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betway必威登录入口 > 暴力土改,赏心悦目

暴力土改,赏心悦目

发布时间:2019-09-15 08:34编辑:betway必威登录入口浏览(95)

    原标题:刘伯温的神算之名是怎么来的呢?他本人为何对这种神化如此反感?

    原标题:毛主席经典诗词入画,赏心悦目!

    原标题:战后中共的尝试和选择:“和平土改”还是“暴力土改”?(上)

    图片 1

    图片 2

    全文共5639字 | 阅读需12分钟

    民间有这样一句谚语,说:“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节军事诸葛亮,后世军事刘伯温。”

    今天,我们不能忘记毛泽东主席!

    摘要

    按照这句谚语,刘伯温比诸葛亮牛多了。

    毛泽东

    按照通常的说法,陕甘宁边区和平赎买土地的做法,是因为国民党军队1947年3月初大举进攻边区,并于15日占领了延安而被迫中断的。这种说法显然为中共实行和平土改的可能性留下了某种悬念。人们有理由猜想:如果国民党不打断中共中央的这种和平土改的尝试,一个月之后是否会发生异常激烈的暴力土改的风潮呢?

    不是吗?

    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

    图片 3

    诸葛亮出山,止能三分天下;而刘伯温出山,就一统江山。

    昨天9月9日,是毛泽东同志逝世42周年。在诗词上,毛泽东也留下了诸多名篇。他的诗词往往在看似不经意的轻描淡写间,展示纵横万里的境界,发出吞吐山河、雷霆万钧的气势。

    所谓“和平土改”,就是采用和平的而非暴力的办法,相对温和的而非激烈敌对的态度,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抗战结束后,中共中央一度似乎尝试过采取过这种办法和态度来解决土地问题,结果还不到一年时间就放弃了这种努力,改行了极为激烈的剥夺地主富农土地财产,将地主富农打入“另册”,甚至是暴力土改方针。这一做法虽然不久即得到纠正,但和平土改作为一种方针并未得到认可。随着建国后不久中共中央尖锐批评新区土改对地主过于温和,再度推动激烈的土改运动,“和平土改”从此成为阶级调和论的一种代名词而遭到根本否定。影响至今,凡提到中共土改者,必和阶级斗争的激烈手段相联系,很少会有学者真正相信,一向主张“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1]的中共中央,也曾经有过和平土改的认真设想与尝试。[2]

    事实上,民间老百姓也只把诸葛亮看成一个智足多谋的军师看待;而对刘伯温,就膜拜成了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事的神人。

    图片 4

    在这个问题上,虽仍有少数传统的涉及中共党史的著作肯定中共有过类似做法,但其说明和解读却通常让人不明所以。如赵效民主编的《中国土地改革史》把当时这种情况的存在形容为各地“不拘一格的土地改革”办法之一种。[3]董志凯的《解放战争时期的土地改革》认为温和土改方式不过是中共中央战后初期出于统战考虑“给农民增加一种解决土地问题的办法”。[4]金冲及的《转折年代——中国的1947年》注意到中共中央的相关指示,但只是原文照录,几乎没有解释中共中央如此设想和尝试的复杂原因。[5]相反,与罗平汉的《土地改革运动史》一样,二者都强调全面战争很快爆发后,客观上“要求必须在较短时间内果断有力地解决土地问题”,以动员农民参军参战的情况,因而认为这种相对温和的土地改革方法不可能实行。[6]

    为什么会这样呢?

