瓠后裔者芪所据,至其孙恐普,名其部罗雄。属南诏国石城郡。宋朝仍为罗雄部,属东爨乌蛮三十七部之一。《汉书》《华阳国志》记载从句町封王之后,从有名有姓的首代王到第二个有名有姓的句町王之间,相隔五六十年。两王之间相隔这么长的时间,可以看出他们是活了八九十岁的长寿之王。就是他们喝了雄方子酿制的酒,才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呢。云南发现的汉朝木椁墓,从句町王墓发掘出来的酒杯共8只。其中5只有朱笔题写“王”字。两千多年过去,酒杯漆光锃亮,酒滴似沾,酒香尤留,一看就使人酒欲顿生,豪饮欲仙。句町王是一个品酒大师,才在墓中随葬酒器和留有酿酒秘方。墓中留下8只酒杯,表示人生事业、财运顺利吉祥。句町王墓中出土了写着“王”字酒杯,证明句町王是喜欢饕餮豪饮,乐醉不疲的。墓中还出土了刻有字的竹简,还出现了酿酒的植物秘方碳化物。(来源:旅游—中国网)

     为提高保护工作层次,2010年10月,市委书记任名誉主任,市长任主任,26个委办局为成员单位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正式成立。2010年底,完成了《北京市“十二五”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建设规划》编制,在挖掘文化内涵、强化内容外延、促进实施保障上,都提出了创新的方法和途径。

     邱跃介绍,在城市总体规划方面,北京对历史文化资源有两个层面的保护规划,其一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和中心城控制性详细规划,其二是重点文物、保护区等保护规划和专项保护规划。

     自1982年被确定为第一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以来,1983年、1992年、2004年的历次北京城市总体规划,都将全面保护好历史文化资源与环境作为一项重要的规划内容,逐步形成以文物保护、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为基础,以旧城整体保护为重点的保护格局。

     邱跃说,北京的名城保护思想经历了三个转变,其一是从文物建筑的保护扩展到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挂牌四合院建筑、地下文物埋藏区、优秀近现代建筑、工业文化遗产等共同保护,其二是逐步从历史文化保护区扩展到旧城整体保护,其三是从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延伸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力度也随之不断加强。2006年以来,北京市区两级政府共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支出资金约180亿元,其中市政府固定资产投资约70亿元,市级财政约50亿元,区政府约60亿元,主要用于旧城环境整治、基础设施建设、房屋修缮、“煤改电”工程、文物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方面。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考古发现了滇王金印,中国公共考古论坛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