    傅抱石、关山月《江山如此多娇》 1959年作 人民大会堂藏

    那么,战后的中共中央,包括毛泽东本人在内,究竟是否在土改问题有过和平土改的设想,以及为何会有如此设想,这一设想最后又是因为何种原因被彻底放弃了呢?本文即试图根据战后初期中共中央最初的土改政策变动情况,特别是涉及到和平土改方针变动的情况,略作考察。

    始作俑者是明太祖朱元璋。

    一代伟人毛泽东,

    1

    朱元璋出身于贫寒农家,他为了给自己营造出一种天命所归的神秘色彩,一方面大力鼓吹天道,一方面大肆网罗诸如铁冠道人张中、周颠仙这类江湖术士充当自己的吹鼓手。

    他的诗词气魄豪迈,

    “五四指示”的产生及其背景

    图片 5

    格调阳刚恢弘,

    要说明战后中共中央和平土改的设想问题,必须要首先说明1946年关于土改问题的“五四指示”是如何产生的。

    洪武末年,解缙看穿了朱元璋的把戏,上疏直言批评,说他不该“以神道设教”,“欲以愚弄天下”。

    意境高远壮阔,

    今天,凡谈到1946年“五四指示”产生背景的,几乎无不强调:“那时,全面内战的爆发已迫在眉睫”,或“大战在即,迫切需要动员农民以极大的热情支持革命战争”。[7]但是,客观地考察1946年5月4日以前的国共关系情况和当时国内形势,是否真的已经到了“全面内战的爆发已迫在眉睫”或“大战在即”的关头了呢?

    朱元璋不管,对他而言,“以神道设教”和“以愚弄天下”乃是一种必要的政治手段。晚年如此,早年更是如此。

    极富感染力和征服力。

    图片 6

    吴元年(1367)十月,朱元璋改太史监为太史院,以刘伯温为院使,当时,他就眉飞色舞地对侍臣说:“吾自起兵以来,凡有所为,意向始萌,天必垂象示之,其兆无见。”

    图片 7

    众所周知,1946年1月10日国共双方停战令达成,政治协商会议召开,31日政协通过五项重大和平决议,并决定了整编国共双方军队的原则方案,从而在国内掀起了一股和平民主的舆论热潮。紧接着,中共中央于2月1日通过并向全党发出了准备迎接和平民主新阶段,“由武装斗争转变到非武装的群众的与议会的斗争”的重要指示。[8]在此方针影响下,中共中央于2月21日发出指示,部署参加5月5日召开的国民大会代表推举工作。[9]25日,国共双方签订了《军队整编及统编基本方案》。3月6日和7日,毛泽东接连起草并发出精兵简政的指示电,要求各地中央局在3个月内外以复员和整军的名义,完成第一期精简1/3兵额的任务,并抓紧部署第二期再精简1/3的工作。[10]随后,因国共双方围绕着东北接收问题发生冲突,和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有否认政协决议的种种言论,导致中共中央停止提交准备加入国民政府的领导人名单,并要求将国大召开延至双十节。5月1日,鉴于争夺东北半壁江山的四平战役进入白热化,毛泽东明确主张:一面“坚持奋战”,一面力争“求得有利我之和平”。[11]

    朱元璋得到浙东名士朱升相助,是在李善长的推荐之下,“潜往访之”,亲至石门山访求朱升,并求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三策的。

    李可染《万山红遍》 1964年作

    不难看出,尽管国共两党在“五四指示”形成前在东北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摩擦冲突,甚至爆发了四平街之战,但关内民众和舆论的和平声浪依旧,多数地区中共的党员干部内心也普遍存在着和平心理。即使是毛泽东,也不时发出指示,强调和是大势所趋。他对坚持以战促和的作法持怀疑态度的多数党的高级干部,也还要顾虑到多数人的思想顾虑,只好通过十分委婉曲折的方式来做政治局常委几位领导人的思想工作。[12]注意到这样一种历史背景,应当不难想象,“五四指示”制定时,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中共中央,其实还并未做好“大战在即”的思想准备。

    但是,在吴元年十一月二十日,他在赐朱升《免朝谒诏》内,却称:“尔察历数,观天文,择主就聘,首陈三策,朕实嘉行。”张口胡说朱升是仰观天象后,知王气所在,主动来归的。

    建国后,

    图片 8

    对此,朱升只有苦笑。

    许多著名画家,

    那么,立足于推动土改的“五四指示”又是因何而发的呢?其实,关于这一点,“五四指示”本身就写得十分明白。指示开宗明义就说明了中共中央决定要将抗战期间的减租减息运动引向土地改革运动的原因所在。这就是:“根据各地区最近来延安的同志报告,在山西、河北、山东、华中各解放区”,广大农民已经通过反奸、清算、减租、减息斗争,直接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在群众运动深入的地方,基本上解决了或正在解决土地问题。“在此种情况下,我党不能没有坚定的方针,不能不坚决拥护广大群众这种直接实行土地改革的行动,并加以有计划的领导”。“不要害怕农民获得大量土地和地主丧失土地,不要害怕消灭农村中的封建剥削”,“要坚决拥护农民一切正当的主张和正义的行动,批准农民获得和正在获得土地。”因为,“解决解放区的土地问题是我党目前最基本的历史任务,是目前一切工作的最基本的环节。” [13]

    图片 9

    心怀崇敬、深刻揣摩,

    显然,我们在“五四指示”当中,丝毫看不到因“大战在即”因而要加速土改,动员农民以应需要的内容。不仅看不到,而且会注意到“五四指示”内容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颇为矛盾的现象。即它一方面强调要“坚决拥护群众在反奸、清算、减租减息、退租退息等斗争中,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的“一切正当的主张和正义的行动”,不要怕这怕那;一方面却又再三强调在宣传上暂时不要公开土改意图,仍应维持减租减息的说法,在行动上除对少数充当大汉奸的地主以外,一般也不得采取没收土地的做法,要着重于通过“佃权交换”、“清偿负欠”等有偿形式,迫使地主“自愿出卖土地”。指示明确规定:“对待中小地主的态度应与对待大地主、豪绅、恶霸的态度有所区别,应多采取调解仲裁方式解决他们与农民的纠纷”;对抗属、烈属、干属及开明士绅等,还要“给他们多留下一些土地,及替他们保留面子”。[14]以至于这一指示从一开始就被下级干部形象地概括为“一条批准九条照顾的土地政策”,使原本在一些地方已经相当激烈的夺取土地的运动,反而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制约。[15]

    刘伯温是被朱元璋半请半胁迫入伙的,朱元璋后来同样在《诚意伯诰》中说刘伯温是预知天命,“仰观俯察,独渐无疑,千里之余,兼程而至”,“能识主于未发之先,愿效劳于多难之际”,“累从征伐,睹列曜垂象,每言有准,多效劳力”

    创作了毛泽东诗意画。

    对此,一年之后刘少奇曾经有过一种解释。他说:“从‘五四指示’当时的情况和环境条件来看,要求中央制定一个彻底平分土地的政策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全国要和平,你要平分土地,蒋介石打起来,老百姓就会说,打内战就是因为你共产党要彻底平分土地。当时广大群众还没有觉悟到和平不可能,还不了解与蒋介石、美国和不了。……为了既不脱离全国广大群众,又能满足解放区群众要求,二者都照顾,使和平与土地改革结合起来,结果就产生了‘五四指示’。”[16]刘少奇这里所谓“当时广大群众还没有觉悟到和平不可能……”等等,其实也是“事后诸葛亮”了。但他所谓当时为了满足解放区群众要求,又不脱离全国广大群众,因而将和平与土改二者兼顾,却恰恰就是形成“五四指示”的重要背景所在。

    刘伯温对此并不感冒,在答谢表中称:自己“能识主于未发之先”,不过是“偶见于此,非臣之知有以过于人也”;而“仰观乾象,言或有验者”,则是“是乃天以大命授之陛下,若有鬼神阴诱臣衷,开导使言,非臣念虑所能及也”。

    诗词与绘画的结合,

    2

    刘伯温为什么对朱元璋的表扬表现得这么冷淡呢?

    堪称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中共中央推动土改的关心所在

    图片 10

    令人赏心悦目!

    注意到“五四指示”内容的矛盾性,自然也就不能不考察中共中央非如此不可的原因所在。

    我们不妨把刘伯温的冷淡和上面解缙的愤怒、朱升的无奈结合起来看,问题就很清楚了。

    《沁园春·雪》

    根据“五四指示”所说,中共中央决心批准“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是基于“各地区最近来延安的同志报告”谈到“在山西、河北、山东、华中各解放区,广大农民已经通过反奸、清算、减租、减息斗争,直接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因此,“我党不能没有坚定的方针”。换言之,中共中央这个时候提出土改意图,并非有计划地设计在先,部署其后,而是受到地方报告所称实际运动的推动,非明确表态“并加以有计划的领导”不可。

    要知道,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儒者。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那么,中共中央是如何受到地方报告的推动的呢?

    儒者奉行孔孟之道,立志以文章济世、以学问治天下,对星相占卜一类下九流的东西是非常鄙视的。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我们可以注意到的是,1946年4月中旬中共华中分局书记邓子恢到达延安,汇报了华中根据地减租清算试点的情况。在谈到淮安县石塘区农民已经充分发动起来,甚至出现数千人集体进城押了几十个地主回乡,清算其剥削账的现象时,刘少奇当即表示了不赞同的态度,指出:“目前各地发动的算账运动,对大地主、恶霸及汉奸化了的地主是可以进行的,但不要普及到中小地主及富农。”鉴于此,邓子恢马上于20日致电华中分局称:“今天我们主要口号是减租减息,至于清算旧账,一般是对汉奸及少数恶霸来提,不要向一般中小地主普遍算旧账。这会引起整个地主阶级之恐慌,而感到无所底止。”[17]由此不难了解中共中央对各根据地的减租清算运动的情况并不十分清楚,因此发现大规模冲击中小地主及富农的情况,颇感不安。

    解缙就无须多说了,他是一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的儒者。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图片 11

    朱升呢,是研究过《易经》、蓍卦的,他还在至正九年著作过一部《地里(理)阴阳书》,自序中却说:“余幼而困穷,于卑猥事盖多致力,俯察之学尤为留心。”这“俯察之学”就是阴阳八卦、地理星相一类玄幻学术。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紧接着,中共中央又召集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薄一波和山东分局副书记黎玉等人汇报各地减租清算情况,意外地发现,各根据地农民在减租清算斗争中的普遍倾向是要夺取土地,一些地方已经直接或间接地采取措施支持农民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18]因此,仅仅几天之后,即在4月26日,中共中央就有电报给没有来中央汇报工作,但同样向中央提出了这类问题的晋察冀中央局去电说明:“现在山西、河北、山东、华中均有极广大群众在清算及减租斗争中直接解决土地问题,我党不能不拥护群众此种土地改革行动,现中央正召集各区负责同志讨论这个问题。”邓子恢因此也不能不马上急电华中分局,说明:“华中目前群众发动应大胆放手,不应束手束脚,不要过早纠正过左,不要害怕改变土地关系。”[19]

    朱升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幼年贫穷,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学阴阳八卦、地理星相之类的知识替人算命、观测风水,以糊口度日。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刘少奇及中共中央这种态度上的变化,再清楚不过地反映出中共领导人到4月下旬还不曾意识到土地问题已经成为必须解决的问题,更不曾想到过要用解决土地问题的办法,来动员农民。推动中共高层在这个问题上改变政策的,不是战争形势,而是各根据地减租清算运动中所反映出来的现实状况。

    这句话的背后,我们看到,朱升在成为了一个儒者后,就明确与占卜划清界线了——他称“俯察之学”为“卑猥事”。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图片 12

    刘伯温本该是“俯察之学”的门外汉,看他一生写过的诗文,完全没有他懂“俯察之学”的迹象。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可以与此相应照的,还有经过各种年谱、传记和专著所透露出来的中共中央讨论通过“五四指示”时与会者的发言记录。

    图片 13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关于中共中央讨论“五四指示”的会议记录,存在着时间上的不同解释。因为当年关于“五四指示”的会议记录未标明时间,且被误植于3月15日另一次会议记录之中,因此,《任弼时年谱》的编撰者认为所谓“五四指示”的讨论会实际召开于1946年3月15日,[20]而《毛泽东年谱》《刘少奇年谱》以及《刘少奇传》的编撰者则否认3月15日会议讨论过“五四指示”草案,坚持“五四指示”的讨论发生在5月4日当天。[21]

    甚至从他早年写的《赠徐仲远序》来看,他对这类东西也是很反感的。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不论此一讨论发生在3月15日,还是5月4日,对笔者的讨论,当不会发生多少妨碍。这是因为,从会议记录所显示的发言内容,与会者没有人从“大战在即”这个角度来谈论推动土地改革的必要性的问题。

    该文中说:“天台徐仲远以七曜四余推人生祸福无不验,予甚异之,而赠以言。若夫吉凶利害之所趋避,则吾闻之孟子矣。”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根据会议记录,任弼时首先报告各地减租清算情形。说明“各地群众利用清算的办法,迫使地主赔偿积欠”,“依减租减息的标准来看,这种运动是‘左’了;依群众运动现在的标准来看,限于减租减息的办法是右了。”“现在党的面前的问题是,是否批准群众的这种运动”,即“用彻底的减租减息的名义,争取在今年内基本上解决农民要求土地问题”?

    这句话的意思是:天台人徐仲远可以通过七曜四余之术进行占卜,无不应验,我对此甚感诧异。如果要我给他赠送上一句话,我说,我只愿追随圣人孟子谈仁义,不愿谈吉凶利害之趋避。

    图片 14

    康生发言肯定农民的作法,称:“减租清算运动发展中的实际内容是农民要求土地,解决的方法……一般理由都比较正大。结果地主只好出卖土地,而农民又不要买地,于是减价折价让予农民。老解放区大概从1943-1944年就着手解决了,日本投降前已解决得差不多了。新解放区约三分之一亦已解决,但有种种偏向。”

    另外,刘伯温在《郁离子.九难篇》篇中,也明确表示:自己只讲求尧、禹之道;讨论汤、武之事;致力于稽考先王之典;商度救时之政;至于旁门左类、装神弄鬼之术,“皆不愿也”。

    傅抱石《沁园春·雪》词意 1958年作

    刘少奇提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说:“土地问题今天实际上是群众在解决,中央只有一个1942年的土地政策的决定,已经落在群众的后面了。今天不支持农民,就要泼冷水,就要重复大革命失败的错误,而农民也未必就范。”但是,“要看到这是一个影响全国政治生活的大问题,可能影响统一战线,使一部分资产阶级民主派退出与我们的合作,影响我们的军队、干部与国民党的军队,影响国共关系与国际关系。内战虽不由此决定,但会有重大影响。因此,不能不作谨慎的考虑。”

    刘伯温虽然不愿,但朱元璋为了神化自己,还是强行把他和朱升塑造成了观风望气、预测天命的角色。

    图片 15

    林伯渠问道:“另外有什么既不过火又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呢?”

    对于,他们只能违心地接受。

    傅抱石《江山多娇》 1962年作

    徐特立提醒说:“大革命时代的错误一定不可重犯。”

    而刘伯温比朱升还惨了点。

    图片 16

    毛泽东表态称:“七大写的是减租减息,寻找适当方法实现耕者有其田。当时七大的代表多数在延安时间太久,各地新的经验未能充分反映,现在有了这种可能,使我们从观念形态上解决问题,进而使一万万人得到利益。这样我们就可以进行严重的斗争,而不致失去群众的支持。国民党比我们有许多长处,但有一大弱点,即不能解决土地问题,民不聊生。这一方面正是我们的长处。”“现在类似大革命时期(查历史问题决议说法),农民伸出手来要土地,共产党是否批准,今天必须表明态度。”解决土地问题,“这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根本、是下层建筑,其他都是上层建筑。这必须使我们全体同志明了。”当然,在宣传上,应当“暂时不讲耕者有其田,但将来一定要宣传。”

    在世人的眼光中,刘伯温的身份已经沦落到与张中、周颠仙为伍了。

    李可染《北国风光》 1972年作

    刘少奇最后对讨论作了结论,说:“方针作这样的决定:实行耕者有其田,文字还可以修改。”[22]

    明朝人李贽在撰写《续藏书》时,就把刘伯温、张中、周颠仙三人合为一传。

    图片 17

    图片 18

    也不知李贽安的什么心态,居然提到刘伯温“既精晓天文,安有不知己之死日在洪武八年,而己死之年仅六十又五也”。

    关山月《北国风光》

    总结上述发言,不难了解,第一,“五四指示”的形成,与当时的战争形势并无直接关联。第二,直接影响中共中央不得不下决心进行土地改革的最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各根据地农民受到中共各地阶级政策的影响,已经开始广泛地尝试从地主手中夺取土地,相当部分地区实际上已经通过这种方法解决了土地问题,中共中央必须做出反应。二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所留下的心理阴影。从与会者多人不约而同地强调不能重复大革命失败的错误这一点,可以明显地看出,由于中共此前始终认为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的原因就在于以陈独秀为首的中共中央当时在工农运动问题上采取了右倾机会主义的态度,特别是压制了湖南农民运动,因此,中共领导人这时不能不把是否支持根据地农民获得土地的要求,视为可能再度影响其革命成败的关键性要素了。由此可知,与其说中共中央1946年决心推动土地改革运动是为了应付国共全面战争的动员措施,倒不如说这是它在突如其来的农民运动面前,基于其对1927年革命失败所总结的经验教训,而采取的一种应变措施。

    刘伯温之死,是够悲凉的,这里不说也罢。

    图片 19

    [1] 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选集》(合订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年,第19页。

    图片 20

    钱松嵒《红装素裹》

    [2] 陈永发认为中共当时只是为了争取国民政府地区舆论的同情,搞过温和的土改试验,实际暗中则在大力推行暴力土改。见陈永发:《内战、毛泽东和土地革命-错误判断还是政治谋略?》,《大陆杂志》第九十二卷第一-三期。相近观点的文章亦可见张鸣:《动员结构与运动模式——华北地区土地改革运动的政治运作(1946—1949)》,《21世纪》网络版2003年6月号(总第15期);李炜光:《暴风骤雨般的土地改革运动与战时财政动员》,等。

    朱元璋视刘伯温为江湖术士,他的《诚意伯诰》又定下了刘伯温“仰观俯察,独渐无疑,千里之余,兼程而至”的基调,那么,《故诚意伯刘公行状》《明太祖实录.刘基传》、《诚意伯刘公神道碑铭》等文就一脉相承,编造出许多诸如西湖望云之类的神话出来了。而经过数百年来人们的不断渲染附会,刘伯温终于成为了一个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事的神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七律·长征》

    [3] 赵效民主编:《中国土地改革史(1921-1949)》,北京,人民出版社,322-330页。

    责任编辑: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4] 董志凯:《解放战争时期的土地改革》,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69页。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5] 金冲及:《转折年代-中国的1947年》,北京,三联书店,第382-384页。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6] 罗平汉:《土地改革运动史》,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53-54页。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7] 金冲及前引书,第377页;罗平汉前引书,第5页。

    图片 21

    [8] 《中共中央关于形势和任务的指示》,1946年2月1日,《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6册,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第62-67页。

    傅抱石《抢渡大渡河》 1951年作

    [9] 《中共中央关于国大代表选举问题给各地的指示》,1946年2月21日。

    图片 22

    [10] 《中共中央致各中央局并靠聂荣臻、贺龙等电》,1946年3月6,7日。

    傅抱石《长征》诗意图 1958年作

    [11] 《毛泽东关于东北前线指挥及在四平、本溪歼敌问题给林彪的指示》,1946年5月1日,《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6册,第149页。

    图片 23

    [12]见毛泽东:《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1946年4月,《毛泽东选集》(合订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年,第1181-1182页。此一文件毛4月下旬拟就后只发给政治局几位常委私下传阅,而未向政治局其他领导人,更未向政治局以外的党员干部透露。

    李可染《长征》 1959年作

    [13] 《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1946年5月4日,《刘少奇选集》(上),第377-383页。

    图片 24

    [14] 《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1946年5月4日,《刘少奇选集》(上),第377-383页。

    李可染《长征》 1978年作

    [15] 所谓“一条批准”是指批准“从地主手中获得土地”,“九条照顾”是指指示要求照顾中农、富农、照顾抗属、军属、照顾中小地主、照顾被汉奸、豪绅、恶霸所利用的普通农民、照顾工商地主、照顾知识分子、开明士绅,包括对逃亡回乡的地主要给以生活出路等。

    图片 25

    [16] 刘少奇:《在全国土地会议上的结论》,1947年9月13日,《刘少奇选集》(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386页。

    陆俨少《长征图》

    [17] 《中国土地改革史料选编》,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1988年,第245页。

    《浪淘沙·北戴河》

    [18] 薄一波称:“到1946年3月,全区有50%的地区,贫雇农直接从地主手中获得了土地,实行了‘土地还家’、‘耕者有其田(大体上人均三亩)’。中农也分到一些斗争果实。” 薄一波:《七十年奋斗与思考》第1卷,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年,第397页。3月间,华中局也发出了《中共华中局关于实施土地改革的决定》,明确规定:“清算目的在算出地主阶级土地”,要“在运动中鼓励农民赎田买田”,等。另外太行、太岳两区也均从4月开始主动指导农民运用清算的办法从地主手中夺取土地了。参见《人民日报》1946年6月20日。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

    [19]见《邓子恢传》,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315-316页。

    秦皇岛外打鱼船。

    [20] 《任弼时年谱》,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11.516页。其1946年3月15日条称当日出席中共中央会议,会议讨论《中共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草案)。任弼时在会上首先发言云云。5月4日条则只字未提开会事,只提到中共中央发出《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

    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21] 《毛泽东年谱》(下),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60-61,77-78页;《刘少奇年谱》(下),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第26-27,42页;《刘少奇传》(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第556页。上述书中肯定3月15日中共中央开过会议,但认为所讨论者系时局问题,非土地改革问题。同时,认为5月4日中共中央有过专门会议,讨论“五四指示”的内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

    [22] 参见《任弼时年谱》,第511页;《任弼时传》,第707-708页;《刘少奇年谱》(下),第42页;《毛泽东年谱》(下),第78-79页;《刘少奇传》(上),第556页;金冲及前引书,第378-379页;罗平汉前引书,第6,9-10页,等。

    东临碣石有遗篇。

    来源:人民网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原题为《关于战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尝试与可能问题》,原载《南京大学学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6

    责任编辑:

    傅抱石《浪淘沙·北戴河》词意 1958年作

    图片 27

    傅抱石《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1964年作

    图片 28

    傅抱石《浪淘沙·北戴河》词意 1965年作

    图片 29

    傅抱石《浪淘沙·北戴河》词意 1965年作

    《七律·到韶山》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图片 30

    傅抱石《到韶山》诗意 1964年作

    图片 31

    傅抱石《韶山》 1962年作

    图片 32

    傅抱石《韶山诗意》 1964年作

    图片 33

    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 1974年作

    图片 34

    陆俨少《毛主席旧居》

    图片 35

    钱松嵒《圣地韶山》

    图片 36

    何海霞《毛主席故乡韶山》

    《七律·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破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寂寥,芙蓉国里尽朝晖。

    图片 37

    傅抱石《芙蓉国里尽朝晖》 1964年作

    图片 38

    傅抱石《芙蓉国里尽朝晖》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仓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入口发布于betway必威登录入口,转载请注明出处:暴力土改,赏心悦目

    关键词:

上一篇:忽来一神人说,是书圣的生日

下一篇:没有了